封城前幾分鐘,她與丈夫逃出病毒肆虐的武漢

封城前幾分鐘,她與丈夫逃出病毒肆虐的武漢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人因新冠病毒持續傳播將自己鎖在家中。而那些前往武漢地區並在封城前設法逃脫的人則受到密切監視。逃出武漢的受訪者告訴德國之聲她的親身經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Mathias Bölinger

10天前,克萊兒從武漢大逃亡後將自己鎖在家中。她曾去過冠狀病毒起源的城市武漢與公婆過春節。然而,就在消息傳出武漢將被封鎖時,克萊兒和她的另一半在封城幾分鐘前逃出。

當克萊兒聽說武漢要被封鎖時,她正在婆婆家。她在前一天晚上到達,準備慶祝農曆新年。這是中國最重要的家庭假期。第二天上午9點,她看到一條消息,禁止人們在上午10點後離開市區。

她說:「我感到恐慌,並告訴另一半我們要立刻離開。」他們迅速收拾行囊往外走,但叫不到計程車,也沒有滴滴搭計程車(中國類似Uber的搭計程車服務)。所以他們走近一輛在交通號誌旁等候的汽車,並告訴駕駛,如果能把他們帶出城市,多少錢都願意付。

最後兩人花了800元人民幣(約103歐元,114美元)到了武漢郊外的一個小鎮。在那裡,他們搭上火車回鄉。

從那以後,他們在家自主隔離。在大多數計程車和其他運輸服務停止運營以後,他們一直待在自己的公寓裡,只離開家中取貨,而送貨服務的人員則把貨品留在院子門口,或在晚上取走垃圾。

克萊兒說:「我們等到每個人都睡著了。然後戴上口罩,去把垃圾扔掉。」

她透過視訊告訴德國之聲:「一開始,待在家是我們自己的決定。」但是後來黨國力量開始介入。「居委會和當地警察局開始打電話給我們,要求我們待在家。」他們必須每天測量體溫並向當局報告溫度。

在中國中部的克萊兒正在倒數兩周隔離結束的日子。儘管她仍然計劃限制自己的社交生活,直到疫情得到控制,但她仍希望能夠去慢跑,並恢復諸如雜貨店購物等日常生活。

她知道自己的經歷會在不久的將來還是會影響她的生活。她說:「當局、我的好朋友和我的家人知道我們去過武漢,但我不會告訴其他人......我只會讓他們感到害怕。」

當局努力控制疫情

中國對疫情暴發的危機反應既受到批評也得到讚揚。當該疾病首例於12月爆出時,地方當局隱匿疫情。在對話訊息中報告神秘肺炎病例的醫生被警察傳喚,並受到了懲罰。

如今,中國城市空無一人。人們匆匆擦身,避免近距離接觸。在北京一家醫院對面的人行道上,一個女人瞥了一眼,看上去很著急。三人在門外等著檢查。她說:「沒有太多人來看,看來北京還沒有受到重創。」她剛出門買了一些蔬菜,正要回家。 她繼續說道:「這些日子裡我們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家……人們的反應比政府要快。」

一個在路邊等計程車的年輕人說,只要人們採取預防措施,就沒什麼可擔心的。他說:「我們需要避開擁擠的場所,戴口罩並定期洗手。政府已經給了我們明確的指示。」

中國政府最初對這種疾病的反應遲鈍,後果反應在各層級所出現的混亂狀況。在北京,居委會要挨家挨戶分發傳單,詢問是否有人出現健康問題。還有社區廣播和告示牌提醒居民,如果最近返回市區,請向當局登記。旅館、辦公樓和購物中心都設置了檢查站,測量來往人士的體溫。

在全國範圍內,有關部門正在追蹤最近到過湖北省的人,並命令他們兩周內不得離開公寓。來自全國各地的湖北人說,他們很難找到大飯店房間。一些報告說,他們遭到當地人騷擾。

反應慢半拍

在封鎖的最初幾天,圖像顯示人們趕往醫院進行檢查。人們擠在醫院候診區的照片在中國社群網站網路上瘋傳了一陣子。德國之聲通過視訊與在武漢的公民記者陳秋實聯繫。也是律師的他前往武漢記錄疫情。他說:「我在醫院裡看到了幾具屍體……而且我看到許多人發燒和咳嗽了好幾天,但不知道自己是否被感染,因為醫院缺乏檢測試劑盒。」

科學家提出證據後,當局最初還是排除了新冠病毒人傳人的可能。這段期間,病毒能夠不受限制地傳播。然後,一個戲劇性的轉折,當局決定封鎖武漢這個人口1100萬的交通樞紐。湖北省周邊城鎮也緊隨其後被封城。截至目前,湖北省內約有5600萬人被封鎖。這樣的人數幾乎是義大利的總人口。

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他的推特上寫道:「如果不是因為中國政府的努力和進步,我們將在中國境外看到更多病例,甚至可能死亡。」但是,一些公共衛生研究人員警告說,嚴厲的措施可能通過驅使患者躲藏起來或在人群中引起恐慌而產生相反的效果。

各國還在找抑制病毒的方法。而疫情繼續肆虐,只有靠更多故事拼湊出中國對抗疫情的全貌。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