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聯》:竹聯幫元老柳茂川親筆紀錄,最接近真相的台灣幫派史

《竹聯》:竹聯幫元老柳茂川親筆紀錄,最接近真相的台灣幫派史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將民國40、50年代的學生幫派與當代的幫派比較,可以看出「幫派」本質的變化——前者的基礎是「道義」,後者則是建立在「利益」上,在意識形態上就有極大的差異。從這樣的變化中,不難看出人們為何會對幫派逐漸產生負面的看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柳茂川

【前言:熱血少年只知義,部分幫派多重益】

民國47年,當時我正就讀高中,本著一腔熱情、滿腹道義,和一群性情相近的兄弟,促成文山、竹聯、三張犁、北聯及血盟五幫協同組成反四海陣營,使竹聯能寫下以弱戰強、以寡敵眾、化被動為主動的輝煌奮鬥史,而這也是一段艱辛的歲月。雖然時間已過去六十餘年,許多當年叱吒風雲的人物已不在世,甚至於從人們的記憶中逐漸淡去,但回憶起來,我們的年輕歲月仍有許多值得敘述的事蹟。

當時由板橋中學的學生與新莊中學的學生結合的四海幫,在老兄弟寇為龍、陳自奮、馮竹語、吳國術、袁雲剛、許特上、甫國東、李政國、李可萍、焦際良、黃毛、藺磊俠等人的帶領下,稱雄於台北江湖。

以現今的眼光來看,幫派往往只是好勇鬥狠,因為衝突造成打打殺殺的場面。但在當時的學生幫派之間,彼此並沒有什麼利益的糾葛,多以道義為重,以就讀學校、人際關係、居住地域等地緣關係,而人為或自然的結合在一起,互相幫助與團結以對抗外來的力量,而逐漸形成大大小小以自我保護為目的的眾多學生幫派。其中以四海幫實力最為雄厚、名氣最大,占據台北市中心西門町,所以與其他學生幫派的摩擦與衝突也就更多。

民國47年7月,我以文山區(按:書中提到的文山區,是過去的行政劃分,為現在台北地區的景美、木柵、深坑、新店、石碇、坪林及烏來一帶)內、鐵路新店線(民國54年停止營運)上、木柵與溝子口幫的同學和兄弟為基礎,共同建立新文山幫。

稱之為新文山幫是有別於已退出江湖的老文山幫兄弟,以及部分老兄弟在新店線上建立的各文山支系,如新店幫、大坪林幫、景美幫、公館幫、水源地幫、古亭庄幫等。而新文山幫是另外新組合的系統,親愛精誠、團結一致、勇敢出擊,很快在江湖上打出一片天下,立足於大台北。對外仍稱文山幫,繼承老文山幫的正統和優良的道義與倫理之傳統精神,並開始進擊四海陣營。

在草創的環境與條件下,我加強了新文山的戰鬥力,運用隱蔽而主動出擊的戰術,在敵明我暗的狀況下,新文山幫在攻擊強大四海陣營的戰鬥中,逐漸取得戰果。

創立於永和竹林路,簡稱竹聯

竹聯幫最早稱為「竹林路聯盟」,後來順口稱為「竹聯」,但民國40年代的兄弟都自稱「中和鄉」,認為竹聯是真正繼承了「中和幫」抵抗四海的精神,並認為竹子韌性強,雖孤葉單薄,但生命力極強,所以以「竹子」為標誌圖騰。

竹林路聯盟從中和幫衍生出來後,延續了中和幫的傳統,繼續抗擊雄據台北的四海。但相比之下,四海幫涉足江湖早了五、六年,平均年齡也大了五、六歲,且居於主動與上升局勢,在戰鬥力與戰鬥經驗都難以比較的情況下,竹聯對四海的抗擊也與其他各幫派一樣,長居下風與處於被動的局面。

當時新文山與竹聯是結義聯盟的兄弟之幫,大家經常互相往來。起因為在竹聯對四海的戰鬥中,竹聯一直長期居於下風;新文山雖組建不久,但由於我的積極進取精神,對四海陣營的作戰取得多次有效戰果。而文山、竹聯兩幫的目標都是抗擊四海陣營,有幾位有見識的老兄弟認為,兩幫應更進一步的協同作戰,也可借用我的「以暗擊明」的主動出擊戰法。

