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軍戰爭全史》:傳說中的「兒童十字軍」,可能只是憤青的群眾運動

《十字軍戰爭全史》:傳說中的「兒童十字軍」,可能只是憤青的群眾運動
Photo Credit: Gustave Doré@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同時多面作戰、分散力量,非羅馬教廷所樂見,而教宗能決定在特定時期哪個戰場最需要其支持。十字軍戰士日益倚賴教宗透過向神職人員課稅來取得資助,意味著十三世紀時,隨著時日的演進,教宗更加願意插手十字軍遠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喬納森・賴利-史密斯(Jonathan Riley-Smith)

小孩的十字軍東征

對於一二一二年的十字軍運動,我們採全景式觀照,但不如對一一四七至一一五○年的了解那麼深入而詳細。這時,有三個戰線同時開打:波羅的海沿海地區、朗格多克、伊比利半島,但在東方,情勢相對來講較平和,一二一一年耶路撒冷王國已和穆斯林談成六年停戰協定。就在這個不該於東方生事的時刻,爆發一場旨在解救巴勒斯坦的民間運動。十三世紀和十四世紀初期,會有數次群眾狂熱情緒的突然迸發,而這是其中的第一次。

這些打亂局勢的民間運動,所謂的「平民十字軍東征」(popular crusades),反映了窮人的沮喪心態。前往東方戰場的軍隊,愈來愈多走海路過去,意味著群眾因為負擔不起船費,再也無法和他們同去。跟著軍隊一起走陸路長征不難,只要有健康的身體即可,只需用到雙腳,但要籌到錢支付船費,則沒那麼容易。

前一個冬天期間,隨著教會鼓吹參與十字軍征討阿爾比派,民眾的熱情被挑起,法蘭西北部和萊茵蘭境內已是民氣沸騰。從西班牙傳來薩爾瓦鐵拉堡遭穆斯林攻陷的消息,加上神職人員所籌辦的悔罪性列隊行進活動,民心更是變得歇斯底里。

拜蓋里・迪克森(Gary Dickson)之賜,我們對接下來的情勢演變有了有憑有據的了解。其中一場列隊行進活動,一二一二年五月二十日舉行於沙特爾,來自克盧瓦村(Cloyes)的牧童史蒂芬在場目睹。受到個人經驗的啟發,史蒂芬深信他返家途中,基督打扮成朝聖者來找他,給了他一封信,要他轉呈法蘭西國王。他對基督現身他面前一事的記述,以及大概還有他本人的領袖魅力,激起了農民起事,其中許多人似乎很年輕。他們大概是青少年,而非小孩子,而且也有大人加入他們的行列。一群人跟著史蒂芬到巴黎郊區的聖德尼,指望見到國王,眾人唱著「主,提振基督教!把真十字架還給我們!」人數據估計在一萬五至三萬之間,有男有女。

官員要他們回家,其中許多人似乎散去,史蒂芬從此無消無息。其他人經法蘭西北部走到科隆,七月下旬抵達該城,引發又一場人民起事,為首者是個年輕人,叫尼古拉。這群人為數仍有數千,跋涉到義大利,往海岸前進,指望在不弄濕腳的情況下從海岸渡過地中海。在熱那亞受挫後,有些人接著往西走到馬賽,其他人走到羅馬,在那裡被趕回去。

以「小孩」為主角的群眾運動,激發了當時人的想像力,不到三十年,此事就被化為神話。據說尼古拉參加了第五次十字軍東征,據說抵達馬賽那些人,有些被兩個商人騙上船,其中許多人被載去賣掉,在北非或巴格達或阿薩辛派首領(「山中老人」)的城堡裡為奴。我們只約略知道其中一人的下場。一二二○年,教宗何諾三世特許名叫奧托的窮學者不必遵守他「和其他毛頭小子(pueri)一起貿然」立下的十字軍東征誓約。此人住在弗留利(Friuli),但大概來自萊茵蘭。

