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頭條殺機》:現實中可以移動車禍中的傷者嗎?

解讀《頭條殺機》:現實中可以移動車禍中的傷者嗎?
Photo Credit: Nightcrawler Movie faceboo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到底車禍中的傷者可否算得上是證據?抑或是不會移動、沒有生還希望的遺體才算是證據?或是兩者皆非?

作者:Benjamin Tsai(香港環球法律文摘 (HKGLR) 副總編輯)

坦白說,看著Nightcrawler(台譯:獨家腥聞)海報的黑暗色調和上面那其貌不揚的怪叔叔,看前談不上期待;更不知原來這電影獲得西方多個影評協會的獎項提名、在影評網「爛番茄」(Rotten Tomatoes)上獲得95%的「新鮮度」(正面評價)。

看完離場,心裡涼了一截。相信大部分觀眾的感想只得一個。

「主角絕對是一個痴線佬。」

——文章劇透提示——

如戲名Nightcrawler (直譯為:夜間爬行者。別稱:蚯蚓。)提示,主角Louis是個屬於黑夜、更是屬於黑暗的人。本來失業的他,在公路上目擊一宗交通意外。突然有突發新聞記者掩至,拍攝現場影像,再賣給電視台賺錢。赫見拍新聞原來「有價有市」,Louis見獵心喜,馬上決定入行掘金。

Screen Shot 2015-03-03 at 12.24.27 pm

成魔之路

沒有錢,Louis什麼都會做。他賣掉單車、拿著廉價手提攝錄機,便膽粗粗駕車到處去搶拍新聞片段。但是新聞片段這東西講求先到先得,只有第一手片段才值錢。比起專業的突發記者,Louis起初總是慢人一步,喝不到「頭啖湯」。為此,他想到用監聽器來聽取警察的通訊頻道、並熟讀警察通訊代號,以便搶在警察到達現場之前拍攝。

Screen Shot 2015-03-03 at 12.27.55 pm

使出監聽大法後,Louis每每早着先機,拍片最快最新、收入直線上升。但是他並不滿足於此,更逐漸踏上成魔之路:看見車禍傷者距離太遠,他貫徹完美主義,把傷者搬近些來營造最佳拍攝角度;目擊兇殺案,他隱瞞兇手資料,私自追蹤再報警,食住花生拍攝獨家槍戰;他最後為了拍片,甚至使出黑暗兵法──公子獻頭:欺騙助手說槍手未死,引誘他上前拍攝;等助手被槍手射殺後,才施施然走出來,拍攝助手血淋淋的遺言。

除咗痴線,都唔知應該點樣形容佢。 

電影明顯是諷刺傳媒為了搶收視無所不用其極,連基本的做人道德都不顧。這由Louis的大膽「身陷險境」式的拍攝手法和出賣助手、到電視台監製認為「只要不違法,什麼嘩眾取寵的片段都可以播映」的心態可見一斑。這並不是一套太高深的電影,沒有大量的電影語言或暗示,不需要一邊看一邊思考。吸引觀眾的招數回歸基本,就是故事橋段。

要數Louis「成功」的方程式,不外乎是:監聽警方通訊->搶先到達現場->拍攝最佳片段->高價賣出。只是當中的行為都實在令人目瞪口呆。

記者是如何獲取突發消息?

Louis「收風」的做法是監聽警方通訊,即是我們俗稱的「勾線」。電影電視劇中經常出現警察「勾線」截取情報的橋段,相信大家都不會對此感到陌生。

原來,香港的記者在從前也跟Louis一樣,會嘗試勾取警方的內部通訊,以得到獨家(或者起碼是最新的)消息。但在2004年開始,香港警方把通訊系統加密(第三代數碼通訊系統),於是記者們再不能使出勾線大法。要知道突發消息,只能登入警方統一發佈突發新聞的網頁(只限傳媒登入,不對外公開);想了解事件詳情,就要致電警察公共關係科(Police Public Relations Bureau, PPRB)。

這個結果,就是記者只能在有篩選的情況下採訪警方讓你知道的新聞。

Screen Shot 2015-03-03 at 12.25.42 pm

移動車禍中的傷者,可以嗎?

Louis為了「取景」,把躺在地上的傷者搬到車前,有沒有問題呢?若果把情節搬到香港,看看法例,可以找到《道路交通條例》第57條《嚴重意外中證據的保存》。該條例說明若在交通意外中有人嚴重受傷,在未得到警務人員的授權下,不能「毀滅,更改或隱瞞該意外的任何證據」,除非是為了「救人,滅火或應付任何緊急事故」。

Louis在警察到場前,私自搬動傷者。他不是愛心滿滿的為了救人、只是為了拍片賺錢,可說是「更改」了意外中的證據(移動了傷者位置)。但是另一問題亦隨之而來:到底車禍中的傷者可否算得上是證據?抑或是不會移動、沒有生還希望的遺體才算是證據?或是兩者皆非?若果傷者亦算是證據的話,Louis此舉如被警察發現,或許可以被控以第57條。幸運的是,等他拍攝完畢後,警察才姍姍來遲。

Screen Shot 2015-03-03 at 12.26.19 pm

除了上面的條例外,我們不妨看看普通法罪行中的妨礙司法公正,亦即「作出傾向並意圖妨礙司法公正的作為」。要入罪,犯人必須是有意圖/知道行為將會妨礙法院維持司法公正,只是單單有行為並不足夠。Louis搬動傷者時的心態,或許只是想「取得最佳片段」,未必是故意妨礙司法公正。但若果能夠證明他知道他的行為能夠影響法庭的審判,則亦應該能夠入罪。

故事結尾,只見Louis衣著光鮮步出警署;鏡頭一轉,他從業餘小子變成擁有兩隊車隊,在黑暗中馳騁。為了稱霸突發新聞界,Louis乍看似乎壞事做盡、法律犯盡,但他卻每每能夠在警察調查中全身而退,令人嘖嘖稱奇。與其說他是拍攝狂人,不如說他是脫罪聖手。

關於記者獲取消息的延伸文章

本文獲香港環球法律文摘(HKGLR)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Photo Credit: Nightcrawler Movie facebook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楊士範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