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山來去:豐田村誌》:日人神社成了台灣人的寺院,合境平安

《後山來去:豐田村誌》:日人神社成了台灣人的寺院,合境平安
Photo Credit: 大塊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豐田村曾是日本「未竟的殖民村」,加上後來的新移民,說豐田村是個不斷移出移入的聚落,一點也不為過,而透過這些「個人」生命經驗集合在一起,便形成了「集體」的豐田村誌,以及台灣東部發展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楊富民

不動明王

日本人所擔心的暴動最終並沒有發生,甚至比預期的更加平和。

遣返的那一天,他們打開家門就看到台灣人背著行囊,身後用牛車拖著一家行當,等在那裡。這些人有的早已約好了,以現金換取他們的房產;也有的純粹是等著他們走,以便迅速占領房屋。但哪怕是單純占領房屋,過程也是安靜且有秩序,沒有任何爭吵、不快。先來的等著,後來的見此處有人「排隊」,便主動另覓下一處空屋;不小心挑到已經販售的房子,日本人便出來提醒,外頭的台灣人則道謝離去。

日本人坐上火車到花蓮港,再坐船出發回國。因為相識的日人在火車上,一些台灣大人、小孩紛紛擠在車窗外,葉欽富就是其中一位。木原勝衛先生離去時,將菸樓、地產都給了他,他內心無限感激,特別前來送別木原一家人。火車頭嗚一聲冒出蒸騰的白煙,車輪吃力地往前推進,車上響起《君之代》,火車緩緩開動了,一時車裡車外淨是不斷揮舞的手。有人將頭伸出窗外,或許還想再看一眼這片土地吧,終究他們沒能如歌詞說的,在台灣住到「細石成巨岩,山岩生綠苔」。

葉欽富目送火車遠去,直到再也看不見。那些車廂中滿臉通紅引吭高歌或低頭啜泣的畫面,直到他老了都還常想起。明明同一片土地一起長大的人,怎麼會是不同的人呢?台灣人被日本人欺負,日本人許多時候又怕著原住民,原住民又常遭台灣人欺騙……

日本人離去後,來自米棧村的部落,結夥取得民族街上的幾處日人房屋。幾戶台灣人家便聯合上門,告訴這些部落的人,說擁有房屋就要繳交地價稅,還要課徵土地稅,說之後國民政府的稅務官員會要他們繳交多少多少錢……最後才說,不如由他們收購房子,大家賺一筆錢回部落算了。原住民聽了不僅向他們道謝,也不計較房價之微薄,就回米棧的部落去了。葉欽富無法對這件事說些什麼,畢竟自己取得木原先生的土地與菸樓,已經招人忌妒了,至於村子裡,大家有房子住了,誰還願意搭理那些部落的人?

眾人倏然從「戰敗國」變成「戰勝國」,莫名的喜悅的確令大家有些不知所措,但生活確實變得踏實起來。政府換了,生活還是得過,地方仕紳除了準備迎接國民政府軍之外,更重要的還有迎「地方的神」,不久便召開日本人走後的第一次神社會議。

葉欽富也被召集參加會議討論,和另一位住在中里的楊添財,是少數能居住在日本村落的台灣人,甚至還是最熟悉村子裡的人。黃水發作為會議的召集人之一,則是最受大家敬重的台灣人。

曾經日本人禁止台灣神明,對他們來說,日本天皇才是真正的神祇後代,受大和之名眷顧,信奉神道教的他們,一旦發現台灣人神像,拿著大鐵槌就搥下去。遭到日本警察破壞的神像,黃水發會前去收拾,放在家裡嘗試著修復。