第五次十字軍東征的鼓吹

投身十字軍的熱情似乎瀰漫社會各階層,難怪教宗英諾森三世會再度生起遠征東方的念頭,且打算一二一七年東方的停戰期一結束就發動。一二一三年一月中旬,他告訴他在朗格多克地區的使節,他在籌劃這樣的遠征,同年四月,他宣布發動此遠征,同時把伊比利半島、朗格多克境內的十字軍遠征降級:

由於……會大大妨礙或推遲對巴勒斯坦的援助……我們廢除先前給予那些啟程前往伊比利半島打摩爾人者、或在普羅旺斯打異端分子者的赦罪和大赦,主要因為我們是在特定情勢下、出於特定原因,給予他們赦罪和大赦,而那些情勢現已完全終止,那個原因已大部分消失,而且那兩個地方的局勢,拜上帝恩典之賜,目前為止很理想,因此不需要找到動武的直接理由。萬一需要那理由,我們會特別留意出現的重大情勢。但我們同意普羅旺斯的人民和伊比利半島的人仍能得到那種赦罪和大赦。

同年九月,他向替他在日耳曼鼓吹投身十字軍的某人解釋了上述話語的確切意涵:

我們必須用心說服已領受十字徽章、且打算啟程去普羅旺斯征討異端分子而尚未把意向付諸行動的人,不畏勞苦前去耶路撒冷,因為那是功德更大的作為。萬一說服不了他們,就必須逼他們履行他們尚未履行的誓約。

英諾森的決定,誠如先前已提過的,使征討阿爾比派的戰事延後了數年才結束,而且此決定在伊比利半島令某些人失望。在一二一五年第四次拉特蘭公會議上,伊比利半島主教集體懇請他讓該半島基督徒的收復失土運動,重新取得正格十字軍遠征的地位。他似乎向他們信誓旦旦表示,根據他所做的決定,戰士能得到大赦,但只有伊比利半島人有此待遇。就連波羅的海沿海地區的小型十字軍遠征,雖然已自成一格且獨力自足,仍似一度因此決定而受到威脅,於是,布克斯赫夫登的阿爾伯特據說在此次公會議上向教宗慷慨陳請,並如願以償。他所力陳的論點,以他所謂的立窩尼亞為聖母嫁妝的觀點為依據:

教宗,你既用心關注耶路撒冷的聖地,聖子的土地,就不該把立窩尼亞,聖母的土地,置之不理……因為聖子愛他的母親,而且他既不會希望自己的土地失去,也就不會希望他的母親的土地陷入險境。

有一種決策方式會在十三世紀變得司空見慣,而英諾森把征討阿爾比派和伊比利半島上的十字軍戰爭降級,就是彰顯此類決策的第一個事例。同時多面作戰、分散力量,非羅馬教廷所樂見,而教宗能決定在特定時期哪個戰場最需要其支持。十字軍戰士日益倚賴教宗透過向神職人員課稅來取得資助,意味著十三世紀時,隨著時日的演進,教宗更加願意插手十字軍遠征。

英諾森和其顧問籌劃新十字軍東征極為用心。《多少人》(Quia maior)這個新通諭且可能是最重大的十字軍東征通諭,一二一三年四月下半和五月上旬發送到幾乎每個教省。此通諭以闡述為何要參與十字軍東征為開頭,詳述了長久以來傳道士已向其聽眾提出的諸多主題。參與十字軍東征是基督教博愛精神的體現。要人參加十字軍東征,則是神對個人之意向的考驗,也是靈魂得救的機會;在這方面,英諾森竭盡所能從神學上鋪陳,不只把十字軍東征說成「靈魂得救的機會」,還說成是「靈魂得救的手段」。聖地巴勒斯坦是基督的遺產。英諾森始終樂於利用參與十字軍東征是向上帝獻上準封建性質之服務一說,來鼓吹人們參與,在此通諭中重述了此說法,儘管那被神職人員視為危險的暗喻。

封建關係意味著上帝與人身為領主與封臣,各自負有對對方的義務,但另一方面,上帝當然不對哪個人負有義務。英諾森把他已提出的大赦說,以及針對誓約履行提出的一則重要的新陳述,納入此通諭中。他已裁定他身為教宗,能特許信徒透過延期、抵償、贖回來免於履行東征誓約,但他先前明令只有在已徹底履行大部分承諾的情況下,才能延期、抵償、贖回。

