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島耕作:不多方討好也不說謊,這應該就是在組織裡生存裡最重要的事

專訪島耕作:不多方討好也不說謊,這應該就是在組織裡生存裡最重要的事
Photo Credit: Kenshi Hirokare/講談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回我們相當榮幸獲得越洋採訪島耕作的機會,島先生的回答十分認真,不過談到到訪台灣時留下的印象,倒是給出了一個出乎意外的答案。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字:島耕作|筆訪:犁客

我們認識島耕作時,他剛升上公司的課長,他是一個剛從青年時代步入前中年期、任職日本大型商社、努力工作男子的典型,得面對家庭和職場的問題,得處理感情和人際的關係。島耕作幾乎是某段時期日本上班族的代表——當然,不是每個上班族都會面對與島耕作相同的際遇,但大家都很容易在島耕作的某段經歷裡找到共鳴。

當了課長之後,島耕作既沒有變成日本傳統企業裡常見的「萬年課長」,但也沒有一路平步青雲地升官,他的個性尚算隨和、不難相處,問題是他不喜歡依附派系,這使得他在講究組織、團體的日本企業裡,成為一個有點怪異的存在。

奇妙的是,這樣的島耕作逐漸在企業裡走出了自己的路子。他不是大聲疾呼的激進改革者,但一直扎實地前進。我們看著他慢慢走向高層,也看著他對職場、人情義理、國際情勢及各個專業領域的眼光與胸襟越來越開闊。

這回我們相當榮幸獲得越洋採訪島耕作的機會,島先生的回答十分認真,不過談到到訪台灣時留下的印象,倒是給出了一個出乎意外的答案。

以下就是我們的專訪。

  • 問:島先生在職場生涯當中面對過相當多不同專業領域,每回接受新的職務及合作時,島先生大多很配合公司決策,您認為這是日本人的民族特性、初芝的企業文化傳統、或者您個人的個性?如果並不樂意接受,您會如何調適心情或自我說服?

答:我認為有需要通才的部門也有需要專才的部門,開發或研究方面絕對就需要專才。不過,一般的業務或營銷就需要通才。兩種人才都有其必要性不是嗎?

我待在公司這段時間異動到各種部門過(註:島耕作截至目前為止的職業生涯,也曾經被調往相關公司,也就是所謂的「降職」),這在日本企業中是經常發生的事。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的好處就是,在該領域會變得非常強。但也有壞處,待在同樣的部門就會讓自己想要成長的心情或動機下降,變得停滯。像TECOT(註:島耕作就任第一任社長時的公司名稱,母體是舊初芝電產等幾家公司。在LOGO的呈現上,最後一個字母T,很有巧思的為上下顛倒。)這種大公司,只有了解自己專業領域以外的事情,才能夠知曉公司的整體樣貌。雖然要從研究開發的領域跨到業務相關工作不太可能,但經過某種程度的調動來掌握公司的整體狀態,我認為在升職或管理方面是很重要的。

也許是因為我個性積極,在異動後的單位也會理所當然的全力工作。就結果來看,我真的很幸運。

  • 問:島先生認為企業內的派系文化有哪些缺點,或者哪些優點?島先生曾認為自己不依附派系,不過就算自己不選,別人也會認定您的派系,最後甚至您可能就成為一個派系;您認為日本企業、甚至全世界的企業,「派系」是可能消失的嗎?

答:儘管員工的工作方式也有改變,但在TECOT這樣的大企業,派系卻也沒有變少。前陣子我要退下會長職務、而(部下)國分要退下社長職務之時,某董事派系的人馬就詢問我,讓他(那位董事)擔任社長如何?我在最後,決定下任社長選用不屬於任何派系的年輕執行董事。不過聽說在董事會,對新社長相當的反感。(註:因為選擇了比原本被認為是下期社長有力人選的董事階層,更低一個階級的年輕人為新社長。)而這個狀態自然也會在公司內延續一陣子。

