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雙總統」到「雙議長」,領導無方的瓜伊多如何化解委內瑞拉政治危機?

從「雙總統」到「雙議長」,領導無方的瓜伊多如何化解委內瑞拉政治危機?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曾表示,「我們的難題是保持(委內瑞拉)反對派團結,這確實非常難。」他說如果馬杜洛下台,「每個人都會舉手說,選我,我是委內瑞拉下任總統。……會有40多人自認為是馬杜洛的合法繼任者。」

文:向駿(致理科技大學教授兼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主任、中華戰略學會理事)

瓜伊多還能撐多久?

委內瑞拉反對派要角、自封「臨時總統」的瓜伊多(Juan Guaidó)2月1日在邁阿密機場會議中心參加集會,揚言繼續尋求推翻委國總統馬杜洛(Nicolás Maduro)領導的政府。《邁阿密先驅報》(The Miami Herald)普立茲獎得主專欄作家歐本海默(Andrés Oppenheimer)在前一天專訪後撰文表示,不會將瓜伊多排除在委內瑞拉憲政之爭以外,因為他「手中仍有王牌」(has several cards up his sleeve)。

但《新華網》在〈同城不同框特朗普避見瓜伊多?〉為題的專文中卻持不同的看法。2月1日早晨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推特上傳一張自己在邁阿密打高爾夫球的照片,但未提及瓜伊多。儘管瓜伊多此行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和川普女兒、白宮高級顧問伊凡卡(Ivanka Trump)都見了面,但因未見到川普,導致外界質疑美國是否仍然支持瓜伊多的承諾。該文甚至提到今(2020)年1月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年會期間,瓜伊多抵達當天川普已先行離開。

僵局始末

今年1月5日委內瑞拉憲政屆滿周年之前,瓜伊多前黨友帕勞(Luis Parra)在馬杜洛及81名議員支持下當選為國民議會新議長,帕勞在就職宣誓演講中指摘「瓜伊多將自己的政治利益擺在國家利益之上」,因此「已成為過去式」。瓜伊多則於《國家報》(El Nacional)辦公室在約100位反對派議員投票支持下連任議長並宣誓就職。委內瑞拉憲政僵局因此從「雙總統」演變成「雙議長」。

委內瑞拉前總統查維茲(Hugo Chávez) 2013年3月5日病逝後,欽點接班人馬杜洛在4月14日的補選中,以50.61%對49.12%得票率擊敗民主團結聯盟(MUD)的卡普里萊斯(Henrique Capriles)。正因朝野勢均力敵,馬杜洛奪權更不擇手段。2017年3月30日委國最高法院裁決,由於反對派聯盟主導的國會「藐視憲法」(in contempt of the constitution),高院將取而代之履行立法職責。4月1日《紐約時報》社論指出「委內瑞拉最高法院剝奪立法機構權力並自我授權的裁定,使這個已深受暴力和經濟匱乏困擾的國家更邁向公然的獨裁。」

2018年5月20日委內瑞拉舉行總統大選,包括西班牙前首相薩巴德洛(José Luis Zapatero)、厄瓜多前總統科雷亞(Rafael Vicente Correa)等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約200名國際觀察員見證選舉過程。由於主要反對勢力抵制,投票率僅46.1%,遠低於2013年大選的80%,馬杜洛總統獲得582萬票、支持率為67.7%,任期至2025年,反對陣營譴責大選是「獨裁者的加冕典禮」(coronation of a dictator)。

2019年1月10日馬杜洛宣誓就職第二任總統後因瓜伊多於1月22日自行宣布為臨時總統,委內瑞拉憲政危機情勢急轉直下。4月30日清晨瓜伊多所領導的「終結篡權」行動演變成「流產政變」後,美國務卿龐佩奧強調「軍事行動是可能的。如果必須要這樣做的話,美國會這樣做。」5月4日瓜伊多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時承認錯誤,被問到如果美國提議軍事干預則表示會「加以評估,很可能提交議會討論以解決危機。如有必要,也許會核准此議」。

瓜伊多領導無方

委內瑞拉憲政僵局從「雙總統」演變成「雙議長」的重要因素之一是反對派內部分裂。去年5月起,委國朝野在國際斡旋下舉行多輪對話,雖無成果但畢竟坐下來談了,有助於緩和對立和紓解街頭對抗,反對派內部則開始分裂。6月5日《華盛頓郵報》報導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稍早在紐約舉行的閉門會議上表示,「我們的難題是保持(委內瑞拉)反對派團結,這確實非常難。」他說如果馬杜洛下台,「每個人都會舉手說,選我,我是委內瑞拉下任總統。……會有40多人自認為是馬杜洛的合法繼任者。」

去年11月開始有幾個小反對黨公開與瓜伊多作對並和馬杜洛政府直接對話。12月6日,美國負責西半球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科札克(Michael Kozak)在談及委國議會新主席人選時說,美國支持「任何人選,不限於瓜伊多」,表明對瓜伊多一年來無所作為頗為失望。難怪帕勞宣誓就職議長時承諾在一年任期內,結束反對派控制的議會與行政部門之間不必要的對抗。1月11日瓜伊多再度號召民眾上街抗議馬杜洛政府獨裁。挪威政府代表雖將訪委內瑞拉斡旋對話,但反對派表明不會參與。

AP_1928555195037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美國有口無心

去(2019)年1月28日以無政府主義左派精神導師杭士基(Noam Chomsky)為首的70位政治學及拉美研究學者為主聯名發表公開信,反對美國干預委內瑞拉內政。但7月中旬美國國際開發總署(USAID)備忘錄顯示,川普政府挪用原本提供中美洲瓜地馬拉和宏都拉斯的發展援助金,近4190萬美元支持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包括支付他的員工薪水。8月6日白宮表示川普已經簽署行政令,對委內瑞拉政府資產進行制裁,主要針對委國中央銀行及國營石油公司(PDVSA)。該行政令還包括「委內瑞拉政府在美國所有財產及權益都被封鎖,不得以轉讓、支付、出口、撤回或其他方式進行處理。」

對於今年的「雙議長」危機,美國方面仍給瓜伊多形式上的支持。先是1月5日蓬佩奧祝賀瓜伊多「連任議長」並譴責馬杜洛政府。6日,副總統彭斯也在對瓜伊多表達祝賀,並宣稱他為委內瑞拉「唯一合法的總統」。此外包括巴西、玻利維亞、哥倫比亞等國均拒絕承認帕拉為新議長。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阿根廷態度的轉變,去年12月10日費南德茲(Alberto Fernández)就任總統後成為近年來拉美少數「向左轉」的國家之一。他就職兩天後,外交部長索拉(Felipe Solá)宣布玻利維亞前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抵達阿根廷且被授予難民身份,當地媒體稱莫拉萊斯將在阿根廷接受長期政治庇護。但美國警告阿根廷不得成為莫拉萊斯重返玻利維亞政壇的跳板。或許是感受到美國的壓力,阿國外長在推文表示「國民議會議長選舉必須完全合法」。至於1月14日就職的瓜地馬拉總統賈麥岱(Alejandro Giammattei)一上任就斷絕與馬杜洛政府外交關係,此一變化顯示美國在後院還是有相當程度的影響力。

2月4日川普總統發表國情咨文演說,瓜伊多受邀為座上賓,川普在演說中再度強調瓜伊多是「委內瑞拉真正的合法總統」,並痛斥馬杜洛是凌虐人民的暴君。看來瓜伊多確實手中仍有牌,能打到何時和川普的選情發展高度相關。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