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自己好過的關係心理學》:只稱讚「結果」,會帶來與期待完全相反的成效

《讓自己好過的關係心理學》:只稱讚「結果」,會帶來與期待完全相反的成效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孩子們為了獲得大人們的讚美,會說謊、騙朋友,或是造成朋友的困擾,是因為他們知道只看結果,只要結果好就會獲得稱讚這個事實。

文:姜賢植

大部分的稱讚都是結果型導向。國小四年級時,就有過因為被稱讚而難過的經驗。那年中秋祭祖的前一晚,我們提早到大伯父家,跟堂哥玩耍的時候,大伯母吩咐我們去買一些中秋節慶食物的材料,於是我與堂哥一起去商店。

堂哥說我年紀比較小,要我提著裝滿食材的袋子。對國小的我來說,那袋子很重,堂哥比我高、比我壯,力氣肯定比我大,可是我想我身為弟弟,應該要提才對。越接近大伯父家提袋越重,但想到等等可以聽到大伯母的稱讚,就覺得心情好。那時候的大伯母,是位不吝惜給予讚美的長輩,而大伯母的稱讚,總會給我許多正面能量。可是當快走到大伯父家的時候,堂哥突然這樣說:「賢植啊!很重對吧?給我拿吧!」

堂哥突如其來的關懷態度讓我亂了陣腳,因為依照堂哥的個性不會親切對待、關懷他人。雖然他很風趣,但也很愛捉弄弟弟妹妹們。當堂哥說要提那袋東西時,我沒有多想就交給他,畢竟堂哥主動說要提。當時的我還太小,無法馬上看出堂哥的詭計,只覺得那袋食材很重、很感謝堂哥願意幫忙。

當堂哥接過那一袋東西走回家之後,就遞給大伯母,可沒想到大伯母居然稱讚提著這麼重的袋子回家的堂哥:「你提著這麼重的袋子回來,真是辛苦了!果真是有哥哥的樣子,真乖。」

那時我才領悟了堂哥的詭計,讓我覺得很委屈!當場就想揭發堂哥的惡行,而受到稱讚的堂哥滿臉歡喜的看了我一眼,發現我的臉色不對之後,馬上帶我到外面去。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有多委屈,以至於到30年後的今天都還記得,就知道是多麼深刻的記憶。

稱讚總是以這樣的方式,聚焦在結果而非過程,不論我多麼用功念書,成績不好的話就難以被稱讚,平時不認真念書,只要成績這個結果好,周圍的讚美聲就會源源不絕,讓結果與成果自然而然的蓋過過程,準備的過程就被忽視。所以會認為不論用什麼方式,只要結果好,就夠了,而這就容易導致不當行為、非法行為、或是投機取巧。

孩子們為了獲得大人們的讚美,會說謊、騙朋友,或是造成朋友的困擾,是因為他們知道只看結果,只要結果好就會獲得稱讚這個事實,這不只會發生在小孩的身上。結果導向的社會,也會出現不當腐敗的情況,這種導向會讓實力被忽略,讓擅長小聰明的人出線,這就是稱讚所帶來的與期待完全相反的反效果。

從稱讚結果轉為稱讚過程

在《稱讚讓鯨魚心花怒放的跳舞》一書中,我最喜歡的是書裡傳遞了一個很棒的訊息,那就是「不要稱讚結果、要稱讚過程」。

事實上讓虎鯨跳舞的原理不是稱讚過程,而是稱讚結果,也就是說虎鯨不論過程有多正確,只要沒有做出訓練師要求的結果,就沒有食物吃;不論過程如何,只要做到訓練師想要的成果,就會有食物吃,所以虎鯨為了食物,會勉強自己跳舞,但若突然稱讚過程的話呢?

稱讚過程這一說法,與整體脈絡完全不同,所以一開始可能會令人手足無措,卻又耳目一新,因為是稱讚過程而不是結果的這件事,本身就是個不會讓人陷入反效果的方法。

那麼所謂稱讚過程又是什麼意思呢?具體說來,又該稱讚什麼?我是透過我的父親,才理解到稱讚過程比稱讚結果還重要。

進入國小之後第一次拿到(成績)通知單的那天,所謂通知單,是依據學校所有考試的名次與等級(秀優美良可,韓國到高中為止的等級評價方式),以及導師的指導紀錄。回到家之後拿給母親看,但母親沒有說很棒、也沒有說很糟糕,只說:「晚上父親回來之後給父親看。」

不知道為什麼我對母親的這句話深感不安,因為我不知道父親看到這份通知單之後會說些什麼,如果說母親是會適時稱讚的話,那麼父親的反應向來是無法預測的,但母親卻沒有任何反應。