《多少人》透露了政策上的轉變,而此轉變不只反映了籌錢的需要,不只限制了不適合加入十字軍者所能發揮的作用(藉由給予他們大赦卻不要求他們加入十字軍來限制他們的作用),還使所有基督徒能同享十字軍東征的益處。每個人,不管其家境如何,都會被鼓勵領受十字徽章,但不適合加入十字軍者能透過付錢來贖回其誓約:

如果每個人領受十字徽章之前都得接受檢查,以查明該人是否體格健壯、能履行這類誓約,援助聖地巴勒斯坦一事會大大受阻或延遲,因此,我們同意任何領受十字徽章的人,想要在因為急迫的需要或出於明顯的權宜之計,而不得不藉由教宗的訓令將此誓約抵償、贖回或延期時,都可以這麼做,只有受制於修道誓約者不得如此。

特免履行十字軍出征誓約

此舉讓立誓參與十字軍遠征者不必履行誓約,不受該誓約束縛。教宗英諾森三世(1198-1216)立下數個通用規則,那些規則既規定兒子得履行其父親所立下但未履行的誓約,也強調教宗有權利特免誓約的履行。比全特免更易得到的待遇,是延期(允許將立誓辦到之事延後執行)、代替(派另一人代為投身十字軍)、抵償(執行另一件悔罪苦行,以替代原立誓要做的悔罪苦行)、贖回(付錢換取特免履行誓約)。為了贖回而繳的錢,理論上應和十字軍戰士真的踏上征程所會花掉的錢一樣多,因而自然因十字軍戰士的身分地位而異。

幾個月後,英諾森向一位困惑的傳道士解釋道:

從這份通諭,你能清楚推斷出該如何處理女人或其他已領受十字徽章、但不適合或沒辦法履行誓約的人。該通諭說得很清楚,任何人領受十字徽章後,都可以因為急迫的需要或出於明顯的權宜之計,由教宗的訓令將誓約予以抵償或贖回或延期,只有修道者不得如此。

「販售大赦」這個臭名遠播的惡行,當然就濫觴於這個政策。教宗使節在法蘭西執行此政策激起反感,而此政策所易招來的濫權行為,在整個十三世紀期間和那之後不時招來批評。

相關書摘 ▶《十字軍戰爭全史》:把基督徒暴力合理化為「贖罪」,是教宗烏爾班二世的最大成就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十字軍戰爭全史(十字軍史權威喬納森・賴利-史密斯畢生巨作,了解十字軍戰爭九百年始末的必讀經典)》,馬可孛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喬納森・賴利-史密斯(Jonathan Riley-Smith)
譯者:黃中憲

十字軍史權威學者畢生精華之作
欲了解十字軍九百年發展全貌的必讀寶典

《十字軍戰爭全史》講述中世紀暨宗教史上一個極重要的主題,該運動自十一世紀初始,直至十九世紀,歷時數百年,深刻影響了歐洲乃至中東、北非的歷史。

已故的喬納森・賴利-史密斯教授是劍橋大學榮退教授、十字軍領域的世界級權威,本書探究十字軍遠征的起源、發展與結束,內容包羅廣泛又清楚易懂,是研究十字軍遠征者必讀的寶典。此外,本書還回顧了過去與現下的十字軍史領域研究成果,以及諸如十九世紀浪漫主義和現今伊斯蘭極端主義對十字軍史研究的影響,讓中文世界的讀者也能一覽西方史學研究的脈動。

本書的英文版曾二度改版(1987年初版、2003年二版、2014年三版),廣受英語世界讀者好評。本次馬可孛羅是採用最新的2014年三版,作者在新版中放入了更多新研究資料,並將十字軍的討論範圍延伸到了十九世紀。凡是欲了解歷次十字軍遠征,以及十字軍在世界史上之重要性的學者、學生和一般讀者,本書都是必讀佳作。

十字軍戰爭全史
Photo Credit: 馬可孛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