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四快成功分離病毒株,但台灣目前仍像一盤散沙

全球第四快成功分離病毒株,但台灣目前仍像一盤散沙
photo credit: REUTERS/Kenny Katombe/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召集人清華大學教授李家維表示,台灣從純化病毒,後續疫苗研究都有豐碩成果,籲請成立研究小組,統籌後續藥物、疫苗研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20/2/10更新編按)

編按:李家維教授當天記者會中,代表參與討論的產官學專家對政府發出呼籲,「不曾見過如此結合的產官學那麼熱烈無私的討論,但是最後大家都搖頭。我們像一盤散沙,儘管帶著過去研究實力、現在的熱誠,但是沒有組織者、沒有領導者⋯⋯多希望政府在這週之內成立真正研究小組,由這個行業專家代表,因為有太多事情需要協調,分離出來的病毒給誰、誰優先取得、將來誰負責做抗體、誰負責合成藥物等等,都需要分工合作,這個組織的建立才是學界力量真正推動的基礎。」

與會的台積電慈善基金會董事長張淑芬則是指出,專業裡的教授與專家們沒有忘記人民的需要,但她也認知到,這些專家們有點像是一盤散沙各做各的,沒有放在一起,當天的討論會則是扮演了彙整的角色,而接下來則是需要一個具有權力的角色——領導者,快速地給予經費、帶領統籌研究成果,協助發展出對抗新興疾病的成果。

「我們像一盤散沙,縱使有過去無比豐碩成果和熱情,卻缺乏組織和領導者,專家會議呼籲,政府盡快成立研究小組。」力抗武漢肺炎(2019新型冠狀病毒),日前包含中研院、國衛院等產官學界等科學家齊聚,研擬科學抗疫相關對策。

召集人清華大學教授李家維表示,台灣從純化病毒,後續疫苗研究都有豐碩成果,籲請成立研究小組,統籌後續藥物、疫苗研發。

台灣成功分離病毒株,有利檢測、治療開發

位居全球第四快,台大醫學院率先成功分離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針對這項成就重要性,台大副校長張上淳表示,對於後續病原探討,病毒與人類細胞的互動,對免疫的影響,如何快速診斷、治療等都有很大的幫助,病毒株研究目前都在疾管署管制下與學界合作,確保安全無虞。

b524f641bef2b3c31e1b0e3e6ff24272_(1)
Photo Credit:健康醫療網
力抗武漢肺炎(2019新型冠狀病毒),日前包含中研院、國衛院等產官學界等科學家齊聚,研擬科學抗疫相關對策。召集人清華大學教授李家維表示,台灣從純化病毒,後續疫苗研究都有豐碩成果,籲請成立研究小組,統籌後續藥物、疫苗研發。(圖片翻拍至影片)

檢疫部分,國衛院副院長司徒康惠提到,快速、方便檢測的試劑,需要可以辨認病毒的單株抗體,透過在2003年SARS疫情間,國防醫學院預防研究所和國衛院合作,產製一批的單株抗體,從中挑選可高度辨識SARS的單株抗體,將利用分離出來的病毒株,來驗證快速篩檢的試劑。

疫苗研發是長久戰,不寄望別國,台灣已啟動

針對疫苗研發,中央研究院基因體研究中心研究員馬徹提到,疫苗是預防病毒最好的方式。但傳統流感病毒去活化方式製作新型武漢病毒疫苗似乎不太可能,較可能是針對病毒表面的醣蛋白來開發疫苗。

他也強調,疫苗是施打健康人體,安全性很重要,因此美國是過訊息RNA製作疫苗,可能3個月內可以臨床實驗,最快3年後才可以用,是長期抗戰,民眾別誤以為疫苗能馬上有。

本土疫苗廠則回應,春節時已經啟動,要找出候選疫苗。

台灣可製抗病毒馬血清,治療緊急、重症案例

由於疫苗費時,在藥物研發方面,司徒康惠提到抗病毒的馬血清,是救命的替代方式。國衛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研究員劉士任說明,台灣已有抗蛇毒血清技術,可用來生產抗病毒血清,但並不是傳統藥物,驗證若可行,將來用作重症、緊急醫療時使用。

國衛院生技與藥物研究所研究員徐祖安則進一步表示,老藥新用是另一個尋找藥物的方法,SARS、MERS和武漢肺炎都是冠狀病毒引起,三者基因相似度近8成,已有一類抗愛滋病毒的藥物,在SARS、MERS動物實驗效果良好,也有單獨人類治療個案報導。他認為,要測試該藥物與其他藥品的組合效果,根據癌症雞尾酒療法的重要性,「我們不只要找一個藥物,而是要找到一組可以合併使用加成療法的藥物。」

李家維說,這類藥物,政府已經去接洽,台灣有能力人工合成,研發疫苗、藥物都如此,不能仰望其他國家,他國一定都會自己先用,有剩才會給台灣。

他也強調,「我們像一盤散沙,缺乏組織和領導者,專家會議呼籲,政府盡快成立研究小組,是學界推動研發的基礎。這是一場和時間賽跑的挑戰。」

本文經健康醫療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