晚上父親回到家,一同用完晚餐之後,母親將我的通知單拿給父親看,我很緊張的坐在父親前面,父親翻閱了我的通知單之後問:「賢植啊!這一個學期以來,你有盡全力嗎?」

我沒有想過父親會這樣問,我以為父親不是會說「很棒」就是會說「很糟糕」。父親這不尋常的問題讓我無法掌握他的想法,我不知道盡力是什麼意思,但好像還是要回答,所以我想了一下,總覺得自己並沒有盡全力。「沒有,我好像沒有盡全力。」

「我希望你是一位不論做什麼事情,都要盡全力去完成的人。如果你在班上吊車尾,只要盡全力,仍然值得獲得稱讚;反之,你就算是第一名,但沒有盡全力的話,那我就會生氣。因為過程比結果重要,知道嗎?你一定要記住這一點!」

縱然當時我不懂父親那段話的正確意義,卻總覺得跟我想的不太一樣。之後父親每回看我的通知單時,都會問我同一個問題。「有沒有盡全力」就內化成我每回都會問自己的問題,所以不論任何情況,我都會盡力做到最好。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我有沒有盡全力,至於成績或是結果、他人的評價都不是重點。

父母親從來沒有因為成績責罵過我。高中時,我因為處於徬徨階段而使得成績一路狂跌,他們沒有說半句話只是默默等待著,也讓我真正的感受到過程更勝於肉眼馬上能看見的成果。

身為作者出書、或是身為心理學者講課,或是在家中身為爸爸、丈夫的角色時,不論我做什麼,都會先反問自己是否盡全力了。

身為作者,全心全意的寫書,若能成為暢銷書籍,會非常開心,而就算沒能成為暢銷書籍,但我盡心盡力的完成這部作品,所以我也會很開心、滿足。

授課也是一樣,授課評價好當然是再好不過,不過最重要的是是否充分準備,授課內容是否有全力完成。

我身為兩個兒子的父親、妻子的丈夫,依然有許多不足之處,然而若我盡力而為,全心全意的對待妻子與兩個兒子的話,就心滿意足了。

然而這樣的成果不是我一個人努力就可以獲得的,要跟他人相比或是比他人運氣好,可是過程不一樣,只要我盡心盡力就夠了。若要問我重視結果與重視過程的人中,誰會表現的更好,我一定毫不猶豫選擇後者。

從這一方面看來,若想要在稱讚對方時,讓對方表現越好的話,稱讚過程會比稱讚結果好,若要稱讚過程而非稱讚結果的話,就要更關心對方,因為結果容易看到,但過程卻不是這樣。結果可以馬上確認,但過程需要持久的觀察。下列比較圖(見下圖)可以看出何謂稱讚成果,何謂稱讚過程。

稱讚結果是期待優異,稱讚過程是期待盡全力。若說稱讚結果是對於卓越能力的稱讚,那稱讚過程就是對於人人都能做到的能力的稱讚;稱讚結果是需要與他人比較,而稱讚過程則是要與自己比較;稱讚結果會在意他人的視線與評價,而稱讚過程則會是依據個人基準;稱讚結果若是為了操縱對方的話,稱讚過程則是為了讓對方更幸福。

職場上有許多不得不比較評價的地方,所以必須拿出成果;在學校也是,老師管理學生、誘導學生拿出好成績,所以職場上有成果評鑑制度、學校老師有稱讚貼紙。不過,就算在這樣的情況下,也能夠稱讚過程、認同過程,而不稱讚結果的話,會如何?有人關注到自己就算失誤與失敗,也能夠盡力完成的話,任何人都會被感動,當然會更盡心盡力,成果也會更好。

相關書摘 ▶《讓自己好過的關係心理學》:給孩子不適當的稱讚,反而毀了他的內在動機

書籍介紹

《讓自己好過的關係心理學:相處難,怎麼兼顧對方開心而我不委屈,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大是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姜賢植
譯者:陳聖薇

孩子不讀書,你光碎唸沒用的,用心理學的10分鐘「後設認知」,他自動自發。此時最能幫助你的,就是能幫助你處理好「關係」的心理學,因為你不想──大力稱讚對方反而讓對方認定你現實、關心對方卻總是被嫌囉嗦造成關係結凍、明明很愛,每次講沒幾句話就開始吵架、硬要我正向看待一切,連我都覺得自己很假、不想老是感到寂寞孤單、不再逃避上臺、逃避社交……。

作者姜賢植是韓國高麗大學臨床與諮商心理碩士,也是暢銷書作家。他認為,與人相處,我們應先關注對方情緒,而不是雙方的關係,例如,我是她媽媽、你是我丈夫、他是我的主管或老闆,所以我應該怎樣……他應該怎樣……。

如果我們能夠把情緒放於這些角色之上,彼此關係就會馬上改善。這就是讓自己好過的關係心理學──你需要的和解、化解與解惑之書。

正書封_大是文化DS0034《讓自己好過的關係心理學》
Photo Credit: 大是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