且早期竹聯有一個優良傳統:不論哪個人士加盟竹聯,只要有能力,就會被大家推舉而擔任要職。當時血盟來的王國康,頗受大家的支持與擁戴;由文山來的修幼齊(紅鵝,擔任竹葉青〔竹聯的青訓部門〕老大)吸收了不少優秀的兄弟,是竹聯的人才儲備庫,這種廣納人才的優良傳統,後來經過我與啟禮淋漓盡致的發揮,也是竹聯往後能走上崛起之路的重要原因之一。

竹聯兄弟中最早與我往來的,是創幫兄弟的章尊良(山雞)。他的二哥大雞與我是好友,曾經來過我在溝子口的家裡幾次,我們還蠻談得來,之後不幸溺水而亡;大哥小雞哥(章尊紀)則是文山水源地老兄弟。尊良過去曾跟我說:「你來主持(竹聯)戰鬥,我們現在的兄弟都會支援你。」雖然時隔近六十餘年,我還記憶猶新,所以尊良才是最早提議我主持作戰並跟我合作的人,而不是外界認為,啟禮是我最早的合作者。尊良的這個建議,對竹聯往後的發展,帶來很大的影響。

當時的老兄弟章尊良、瘦子(中和幫)、陳啟禮、王國康、吳沅新(猴子)、包寧慈(老包)等,竭力邀請我加盟竹聯主事,而真正決定性的關鍵,是「豫溪路口小弟陳思景斷手事件」(詳見第二章)的道義感與責任感,促使我毅然決然的接受這一重擔,決心為陳思景報此無妄之災。

這一主持就持續到民國70年末期,如今,當年敵我陣營的老兄弟都已垂垂老矣。因此我希望能以當年的當事人之一的身分,把這段歷史忠實還原,讓大家對過往的重要事件有更為接近事實的觀察,並將此書作為當年敵我雙方陣營的共同回憶與留念。

故人凋零,歷史不逝,有些人不能被遺忘

時光飛逝,已過去六十多年,許多兄弟都不在了,如桃園的老雞婆;血盟的李韋、江輔仁、徐印衡(小毛);文山古亭庄的王科、胡永康(安東街老大);文山的蕭定人、張百年、樂鳳岐(樂胖)、包泰宏、彭漢雲、莫乃力、劉晉生;老文山學養俱佳的張自新、老文山老大李保端、文山水源地的侯柱國;新店的吳經農;四海的趙大魯、王大衛(四海的智將)、陳永和、藺磊俠(厚道、講義氣)、田克軍、許特上、甫國東、吳國術、劉偉民、胡柳虎、馮竹語、楊愛時;北聯的黃寶鏞(原四海),竹聯的薛正霖(薛正荃的弟弟)、劉煥榮、包寧慈、鐵蛇、汪沛雷、蕭蕭(一度任職負責,蕭正明的兄長)、莊勵生、陳啟禮、陳功、周榕、胡台富、辜慶爾(怪人)、大騷、鮑家寶、黃舜、薛正荃(小黑)、李雅光、童強、王華五; 中和幫的李政家;三環幫的王道興(道新)、小趙;高雄的孫孝增等兄弟都走了,故人陸續凋零,好似落葉隨風飄去。

即使是還活在世上的兄弟,當年的血性少年現在也都白髮蒼蒼。麥克阿瑟將軍曾說過: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大時代的故事雖然還在我們的記憶中,但老兄弟的逐漸凋零卻無情的提醒我們: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現在將是慢慢落下帷幕的時候了。

也許是時間久遠,網路上關於過去學生幫派的報導,有的偏離了事實,有的跟事實完全不同,難以讓世人正確而完整的深入了解。過去學生幫派的人與事,主要資訊的來源是靠人與人之間互相傳說而來,不像歷史或家譜有明確的文字記載,長時間以口耳相傳而出現的誤差,那是不可避免的事。就以兄弟的姓名來說,互相呼名道姓,不可能一筆一畫的寫出來核對,有些兄弟用外號(如雞、鴨、鵝、蛇、牛、馬、猴、鷹、鳥等)那還易叫、易記,但其他名字容易因同音異字,而誤叫誤傳了。

