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和套丁——看似不相干的社會問題,同樣源於執法者失職

721和套丁——看似不相干的社會問題,同樣源於執法者失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721和套丁兩個看似風馬九不相及的社會問題可能源於同一樣的不作為,源於同一些政制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是鏗鏘集《套丁》的編導,一直想寫一篇採訪手記,無奈疫症撲面而來,我連口罩漂白水也未買好,實在無法靜下寫字。直至昨日幾千名醫護罷工,本港出現首宗武漢肺炎死亡個案,而死者只得39歲,我見特首林鄭月娥不戴口罩,還要求戴了口罩的官員脫下,我激動得有一刻想哭。我決定好好坐下,寫一寫我們和林鄭月娥命運交纏的十幾年。

鏗鏘集第1837集《套丁》在1月20日,即721事件半周年前夕播出。2019年7月21日,元朗西鐵站襲擊市民的白衣人,很多人懷疑他們是鄉事派和黑社會的人,民間有發起連串打擊鄉黑的行動,包括一些網民組成「專業清算師」,運用他們在地政、測量等專業知識,調查新界的非法套丁問題。在721後被捕的前坑尾村村長鄧志學,以及當晚在西鐵站勸架受傷的前元朗區議會副主席王威信也是被調查的目標。

說到這裹,和林鄭月娥還是相距十萬八千里,但世事錯縱複雜,千迴百轉,容我由套丁說起。

甚麼是套丁?在丁屋政策下,每名年滿十八歲的男性原居民可以在他自己的土地上,向地政總署申請興建一幢丁屋,獲得一個建屋牌照建屋,這種權利便是「丁權」。[1]政策原意是為改善男丁的居住環境,建屋自住,但現實上很多男丁也是建屋出售,這違反政策原意,但並不違法。出售「丁屋」不違法,但出售「丁權」就涉嫌串謀詐騙犯法。兩者分別在於,男丁在自己土地上建屋出售(賣丁屋),抑或只是出讓男丁之名(賣丁權),套上別人的土地申建丁屋。[2]

典型的「套丁」做法,是發展商表面上把土地售予男丁,令男丁變地主,再以男丁的名義申請建屋,但實質由規劃、興建、出售也是發展商背後策劃和獲利,男丁只是收一筆「套丁」費。套丁的過程涉及虛假的土地交易和非法的秘密協議,但在新界的陽光底下,套丁是明目張膽,舉目皆是。

明目張膽犯法

我們報導了元朗大棠的屋苑「曉門」,有超過130名不同姓氏的男丁差不多同時間申請興建丁屋,同時間興建一式一樣的丁屋,再同時間出售他們的丁屋,還一起印製一手樓出售售樓書,共同推售這數以十億計的地產項目。規劃圖見屋苑規劃井然,丁屋的分佈有序,還預留行人道和車位等等。我們抽查屋苑中心位置的十間丁屋做土地查冊,發現土地交易日期一樣、價錢一樣,男丁報的通訊地址都一樣,就是「曉門」發展商「恒安發展」的公司註冊地址。「恒安發展」由「丁屋大王」王光榮創立,他的兒子王威信便是上屆元朗區議會副主席。

「曉門」是否大型套丁屋苑?王光榮和王威信均拒絕回應查詢。

「專業清算師」就追查其中一位721的被捕人士——現任屏山鄉委會委員、前坑尾村村長鄧志學。他們發現鄧志學和屏山鄉委會主席鄧志強、屏山鄉委會委員鄧達善三人持有的公司「竣達建設」涉嫌套丁。調查發現公司在塘坊村持有的一塊地分別售予十名男丁申建丁屋。

我們鏗鏘集12月去塘坊村拍攝這幅私人土地時,被四名男子阻止,當中有兩人更以鐵通威嚇,衝到攝影師面前不斷揮舞鐵通,要我們刪除所有拍攝片段,否則打爛攝影機。我們報警,在十幾名全副武裝的警員看守下離開。我們透過鄉議局邀請鄧志學三人回應套丁的指控,但三人回覆說工作繁忙未能受訪。後來我們在區議會會議上找到鄧志強,他否認套丁,叫我們有問題自己去問男丁,又說不擔心地政總署的調查。

我們的報導主要講兩宗懷疑套丁的個案,牽涉三名鄉事委員、上屆的元朗區議會主席和副主席。(詳情請上網重溫鏗鏘集《套丁》)受訪的「專業清算師」成員Martin認為,套丁背後是一個集團式的營運,規模和牽涉的人眾多,而最重要是執法者無盡責任把關,縱容套丁:「721和套丁的狀態是相似的,都是一些理論上有職責的、執法的,要把關的人,他就消失了。」