日本人走後,台灣人搬進村子,黃水發除了拖著一車家裡的行當以外,還有整整一板車破碎、殘缺的神像,引來村人紛紛讓道注視,稍後有人乾脆一步向前幫忙推車,隨即越來越多人加入,儼如突如其來的迎神賽會。有人問黃水發,不如在他家開一個神壇吧?黃水發搖搖頭,說神社空了,他要把神明迎進去祭拜。村人聽了莫不點頭稱許,於是大家分頭緊鑼密鼓準備著迎神。豐田神社也因此正式成為鄰近五村(除了豐田三村,還包含溪口村、樹湖村)的信仰中心。寺誌《神社記》上記載著:「神社為日本政府所建之日本太神社,日本降伏一年,日人所供奉個宗神化歸日本,所留存空獻神社寺宇」。

村人安頓後,召開第一次神社會議,各方吵得不可開交。有人建議將黃水發搶救的神像供奉到神社內,有人則持反對意見,認為既已破敗,繼續祭拜下去恐生邪靈,也有人說,地方不可一日無神。每個說法似乎都有道理,出乎預料的,黃水發倒認同不可祭拜那些神像,「村子既然重生,今日是台灣人的村莊,需得有新的神明鎮守才好。祭拜殘破的神像,外人來到村中,看了亦會恥笑」。

黃水發都不反對,大家也無話可說,只是哪裡生出新的神像?一旁的葉欽富忍不住說:「過去日本人拜的藥師如來佛還在村中,日人未帶回去……」大家明白葉欽富的意思。日本人禁止台灣神明期間,大都是道教神像受到破壞,因為日本人自己也祭祀佛教諸佛,似乎也不反對台灣人祭拜佛像,離開時也未帶走。只是日人供奉過的佛像,難免讓大家內心有些疙瘩。

黃水發沉吟了一會兒,表達了意見:「日本人留下的藥師如來佛僅是一面石碑,成為主神似乎顯得寒磣……過去開發鯉魚尾,北端初音附近興建銅門水力發電廠,底下侍奉一不動明王神像,全身漆黑,雕工精細,面目令人畏懼,但法力無邊,鎮煞惡靈無往不利。我親眼見過,對上不動明王的眼,簡直會把人心翻攪一遍。」

為何有此佛像?當時日人深入山林開發,由於地震、風災頻繁,又有原住民出草,工人與駐紮軍隊鎮日人心惶惶,上報花蓮港廳,港廳官員便要他們效法吉野、太魯閣等地,以不動明王鎮壓。於是大家請了日本工匠打造一尊神像,搭船跨海送來,而後更建造一座祠堂,供奉於山道,從此四方太平,連台灣人都稱奇。不動明王為佛教八大明王之一,日人也未帶走。

黃水發自顧自繼續說著。日本人走後,不動明王神祠由一名「善信人」看管,他過去是軍伕,戰後回到花蓮,家人卻因戰爭疏散往鄉下,從此無任何音訊,生死未卜,他沿途尋親,路經不動明王祠,見無人看管,便住了進去……

林雲堆這時候也突然發聲,他說不動明王地位還是不如佛,若要作為庇佑五村的主神,怕還需要有地位的神靈。雖然藥師如來佛像簡陋粗糙,但其地位卻無庸置疑,加上有不動明王在旁輔佐,也不會顯得神社寒酸了。

會議最終定案,揀個黃道吉日先恭迎藥師如來佛入座,後迎不動明王。當時記錄如下。

《如來佛祖/不動明王來歷》:

於中華民國三十四年(一九四五)歲次乙酉農曆七月七日,國曆八月十四日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無條件投降。台灣光復。歸中華民國懷抱之次年,即係中華民國三十五年(一九四六)歲次丙戌十月十二日,李金田、黃水發紹介銅門發電所之 不動明王及本境內 藥師如來佛祖之威靈,座於偏僻小間廟宇,地皮崎嶇無可奮發之地,擬定邀請地方熱心人士張良棠、黃盛訓、李石來、黃琳吉、邱阿璞、呂進星、林太平、劉秋炎等,恭請 藥師如來佛祖、 不動明王來登座於日人神社。

由黃水發、李金田、曾木桂、劉守蜂經林太平捐出參百元給予銅門接管不動明王的善信人收訖,而將 不動明王聖駕迎回豐田。是時,聯袂恭請 藥師如來佛祖聖像……善男信女數其不盡,村人等鼓樂喧天,捧場接駕引導登神社寶座。由黃水發為廟祝主持,日夜香煙俱盛,供善男信女瞻仰、尊敬。

