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熱帶雨》中的國族隱喻:被眷戀的馬來西亞,不被愛的新加坡

【影評】《熱帶雨》中的國族隱喻:被眷戀的馬來西亞,不被愛的新加坡
Photo Credit: 好威映象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熱帶雨》這部電影,可能有些人看到師生戀,有些人看到女性移民在中產家庭的困難,但更多的還是關於「華人」,「華文」,「國族」的思考。

文:林韋地(季風帶書店創辦人)

由金馬獎最佳導演陳哲藝執導,和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楊雁雁出演的神作《熱帶雨》近日在台灣開始公映。同名主題曲由新加坡樂團貓速公路主唱,馬華作家陳宇昕填詞。

想在這裡分享一些個人的觀影心得,希望可以增加一些台灣臉友觀影時的樂趣,以下涉劇情。

我個人覺得陳哲藝最厲害的地方在於把很多細節拍得很深刻而精確,情感飽滿但不煽情,因此這些很小的細節,都可以作為很大的事情的隱喻,不同的人看會有不同的聯想。《熱帶雨》這部電影,可能有些人看到師生戀,有些人看到女性移民在中產家庭的困難,我自己看到的,還是關於「華人」,「華文」,「國族」的思考。

要看到這部電影的精隨,要先很快抓到電影各角色的身份和背景脈絡。

女主角阿玲是馬來西亞華人,故事設定老家在霹靂太平,在新加坡體制內當中學華文老師(所以理論上經歷過馬來西亞的華文教育,從華小到獨中/國民型或有華文課的國中,然後才到新加坡的教育師範學院受訓)。阿玲的家翁(編註:丈夫的父親)是新加坡的建國一代,年紀比新加坡這個國家還大,而且應該是新客華人(或二代)而不是土生華人,第一語言是方言,會書寫華文,對英文的使用有限。阿玲的丈夫是新加坡人,出生在建國之後,成長的過程已經受到李光耀政府禁方言,並打壓華校強調英文為主流的教育政策影響,所以家庭語言是華語,但社會和工作語言是英文。男主角家樂則是現代的新加坡年輕人,中學生,出生在二十一世紀,新加坡社會已經完全英文化了,從小第一語文就是英文,已經不會說方言,華語只是在學校有「母語課」,但其實是以第二語文的方法學習。

所以這幾個角色的最根本衝突,在於他們的華文程度不同,對華文的認知也不同。

熱帶雨_劇照3
Photo Credit: 好威映象提供
《熱帶雨》主角許家樂與楊雁雁

女主角阿玲當然是電影裡心境最複雜的角色,她講的語言也會隨著對象轉變,打電話回太平老家時和自己母親講方言,和家裡講新加坡華語,在學校課堂上則講比較正規華語。對阿玲來說,華文是她謀生的技能,她也遵從華人的傳統家庭價值,照顧好家裡的長輩,和試圖想要傳宗接代。但她在新加坡這個英文霸權社會卻是顯得格格不入,在學校替新加坡社會教新加坡華人小孩「母語課」,但空有「母語」之名,學生卻根本不想學,體制也覺得不重要,她只好說出「你們可以尊重華文一下嗎」。

阿玲的家翁中風,逐漸衰老,他曾經活在一個島上大多數人都說廣義華語,華文是主要使用語言的新加坡,作為南洋華文之都,在那個年代華文世界的文化輸出方向是新加坡往香港輸出,而不是反之。所以南洋大學才會建在新加坡,而不是其他城巿。但依靠廣大華語群眾基礎的人民行動黨,在上台執政之後,卻逐步削弱了華文在這個國家的地位,華校被改制,南洋大學被關閉。中風的家翁,活在這個稱之為「家」,卻已與自己的記憶不符,面目全非的島嶼,只能透過看胡金銓的武俠片,來召喚他內心的華人性。

阿玲和家翁的關係很好,因為他們是電影裡最重視華文的角色。阿玲和家翁的親密,似乎更超越了她和自己人在太平的母親,每次打電話回家,都沒有得到她想要的慰藉。這裡突顯「在馬馬華」和「在新馬華」心裡上的矛盾,如電影裡位於新加坡的電視機,播放著吉隆坡Bersih街頭遊行(淨選盟4.0集會)的新聞,在「在馬馬華」總說「在新加坡好啊賺新幣,馬來西亞政治這麼亂,種族和宗教極端主義橫行」,但很多時候他們很難理解「在新馬華」身處全球化、現代化、資本主義城巿裡生活的虛無。

新加坡國際電影節熱帶雨主要演員走秀紅地毯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熱帶雨》中飾演家翁角色的楊世彬(左)和男主角許家樂(右)

