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與大人》:檢疫、注射到圍草繩——日治時期警察大人也管「衛生」?

《「小的」與大人》:檢疫、注射到圍草繩——日治時期警察大人也管「衛生」?
後藤新平像|Photo Credit: Unknown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895年日本統治台灣後,隨即面對的是疫病頻起、瘴癘與病死者不斷。台灣總督府因此聘請正在內務省衛生局任職的後藤新平擔任台灣衛生顧問,逐漸引進日本本土的衛生法制,此後台灣也漸漸成為以警察處理一切地方基層行政之地。警察類別包括軍事警察(如憲兵)、行政警察與司法警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沈佳姍

檢疫、注射到圍草繩
警察與公衛

被稱為「台灣現代文學之父」的醫師賴和(1894-1943),1939年曾因為沒有將傷寒病例報告有關當局,被台灣總督府懲罰,停業半年。對於賴和為何沒有依規定上報官方說發現了傳染病患者,據當時在賴和醫院擔任藥局生的陳水發說:

當時也不是疏忽,而是一旦通報了之後,病家就要被消毒,用草繩圍住隔離起來,不能和外人通往。他不願如此,所以就沒有通報。大概患者在他這邊就診他沒通報,到別地方看診時,別的醫生通報了,就這樣查出來是他,所以才被停業。

鄭清文的著名短篇小說《三腳馬》,有段文句是:

消息傳來,他的妻子玉蘭患了傷寒,已經死了。當時玉蘭的娘家周圍還圍著草繩。大家都說傳染病,遠遠地繞過。

隔離是當代習以為常的傳染病防疫措施。在物資缺乏的過去,可能僅會以一條草繩作為分隔有病與否的界限;也因為被隔離後的不方便和異視線,使隔離成為不討喜的行政作為。也正因為不討喜,又需要被確實執行,於是身兼公權力和保護社會責任的警察因此出線。以下就來看看,到底由警察來管衛生是從何而來?警察管理的衛生又包括哪些業務?

一、警察管衛生——衛生警察的權力與國家控制

歐洲約15世紀興起「良善警察」,至約17世紀形成「警察學」時,對「警察」的角色要求,除了狹義的管理治安,也廣義的管轄日常一切事物。而前述警察作為的中心精神,是「國家干預」和「保衛全民」。隨著警察業務的發展和細分專業化,歐洲在18世紀末也已出現「衛生/健康警察」和學術討論,認為「衛生警察」可以教導人們如何運用飲食與醫療原則,使大眾健康、整體符合國家利益。又由於警察代表著國家權力,所以在大眾利益和法律許可範圍的前提下,警察管理的範圍除了公共社會,也擴及個人行為。

日本在明治維新時期,學習採納了歐洲的警察制度來管理國內的公共事務。尤其在1890─1893年前後,日本經過數次官制修改,漸漸將變動不定的衛生行政權交給中央的衛生局,執行權交給從行政警察中獨立而出的「衛生警察」負責。

「衛生」可說是「護衛生命」,也就是為了維護大眾生命所做的行事舉措。日後赴台擔任民政首長,且為台灣治理奠下重要基礎的後藤新平,他在此時期提出的博士論文即是〈日本與其他國家衛生警察與衛生行政之比較研究〉。而後藤所為的一系列衛生警察論述,主旨均在強調:衛生制度的建立必須依賴國家組織;衛生警察屬於私人警察,任務是保護、促進個人的生命與健康,穩定生活的經營;衛生健康是個人,更是國家的問題。

1895年日本統治台灣後,隨即面對的是疫病頻起、瘴癘與病死者不斷。台灣總督府因此聘請正在內務省衛生局任職的後藤新平擔任台灣衛生顧問,逐漸引進日本本土的衛生法制,此後台灣也漸漸成為以警察處理一切地方基層行政之地。警察類別包括軍事警察(如憲兵)、行政警察與司法警察。

1898年後藤來台擔任民政局長(類今日內政部長)後,他認為台灣一般人民的水準尚未達到近代化的標準,也較無法自我管理,因此需以菁英、科學和中央集權的方式,執行以一元化為前提、由政府專業管理的社會衛生。於是後藤在台灣提倡「萬能警察」,並制定各項法制,作為警察等行政人員和社會大眾行事的基準。知名經濟學家,被稱為「日本人良心」的矢內原忠雄,就曾形容台灣的社會管理法是「典型的警察政治」。擔任台灣總督府參事官的持地六三郎也這麼形容:

台灣的警察官是一手提劍,一手持經典,於捕盜斷訟之餘,還見其從事教育、慈善這些高尚事業。因此,台灣的警察官,為因應新領土的狀況,不只在固有的警察事務方面,其職務範圍也較我國內地廣泛…。

警務單位的職掌包括衛生事務,因此國家藉由警察多方介入疾病防治與衛生管理,就成為日治時期台灣衛生事務的一大特徵。一方面,從行政組織單位來看,1895年8月發布的〈台灣總督府條例〉,將衛生事務分為兩部份:「關於衛生、保健方面,由民政局內務部警保課掌管;關於醫事衛生方面,則歸由陸軍局軍醫部負責。」1896年4月台灣改實施民政後,中央衛生改由「民政局總務部衛生課」負責,地方衛生改由各縣廳「警察課衛生係/掛」負責。