日人神社成了台灣人的寺院,村人的土地、房也一片欣欣向榮,合境平安。生活其中,葉欽富的第一個孩子在戰後第三年出生了,自木原先生手中獲贈的菸樓也讓他過得越來越殷實,逐漸變成受台灣人羨慕的葉先生。


阿嬤的新衣

張阿妹

那一年,爸爸媽媽跟我們說,要去親戚家裡喝喜酒,順便出去玩。我們聽了好開心,一心期待那天到來。只是妹妹突然跟我說,她有點擔心,因為我們的衣服都髒髒的,怕被人家瞧不起。

因為每天都要幫家裡炊飯、煮三餐,我們衣服上都是髒髒的黑炭與灰塵。我告訴她,我不怕人家笑!但沒想到,媽媽竟然特地幫我做了一件衣服,穿上去以後,我連跳都不敢跳,家裡的東西也都不敢拿,怕手上髒兮兮讓衣服也黑了。妹妹很生氣,覺得媽媽不公平,一連幾天不跟我說話,直到我把新衣服給她穿了一下。

出門那一天,爸爸把家裡那頭牛牽了出來,讓我們一一坐上牛車,媽媽還拿稻草鋪著,讓我坐上去免得髒了衣服。一到親戚家,門口他們就放起鞭炮,有個阿姨叫我拿著香拜拜,又讓我跪著叩首,我迷迷糊糊照著做。這時突然有人喊我新娘子。我說,不是、不是。然後他們要我跟另一個男生向別人奉茶。我有點害怕,著急地在人群裡找我家人,但沒看到他們。我終於哭了出來,在一片嘈雜中嚎啕大哭,眼淚、鼻涕沾上了我的新衣服,但我再也不想要穿新衣了。

來不及了,十四歲那年,我成了別人的妻子。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後山來去:豐田村誌》,大塊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楊富民

口述、貼布畫
土地與人的生命故事,
豐田村的前世今生,
台灣族群的足跡。
花蓮縣牛犁社區交流協會兩代社區工作者結晶。

「一個有故事的地方,那裡的人必定對它充滿感情;這些孩子會透過這些故事知道自己從哪裡來?我是誰?將來或許有一天,他們為種種原因離開花蓮、離開東部、離開台灣……但是他們不會迷路,需要回家的時候,會知道方向。」

2018年的Unknown Asia Art Exchange OSAKA展覽,評審在216個亞洲各國的藝術參展者中,將「Kanoknuch Sillapawisawakul賞」頒發給來自台灣東部的社團法人花蓮縣牛犁社區交流協會,獎勵二十年來由兩代社區工作者,引領東部超過40個村落、近千名長輩用他們止不住顫抖的雙手,捏著小小塊的二手衣物碎布,沾著糨糊,一片一片創作自己的生命故事。關於戰爭的恐懼、貧困的滋味、女性處境、遷徙的足跡,以及對家人的思念、往者的追憶……一幅幅畫面,也凝固了東部各個時期的生活圖像。

豐田村曾是日本「未竟的殖民村」,加上後來的新移民,說豐田村是個不斷移出移入的聚落,一點也不為過,而透過這些「個人」生命經驗集合在一起,便形成了「集體」的豐田村誌,以及台灣東部發展史。

本書由貼布畫出發,配合長者的口述,將圍繞在豐田以及鄰近所發生的故事串連,顯現百年來人們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樣貌與發展。不僅是地方誌,也是台灣史的註腳之一。

「或許,許多故事、許多豐田乃至台灣的歷史之謎,終究還是會為歷史淹沒,永遠消失。但那都是我們這一片土地的前世。台灣的前世,比我們想像的還悠久,而台灣這一片土地的今生,就從你認識她的此刻開始⋯⋯」

後山來去書腰立體書
Photo Credit: 大塊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