網路上介紹三環幫,把當時的創幫老大沈信吾(訓吾),竟然錯誤理解為「湛洲吾」。信吾是學生幫派時期的重要人物,我們是熟識的朋友,對這位重量級的知名人物,姓名也能錯成如此,其他的就不用多言了;我還看過另一篇更荒唐、離譜的網路文章,說在民國48年四海幫聯合了文山幫共同圍剿竹聯幫,這純屬子虛烏有,是從頭到尾根本沒有發生過的事。

當時我正帶領文山兄弟對四海陣營採取攻勢,雖然民國50至55年,文山、竹聯、四海、血盟四幫之間有血腥混戰,但共同的敵人仍是四海陣營,我們沒有任何一幫跟四海曾聯合過。

上述的驚人錯誤,並不能歸咎於撰寫者,因為幫派內的機密事件,除了負責人與參與的核心兄弟之外,幫內兄弟也不一定人人皆知。在民國50年代初期,由於學生幫派的規模、人數、影響都擴大,政府也採取應對措施——派了一批人,滲透各重要幫派,潛伏在各幫派的內部。啟禮當時還提醒我,要特別小心。因此為了大家的安全與保密起見,關於幫內的重要行動,除了參加的兄弟之外,許多兄弟都是不知情的。

所以要寫一部牽涉到文山、四海、中和、三環、萬字、竹聯、虎盟、血盟、三張犁、北聯、牛埔等,各大幫派與人物之間的恩怨情仇之全面社會幫派史,除了需要作者本人親身參與外,還必須是那段漫長歷程裡的主要人物,才有可能了解由局部的細節到全域演變的過程中,各幫之間人物的互動下,產生的重大事件之真相。


關於台灣幫派史

將民國40、50年代的學生幫派與當代的幫派比較,可以看出「幫派」本質的變化——前者的基礎是「道義」,後者則是建立在「利益」上,在意識形態上就有極大的差異。從這樣的變化中,不難看出人們為何會對幫派逐漸產生負面的看法。

幫派的歷史源遠流長,它是依據地緣性、宗教性、政治性、軍事性、商業性等不同性質形成的組織,有兩種性質混合的,也有多種性質混合的。

從劉邦斬蛇聚眾起義、東漢張角的太平道黃巾起義、唐朝黃巢之亂,到宋朝的水泊梁山108將、明朝的朋黨、明末清初的洪門、青幫、天地會、大運河的漕幫、太平天國、白蓮教、捻軍、義和團、紅槍會、大刀會、徽商、晉商、潮商(徽商、晉商和潮商並稱中國三大商幫)、近代的潮州鶴佬幫、軍閥與政治派系、小刀會、斧頭幫等,都是幫派形式的組織。

甚至清末的潮州黃岡起義、徐錫麟和秋瑾的皖浙起義、黃花崗七十二烈士、武昌起義等革命運動,也是以「會黨」成員為主。會是幫派,黨是朋黨(由志同道合的人聚集成黨派)。革命的原動力是信仰,但行動靠會黨,所以中國的近代革命也離不開會黨。孫文早年也曾加入洪門任紅棍(洪門裡的頭等職稱,專給已有相當高地位的人物),這對他在南洋與北美的募款及招納革命志士,帶來極大的幫助。

幫會在過去各有其運作的功能,並不全是暴力黑社會的泛稱,而幫會也不一定就是負面的貶詞。

民國38年國民政府遷台,有些大陸的清洪門幫派山頭就隨政府來台,如黃金榮、杜月笙的恒社、南京幫、青島幫、山東幫、廈門幫、汕頭幫、潮州幫等。加上台灣本地與中南部的兄弟會與歷史久遠的天地會衍生出的各地區角頭,就是政府遷台後,台灣江湖最初的生態。

台灣江湖的劇變從民國四○年代初開始:由人員、組織較少的單元生態,如十三太保、十八羅漢、海浪、十五雄獅、小五盟、南京幫、廈門幫等,逐漸走向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多元時代;打鬥的兵器由飛輪、彈簧刀、鋼絲鞭,轉向短刀與長兵(長兵指武士刀與指揮刀);打鬥的形態,更由拳打腳踢的單挑,轉向兩人以上的捅刺與砍劈。