因此,從日治台灣的一開始,「衛生」就是屬於警察單位的管轄事項。之後,衛生業務偶爾會被置於總務單位下,但大體上仍隸屬於警察部門下的一支;兩者密不可分,相輔相成。一旦疫情爆發或衛生政策要推展,警察本署即可迅速下達統一指令,指揮警察和保正、甲長等執行之。1901年初台灣總督府僱用「巡查補(多為台籍)」以增加警察人數和分布範圍,台灣更是形成周密的警察網絡。

但是,警務單位管理的衛生,到底有哪些內容?如前所述之1896年4月起,地方衛生改由各縣廳「警察課衛生係/掛」負責。前述機構內需設置「警備或警務、保安、衛生」三單位;衛生單位須管理衛生、病院醫師藥劑師產婆、停船檢疫、鴉片販賣及藥品成藥等事項。1901年11月,台灣總督府在民政部新設警察本署,署內也是設置「警務、保安、衛生」三課。其中,衛生課掌理以下四類事項:1.傳染病及地方病之預防、檢疫及其它一切公共衛生;2.醫制、藥制及賣藥;3.阿片專賣取締;4.醫學校。

此外也規定,「在廳警務課配置警察醫」;即各廳級區劃至少要配置1名以上的警察醫,唯部份廳的警察醫由公醫兼任。他們的權限及工作對象廣泛。如傳染病流行時,凡是有疑似患者或病死者之檢診,多是由警察醫來作推論。警察醫也需處理法醫工作。這些警察醫服勤於廳警察課,除非受台灣總督許可,否則不許自行開業,也不得兼任他職。

到1902年,警察本署的衛生課改為設置「保健、醫務、阿片」三掛。「保健掛」管理:1.傳染病及地方病;2.種痘及性病檢查(檢黴); 3.停船與檢疫;4.上下水與家屋建築規則;5.污物掃除與清潔法;6.衛生工程調查;7. 飲料物、繪具、著色料及中毒;8.墓地與埋葬火葬;9.衛生諸會;10.前述各項以外一切公眾衛生之相關事項。「醫務掛」管理:1.醫院、醫學校;2.公醫及公醫候補生;3.病院、醫師、醫生、藥劑師、藥種商、製藥者、產婆、鑲拔牙、接骨等業務;4.藥品及賣藥取締;5.屍體解剖及救療等相關事項。「阿片掛」掌管:1.阿片煙吸食者及官售販賣;2.阿片經銷人及批發業者;3.阿片煙吸食所及吸食器具製造、販賣;4.阿片走私取締;5.阿片監視員任免等相關事項。

若遇重大疫情,也會新增「臨時防疫掛」。例如面對連年發生,且愈來愈猖獗的鼠疫,台灣總督府即於1903年設置臨時防疫委員會,警察本署也設置臨時防疫課,掌管鼠疫檢疫預防等事項,並增設防疫事務官及防疫醫。

隨著台灣衛生環境的日漸改變,警務衛生的管轄設定領域也有改變。如1919年6月,警務局衛生課修訂為掌管下列事務:1.傳染病及地方病之預防、檢疫及其他一切公共衛生;2.醫制藥制及賣藥;3.鴉片專賣之管理;4.醫院、醫學校;5.上水、下水設施等相關事項。總體類別較1902年時設定的項目顯得精簡許多。1920年9月,衛生課掌管事務再度修正為:1.傳染病及地方病;2.保健衛生;3.上水、下水及市區港灣之衛生計畫;4.醫制藥制;5.官、公立醫院;6.鴉片及鴉片代用品之管理;7.濟生會及其他施藥相關事項。顯見警察衛生的業務內容,會因為時代需求而有重點變化。

整體而言,警察從事的衛生實務,是依上級指令從事之切合實事的作為。只是這點在日治初期,甚至到日治末期的台灣,幾乎是無所不包;內容項目雖會因應社會的變化而有重點性的變遷,但背後均帶有「萬能警察」的概念。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小的」與大人》,玉山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戴寶村(策畫)、李進億、沈佳姍、陳慧先等人

〈總督到警察 日本時代的警察制度〉
日治時代的台灣警察,是台灣總督府實行統治的要角,負責管理台灣民眾的生活事務,常有濫用權力、素質不佳的現象,招致許多批評。但他們的存在卻對日本在台灣的殖民統治,有著相當大的穩定作用。

〈大人到咱家 警察與戶政〉
日本統治台灣以後,為了了解當時的台灣,透過各種調查蒐集相關資料。根據法令,警察得以隨時到各家進行戶口資料的確認,將台灣人的身體特質與身家狀況都納入國家體制與警察大人的管理之下。

〈從治警事件到農民運動 警察與政治〉
日治時期,警察負責維持台灣社會治安的重要角色,台灣人從事的政治行動,也是受關注的事項。從治警事件到農民運動,1920年代台灣社會中的警民對抗,是當時「小的與大人」關係中最重要的篇章。

〈一桿稱仔到走やみ 警察與經濟〉
為了維持日治時期殖民地經濟發展,警察大人深度介入了台灣的經濟生活。從賴和的《一桿秤仔》中看到警察對度量衡制度的管理;到戰爭時期,統制體制的實行,可以看到警察大人無處不在的身影。

本書特色

  • 警察是近代公權力的重要象徵,主要職責是維護社會治安,和民眾的生活有著密切的關係。
  • 1895年以後,警察大人跟著殖民體制一起來到台灣,管理著台灣人民生活中的各個領域。
  • 從政治、經濟、戶口、交通到衛生檢疫,台灣人在這樣的管控下,逐步踏上了現代化的道路。
  • 這樣的管理制度,也延續到戰後成為台灣統治的基礎。
getImage-5
Photo Credit: 玉山社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