消失的執法者

我們在報導上有探討地政總署的不作為,在此不贅。我只想在此重提2007年時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在套丁問題上的重大決定。在2007年之前,男丁申請興建丁屋時要作出一個法定聲明,聲明自己並無轉讓丁權,但在這一年,這聲明被剔除,改為納入建屋牌照的條款。時任地政總署署長劉勵超解釋,此舉是要把套丁非刑事化:「2007年林鄭月娥可以說是對鄉議局作出讓步,不在申請書上有法定聲明,擺在土地契約條款。土地契約,即是合約,違反合約,我可以收回土地,但不用拉人坐監。」

我問劉勵超為何有此讓步,他叫我問林鄭月娥。我問特首辦,特首辦叫我問發展局,發展局回覆說是局方當年同意鄉議局的意見而作出改變。而這重大改變,公眾一直不知,直至2015年第一宗套丁案告上法庭,鄉議局才主動公開2007年12月林鄭月娥親筆簽署的信件,信中寫明「日後違反相關條文只會收回收地,不涉刑事」[3]。不過最終法庭認為即使男丁無發假誓,但仍然觸犯「串謀詐騙」,是首宗因套丁入罪的案件。

2007這一年,政府換屆,曾蔭權當選行政長官後到鄉議局拜票,之後一年丁屋的審批數目較往年上升一倍。當年林鄭月娥因應鄉議局的意見剔除法定聲明,是作為局長的決定,抑或有更高層的指示?我無從查證。

本土研究社成員黃肇鴻就批評:「有法不依,有法不執,甚至開後門歡迎鄉事和地產商參與非法遊戲,巿民怎樣看?」他說政府縱容套丁影響深遠,新界的良田被收購囤積,再套丁建屋發大財,背後利益集團盤滿砵滿,但城巿規劃被破壞,丁屋補地價享有的優惠[4]亦令庫房有無形的損失:「其實是巿民不斷犧牲自己的利益,整個社會的規矩,全被破壞,然後為的是甚麼?為小部分人的利益。」當中的利益轇轕,政治角力,黑道白道,我相信比起《竊聽風雲3》更戲劇化,只是一切無形無影,我們作為記者不易求證。

在資料搜集前間,我翻看不少林鄭月娥的舊片段。出任發展局局長的她,是香港人心目中「好打得」的高官,精神爽利,面容飽滿,時不時展現笑容,從容自信。她親身走入皇后像碼頭舊址和保育人士對話,但立場毫不退讓:「如果不遷不拆,我哋係做唔到㗎。」然後她承諾的異地重置碼頭,12年後的今天仍然沒有影蹤,但當年的保育行動已孕育了一代社運人士,朱凱廸便是其中一名絕食靜坐的留守者。林鄭月娥2012年升任政務司司長,後來多次公開表示無意參選行政長官計劃退休,到2017年表示「受上帝感召」參選而成為我們的特首。

721事件觸發一班網民用自己的知識調查套丁,亦掀起更多人關注套丁。地政總署說已收到大量巿民投訴,初步發現有8宗丁屋申請涉嫌套丁,已轉交警方調查。721和套丁,看似風馬九不相及的社會問題可能源於同一樣的不作為,源於同一些政制問題。香港未來會可去何從?我們和林鄭月娥的命運還會交纏多少年?

註︰

  1. 丁屋政策︰在小型屋宇丁屋政策下,年滿18歲,父系源自1898年時為新界認可鄉村居民的男性原居村民,得以一生人一次向地政總署申請,在其所屬鄉村內的合適土地上建造一所小型屋宇自住(不得超過3層,並且不得高於8.23米,有蓋面積則不得超過700平方呎)。有關村民可以在自己的私人土地上申請建屋牌照,無須補地價(除申請建屋牌照外,還有以「私人協約」及「換地安排」的方法申建丁屋,但這兩種方法2019年被法庭裁定違憲,在此不贅。)
  2. 賣丁屋VS賣丁權︰丁屋建成後須獲地政總署發出「完工證」(滿意紙),而在有滿意紙前,不得轉讓物業,在獲得滿意紙後申請轉讓物業,也須按機制補地價。倘若建屋牌照持有人在發出「滿意紙」及補足地價前進行物業轉讓,即屬違反建屋牌照條款。為禁止原居村民轉讓「丁權」,申請人在簽署批地文件時,須保證他從未就其發展小型屋宇的權益或申請批建小型屋宇的資格作出轉讓安排。
  3. 〈有關申請小型屋宇的法定聲明第(e)項條款〉,2007年12月7日,時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致時任新界鄉議局主席劉皇發信件(見附圖)。
  4. 出售丁屋補地價的優惠︰丁屋完工後五後轉讓,無須補地價,五年內則要按機制補地價。根據2002年審計報告,地政總署計算補地價時,會以十足市值乘以一個折扣因子,而折扣因子由0.06至0.44不等,按年利率和轉讓年數釐定

附圖︰林鄭月娥簽署的信件

2007-12-07_carrie_la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Kayue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