此時因同鄉或同校關係,逐漸形成的各個學生幫派以及各地區角頭,有如雨後春筍般冒出,而以地緣為建構核心元素的組織,依託某一地點為中心迅速發展、成長,讓台灣江湖形成群雄並起,逐鹿中原的局面。

例如文山區文山中學的老文山幫,沿新店線延伸出的新店、大坪林、景美、公館、水源地、古亭庄等地,發展出文山各個支系,還包含新文山幫;板橋中學、新莊中學及大同中學也發展出四海幫,逐漸在台北產生影響力,於一批批學生幫派中居於主導地位;中和幫瓦解後衍生出萬字幫、三環幫及竹聯幫;南強中學衍生出南強聯盟。

相關書摘 ►《竹聯》:在江南案之前,我與陳啟禮之間沒有任何祕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竹聯:我在江湖的回憶。臺灣第一部幫派主持人親筆史記》,大是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柳茂川

四海、洪門、竹聯,台灣各幫派大老,首度聯合現身。
耗時五年親筆寫作、親自查證,超過100位幫派兄弟具名力挺真實性。

匯集文山、四海、中和、三環、萬字、竹聯、虎盟、血盟、三張犁、北聯、牛埔……
詳實記錄各大幫派與人物間恩怨情仇,
是台灣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由幫派主持人親筆撰寫的發展史。

你知道台灣幫派具有哪項「全球唯一」的特色嗎?
台灣幫派與國民政府間,剪不斷理還亂的複雜糾葛,源起何人?

三大懸案、一宗疑案:江南案、林義雄家族滅門案、陳文成案、華銀金庫搶案……
誰是真兇,誰是主謀?本書作者還原現場、抽絲剝繭。

「想當兄弟?找我大哥柳茂川吧。」
民國四、五十年代,想入幫派,常常會聽到這句話。

在竹聯崛起的過程中,背後真正的謀略者,
其實是隱身幕後、江湖人士所尊稱大哥的柳茂川。

柳茂川,竹聯幫元老之一,是台灣幫派發展史中最傳奇的人物。
多數人對這名字都感到陌生,因為現在提到竹聯,你只會想到陳啟禮。

其實,柳茂川與陳啟禮,並列竹聯「陰險」人物,
柳茂川是「陰」,總在暗處規畫籌謀,運籌帷幄,陳啟禮是險,站在前線負責行動。

台灣早期幾大幫派,包括四海、竹聯、中和、虎幫等,
多數是學生組成(像是板橋中學、大同中學、文山、新莊、南強中學),
結幫的目的,純粹為了自我保護、好玩打鬧、追求時髦與認同感,
跟現在為了生活,而把「兄弟」當成一種職業大不相同。

所以,舞照跳、書照念、妹照把、架照打、遇到警察火速撤離……
就是柳茂川、陳啟禮和所有這些幫派大哥,年輕時的共同回憶。

柳茂川是新文山幫的建立者,之後參與竹聯幫,懂戰術、重人和、善斡旋,
之後成為三大幫派的主持人,
在四海幫獨大、不斷突襲各幫派年代,成功整合「反四海聯盟」。

在竹聯因快速發展,導致兄弟反目,自相殘殺之際,他重整竹聯,重建道上秩序,
因此和陳啟禮並列竹聯雙龍。

從讓竹聯幫真正闖出名號的「對牛埔幫之戰」,
到四海與竹聯的最後一戰——東王西餐廳的對決。

從老舊黑社會幫派走入歷史前的最後掙扎——三張犂幫大老李存果為弟報仇事件、
四海幫大老陳永和被刺之謎、竹聯冷面殺手劉煥榮之死,
一直到江南命案——一場情治機關的鬥爭,
柳茂川成功保住陳啟禮、吳敦性命,免被政府高層透過一清專案滅口。

每個重大事件,你都可以看到柳茂川扭轉歷史與江湖的縱橫家身影。

問這位高齡80歲的台灣高輩分的當年幫派老大,
如果人生重來,還要再走一回幫派生涯嗎?

柳茂川說:「熱血少年只知義,現代幫派只看益。」
替台灣江湖發展史,下了最好的註解。

作者記述都是真人真事,且重要事件均由當事人、知情人士互相印證後才定稿,
為最接近真相的台灣幫派史。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大是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