但也能看到業界內有新的動作,日本企業之間,有人增加了獨立董事(註:以強化某企業董事會的監督機能為目的,選擇與公司最高權限者的代表董事等人沒有直接利害關係、獨立的專家或經營者等為董事。)、或是找來專業經理人(註:指稱在多個公司下掛上經營者頭銜者的俗語,一般來說,指的是從公司外部招聘「雇傭社長」——也就是獵人頭——來擔任經營高層。不僅能跳脫創業家等所有人一家世襲所產生的家族企業經營、因為老員工的年功序列而內部晉升這種舊有的人事慣例——日本式經營,採用公司外經營經驗豐富的專業經理人除了能改善公司的財務,還能委託他們在各方面進行公司內部的變革。也能看到許多從其他產業轉職的人。)結果,過去所謂的派系效果消失了。我個人比起想要出人頭地這件事,更重視眼前的工作和人際關係,是懷抱信念來行動的。這是從我尊敬的主管中澤喜一(註:島耕作任職公司舊名「初芝電產」,中澤曾任社長,既有能力又有人望,無派無系的一路升到社長之位。)身上學到的,就算沒有想進入派系的想法,也要重視人際關係。不多方討好也不說謊,這應該就是在組織裡生存裡最重要的事。

  • 問:島先生在幾次演講中提到企業的「社會責任」,而這個「社會責任」並不完全與企業本身的產品有關,還包括關於人道關懷等等;您認為私人企業的「社會責任」何來?應該如何善盡「社會責任」?

答:我認為不能只考慮自家公司的利益,也必須帶給企業周邊利益。

其中一個方式就是創造雇傭機會,將公司獲利後的餘力貢獻給地方。舉例來說,也有在該地區創辦學校的公司。雖然是很困難的事,但從根本來看,企業必須思考如何讓自己所在地區的當地人覺得有此企業存在是好的。

進軍海外時也不能只以自己公司的利益為中心,應該同時思考自己的利益和那個國家、土地的利益。必須先給予對方國家利益,然後自己也能獲得利益。

  • 問:島先生有閱讀習慣嗎?在商業領域當中,是否有您尊敬或喜歡的作者或啟發您的作品?除了商業領域,您還喜歡閱讀其他類型的書嗎?有影響您很大的作者或作品嗎?

答:是的,我經常看書。因為我不是那種只看推理小說的「文藝青年」,閱讀種類非常多樣化。特別喜歡能了解社會或公司全體樣貌的書籍,最近因為立場的關係,也會看看經濟同友會的會報或經團連(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的書等等。(註:島耕作現在在作品中為經濟交友會的會長,這個組織是以現實中「經濟同友會」為原型的日本經營者團體。)

  • 問:電子書是未來的閱讀趨勢,您認為初芝可能投入相關的研發嗎?如果有興趣,您希望研發的重點會是什麼?

答:我認為電子書是未來的發展趨勢,在日本,電子書已經逆轉了紙本媒體。因應時代潮流才會演變成如此吧!TECOT(投入電子書相關產業的可能性)⋯⋯因為是不同領域的,沒考慮過呢。

  • 問:島先生最近到過台灣,對台灣的印象如何?在您的台灣之旅當中提到相當多對台灣各方面的觀察,請問與您先前印象差別最大的是什麼?您覺得最有趣的是什麼?以及如果請您從您的觀察心得中挑選一項給予台灣讀者建議,您會談哪件事?

答:提到拜訪台灣時候的印象嘛,就是台灣人真的很清楚日本的事情,這點有嚇到我。(註:《會長島耕作》第11集就是台灣篇。)

還有,台灣人戴的口罩很有趣,這點讓我留下印象。

日本的口罩大多是白色的,但台灣的口罩變化很多、很有趣。

日本現在,和周邊的國家:中國、北韓、韓國都處得不太好。唯一不覺得日本不好的就是台灣,所以我認為應該要珍惜台灣。日本企業要進入中國前,也很自然的會先到台灣。台灣會說日文的人也非常非常多,而且台灣菜又超級好吃呢!

本文經Readmoo閱讀最前線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