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ardo專欄】第62屆葛萊美賽後分析:Billie Eilish壓倒性勝利,宣示怪宅女時代降臨

【Ricardo專欄】第62屆葛萊美賽後分析:Billie Eilish壓倒性勝利,宣示怪宅女時代降臨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如之前眾多媒體及專家所預測的,2020年第62屆葛萊美獎最大贏家當屬怪奇比莉(Billie Eilish)一舉勇奪五項大獎成為當晚最風光的藝人。回顧過去與揮別逝去親友,展望未來十年,在此時代交接之際,更顯這一個具有歷史傳承與客觀公正獎項的重要性。

一如之前眾多媒體及專家所預測的,2020年第62屆葛萊美獎最大贏家當屬怪奇比莉(Billie Eilish)一舉勇奪「年度最佳唱片」、「年度最佳專輯」、「年度最佳歌曲」、「年度最佳新人」及「年度最佳流行演唱專輯」等五項大獎成為當晚最風光的藝人。

而僅次在後的則是麗珠(Lizzo)拿下「年度最佳流行獨唱」(Best Pop Solo Performance)、「年度最佳傳統節奏藍調演唱」(Best Traditional R&B Performance)及「年度最佳當代都會專輯」(Best Urban Contemporary Album)等三項大獎,但同時只要該獎項有怪奇比莉被提名的地方,麗珠就會敗北。

顯然怪奇比莉是以壓倒性的全面大勝搶盡鋒頭,並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得獎歌手,而說起來,史上能以新人之姿同時又能摘下葛萊美四項大獎這種傲人成績的,大概只有在1981年同樣以新人之姿的男歌手Christopher Cross靠著電影《二八佳人花公子》及同名主題曲〈Arthur's Theme(The Best That You Can Do)〉跟暢銷歌曲〈Sailing〉風光的拿下四滿貫成績。

RTX7CGQO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只不過流行歌壇變化無常,十幾年前還是如艾薇兒(Avril Lavigne)、女神卡卡(Lady Gaga)、夏奇拉(Shakira)這類街頭女孩、辣女郎的天下,然而十年後就已經換成是像怪奇比莉這類以作怪、喜歡穿睡衣反時尚的怪宅女當道。

也因此會有樂迷不禁要問這是否是怪奇比莉歌唱事業的最高峰?正如三十年前的Christopher Cross,他日後的歌唱事業就一直不如預期的好,甚至每況愈下。反倒是另一個小小隱藏版焦點是怪奇比莉的哥哥Finneas以同張獲獎專輯獨自摘下「非古典類年度製作人」獎項,似乎已間接說明他們兄妹倆在未來歌壇的事業發展勢必要攜手合作才有其持久的發展。

由於典禮當天稍早發生了NBA退休職籃明星柯比布萊恩(Kobe Bryant)直升機墜毀意外事件,使得整個頒獎典禮焦點轉移變成幾乎都是藝人在為柯比布萊恩的早逝而哀悼,也使得原本安排向王子致敬的橋段或應該歡樂的時刻都蒙上一層悲傷的氣氛。

RTX7CBRJ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但事實上,不知有讀者是否發現,這幾年葛萊美獎因應時代潮流的變化及產業的衝擊,早已低調地做了許多改變,像是取消原本以性別區分的男女獎項而改以單曲、專輯、獨唱、雙人組的方式評比。並於近兩三年因應時代趨勢開始接受數位串流的銷售數字做為提名資格的審查依據。

但若說葛萊美獎的流行獎項大致底定,但除了流行獎項外,其餘類別如電子音樂、節奏藍調、嘻哈音樂、爵士樂等等都仍有其他值得關注的項目,例如在舞曲/電子音樂類型,自九零年代崛起的經典樂團化學兄弟(The Chemical Brothers)又一舉囊括電子音樂類「年度最佳舞曲錄音」及「年度最佳舞曲/電音專輯」兩項大獎,再次證明薑還是老的辣。

搖滾類型中,藍調搖滾新秀Gary Clark Jr.在去年推出的專輯《This Land》頗受好評,果不其然在這屆得到「年度最佳搖滾演出」及「年度最佳歌曲」兩項榮耀大放異彩,看得出美國錄音學院持續有在關注已經低迷許多年的藍調搖滾音樂的傳承。

反倒是最受搖滾樂迷關心的「年度最佳另類音樂專輯」(Best Alternative Music Album)可說是各方好手暗自較勁的場域,因為包括電台司令樂團主唱湯姆約克(Thom Yorke)、獨立民謠團體Bon Iver、另類樂團Big Thief、Vampire Weekend及獨立電音好手詹姆士布雷克(James Blake)去年都有相當優秀的作品出現,雖說最後被Vampire Weekend搶下專輯大獎,但單若與過去他們自身歷年的專輯相比,並不是最佳的作品。

在節奏藍調及嘻哈饒舌部分,典禮上麗珠現場演唱一首獻給柯比布萊恩的歌曲,而Lil Nas X在柯比布萊恩球衣旁邊演唱了〈Old Town Road〉都讓當天現場氣氛瀰漫著哀傷情緒,不過在類型獎項上各方人馬仍毫不客氣的相互較勁著,「年度最佳節奏藍調演出」及「年度最佳節奏藍調專輯」由新生代實力好手Anderson .Paak聯袂歌手兼製作人的André 3000奪得稱得上是實至名歸。

「年度最佳節奏藍調歌曲」由作曲人PJ Morton 及JoJo聯手摘下自是不在話下。相對於嘻哈饒舌類型,局勢就顯得有點各家分歧,不過至少最後「年度最佳饒舌專輯」由Tyler, The Creator以去年受各方媒體評論界一致好評的《IGOR》奪下確實同樣是以實力硬碰硬產生下的結果。

至於其他如「年度最佳鄉村專輯」、「年度最佳爵士樂專輯」分別由女歌手Tanya Tucker及學院派出身的Esperanza Spalding獲得,再次顯現美國錄音學院其實非常注意整個產業界在商業銷售成績上、學界與品質實力各方面考量的平衡。

其他相對較為小眾的類型項目因篇幅關係暫略過不提。已經主持過數屆典禮的女歌手艾莉西亞凱斯(Alicia Keys)亦是典禮上相當稱職而美麗的主持人,不過若以葛萊美獎的核心意義而言,每一年為美國音樂產業論功行賞的風光典禮或許才是葛萊美獎真正的功能。

RTX7CCKC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回顧過去與揮別逝去親友,展望未來十年,在此時代交接之際,更顯這一個具有歷史傳承與客觀公正獎項的重要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