阿玲的丈夫,和其父親不同,雖然生活裡也多使用華語,但對華文並沒有那種感情,反之,可能潛意識裡對自己出身華語家庭的背景感到排斥,對這一代的中年新加坡人來說,其社會和經濟地位往往已經和其英文能力緊緊綁在一起,作為華校生二代,其發展往往不如那些根英苗英,萊佛士學院畢業的精英,也不容易打進那些英文精英的圈子,在公領域裡出任重要的位子。和阿玲這樣的馬來西亞華人移民結婚,雖然阿玲幫他照顧好父親和家裡,但卻對其在新加坡的社會和經濟地位沒有太大幫助。

在電影裡可以感受到阿玲的丈夫面臨很大的現實壓力(如當他知道阿玲出車禍撞爛車時的反應),這壓力使他對身邊的一切採取逃避的態度,想把父親丟到養老院,對妻子的性慾匱乏,從婚外情裡尋求慰藉(而且他外遇的對象應該是一個同代的新加坡華人,這裡開展一種男人的「如果我選擇的不是移民而是一個本地女子」的平行時空心理)。

男主角家樂則是現代的新加坡的投射意象,他成長在英文教育的家庭,經濟環境不錯衣食無缺(如國家那超高的GDP),但並沒有得到太多父愛母愛(已經離開的英殖民者),年輕的家樂開始學習成長為一個獨立的個體,難免對自己的身份和存在感到的困惑(一如這個年輕的國家),他對華文的態度本來和同年人一樣,「只是一個和中國做生意的工具」(一如大多數的西方人士),但一個來自馬來西亞年長的女性,給了他情感依賴的對象,同時將這份依戀轉移到華文的熱愛上。

這時產生了一個巨大的反差,家樂作為一個「華人」,已經是中學生,華文卻只有華文為第一語言社會的小學程度,還需要用漢語拼音來拼不會寫的字,但透過家玲(馬來西亞),年輕的新加坡重新和已經衰老幾乎被遺忘的年老的華文的新加坡產生了連接(家翁),讓年老的新加坡來得及在死亡之前在年輕的新加坡手臂上寫下一個「幫」字。


猜你喜歡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Photo Credit:A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 Startup Day 即將於 7 月 15 日重磅回歸,此次不只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更聯合 AWS 創投新創媒合會,提供參與者豐富的資源,所有與新創生態系相關的夥伴都不容錯過。

隨著Web3.0去中心化的趨勢開展與現在進行式的產業數位轉型浪潮,雲端技術早已成為許多早期新創發展產品或服務的關鍵金鑰,甚至為其奠定高速發展的穩健根基。而台灣雲端服務供應龍頭 AWS(亞馬遜網路服務公司)更自Web2.0時代開始就從未缺席,始終在技術新知、應用實務等方方面面致力支持新創,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免費論壇活動──AWS Startup Day也將於今年7月15日重磅回歸,在線上和參與者相會!

今年度AWS Startup Day持續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精心規劃八場新創專題演說,非常適合長期關注新創生態系統的相關人士,或是正要起步、成長的新創夥伴報名參加。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

五大特色議程安排,給你滿滿新創觀點與技術乾貨

AWS_Startup_Day活動特色02
Photo Credit:AWS

「新創如何運用雲端科技打出一手好牌,投注資源延續未來業務?」這是今年AWS Startup Day欲探討的核心議題之一。為解答雲端科技之於新創企業的珍貴價值,AWS以「國際市場」、「創投趨勢」、「多元創業」、「雲端技術」、「焦點產業」等五大特色精心規劃講座內容,完整收錄新創趨勢脈動、雲端技術實務、佈局策略觀點與創投媒合等新創事業歷程的重要節點。為此,AWS不只力邀Web3.0、電商、串流、B2B解決方案等不同領域的新創合作夥伴,分享選擇AWS開展新創事業的策略考量,更毫不藏私地解析雲端技術如何快速又穩定的開拓事業。

議程02
Photo Credit:AWS

無論新創還是育成,想要洞見機會就不能錯過AWS Startup Day

活動對象
Photo Credit:AWS

任何產業或技術的發展,不單要前人的引領,也需要後繼者無窮盡的創新思維與打破框架的勇氣,缺乏其中一個環節,生態系都無法平衡永續。所以無論是天使創投、孵化器,還是剛起步或處於早期新創的企業,只要你身為新創生態系統中的一份子,渴望尋求創意突破或開展新興業務,AWS Startup Day都是你絕對不能錯過的最佳活動。

填單取得2022 AWS Startup Day 免費入場券!

尋找下一個新創獨角獸──同場加映AWS年度創投新創媒合會

本次AWS Startup Day除新創及創投相關講座外,AWS更直接邀請多家國際及台灣知名創投公司,與AWS Startup Day同場舉辦今年度唯一的線上「新創創投媒合會」,欲透過串聯本地深具潛力的新創與創投,幫助台灣新創企業獲得更豐富的資源,孕育下一個獨角獸。

根據AWS釋出的消息,媒合會將以早期天使輪或Pre-A輪融資為主,重點關注AI/ML工具和平台、智能零售、MarTech、Web3.0、媒體和娛樂等產業,並以快速輪流的形式替新創獲得最大的曝光。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共構台灣新創生態系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