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西非嚴重的伊波拉病毒感染,推動了治療方法急速發展

2014年西非嚴重的伊波拉病毒感染,推動了治療方法急速發展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社區要贏得勝利,必須在疾病擴散以前,先隔離最初幾名病患;人類要贏得這場與病毒的戰爭,必須在病毒於全球各地取得立足地之前,先發展出有效的療法和疫苗。

當然,由於生物科技的革命,科學家現今已有能力人工合成所需的抗體,「ZMapp」製劑便是由3種針對伊波拉病毒的單株抗體所組成。ZMapp在2014年夏天幾乎成為傳奇,當時美國傳教士醫師布蘭特利(Kent Brantly)在賴比瑞亞感染了伊波拉病毒,成為接受ZMapp療法的第一人。媒體報導指出,布蘭特利在第一次接受注射治療時病情還十分嚴重,但注射之後迅速改善,隔天就能起床淋浴。布蘭特利接受ZMapp療法時,ZMapp製劑只夠10幾次的療程(注射3次為一個療程),幾星期後製劑就用完了。

伊波拉疫情爆發時,ZMapp還在研發階段早期,正在進行動物試驗,尚未開始量產。藥廠從那時起就加速腳步,希望於2015年第一季就能在西非展開臨床試驗。不過,即使證明藥物有效,現今以及近期未來,ZMapp的產量還是供不應求。

目前各國還未投入資金試圖找出伊波拉的解毒劑,萬一它成為生化武器,醫師也沒有足夠的藥物可以救人。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和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NIAID)的科學家,研發複合抗體療法,之後把專利轉給麥普藥廠,倚賴肯塔基生物加工生技公司利用基因改造的菸草生產抗體。肯塔基生物加工生技公司每一次製程可以生產足夠17~25次療程所需的抗體,菸草生長需要12個星期,之後生技加工則需要數個星期。

所有努力都是為了大幅增加ZMapp製劑的量產。美國政府根據其公共衛生突發事件管轄權,考慮引進另一家生產商,如此一來可增加ZMapp產量達4~5倍。此外,研究人員正利用人類以外的靈長類動物進行研究,希望確認一次療程所需的注射次數與劑量,並期待能減少劑量,以擴大供給範圍。

本文獲《科學人雜誌》、《科學人粉絲團》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