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這次可「線上」參與WHO武漢肺炎專家論壇,SARS疫情時曾「親臨」會議

台灣這次可「線上」參與WHO武漢肺炎專家論壇,SARS疫情時曾「親臨」會議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界衛生組織(WHO)下週將在日內瓦舉辦武漢肺炎的全球專家論壇,屆時,台灣將有機會以「線上」方式參與。回首SARS的經驗,台灣曾視訊參與WHO的SARS會議,也曾親臨現場,甚至發言分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20年2月9日15:15更新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回應|更新:李修慧;核稿:楊之瑜)

世界衛生組織(WHO)下週將在日內瓦舉辦武漢肺炎的全球專家論壇,屆時,台灣將有機會以「線上」方式參與。回首SARS的經驗,2003年台灣也曾被WHO拒於門外,無法獲得第一手資料,但2003年5月,因為醫院群聚感染失控,獲得視訊參與WHO的機會,2003年6月,台灣則因為陽明醫院感染控制得當,時任疾病管制署局局長受邀「當面」參與WHO的全球抗SARS會議。

WHO將舉辦武漢肺炎論壇,台灣以「線上」方式參加

(中央社)WHO為加快應對武漢肺炎研究,下週將邀全球400位專家人士舉辦一場論壇,並透露屆時台灣將會以「線上」方式參加,但台灣正爭取更大參與。

世衛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世衛公共衛生緊急計畫執行主任萊恩(Michael Ryan)及世衛新興疾病部門官員范科霍芙(Maria Van Kerkhove)8日下午舉行2019新型冠狀病毒記者會,說明最新疫情狀況。

會中有記者提問,關於下週2月11日及12日舉行的全球研究及創新論壇是否會邀請台灣專家參與?如果會邀,請問被邀請者及人數?若邀請是否代表世衛扭轉排除台灣參與的政策,但若台灣無法參與原因為何?

萊恩並未直接回答提問,也未證實是否已邀請台灣專家,只說全球約有400位專家人士參與這場論壇,但很多合作夥伴因來自高風險區所以不會親自到日內瓦現場,屆時會有台灣的專家夥伴以「線上」(Online)方式參加,也有中國其他專家「線上」參與, 相信他們能高度參與並在討論時做出貢獻。

他再度重申,世衛與台灣一直有技術聯繫,包括與台灣官員及公衛連絡窗口,針對任何疑似案例溝通合作,台灣也與中國的合作夥伴及歐洲疾病控制中心聯繫,保證世衛與台灣之間有充分(Full)技術合作。

萊恩講完後轉向身旁的譚德塞說,「你可能想要講幾句,我知道你有其他討論」。但譚德塞說,「不,這就夠了」。

從萊恩所言,似乎顯示世衛有意讓台灣參與疫情會議及活動,他8日雖表示台灣以「線上」參與,但因為這場論壇由世衛主辦意義不一樣,截至此刻,台灣與相關各方正努力爭取更大參與。

世衛這場全球研究和創新論壇,主要是希望動員國際社會針對新型冠狀病毒採取行動。邀請科學家、公共衛生機構、衛生部門以及研究機構等,商討疫苗、療法和診斷工具開發等議題。

8日下午在世衛執行委員會一連6天會議落幕之際,譚德塞致詞表示,世衛工作重點是做好充分準備,與各國合作應對疫情。而團結合作、透明及正確建議是戰勝病毒的關鍵。

不過,台灣時間9日下午2時,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會中心執行官周志浩在記者會上回應,當然會努力爭取與會,但現在也還在努力中,如果真的不能與會,會用電話或視訊會議參與。他也強調,我方已經準備好專家來參與這個會議。

2003年SARS疫情:台灣曾「線上」參與,也曾「親臨」WHO會議

2003年SARS在台灣爆發,台灣也曾被WHO拒絕,5月因和平醫院等出現醫院群聚感染,才有機會透過視訊參與WHO會議。但6月,台灣即因陽明醫院感染控制得當,獲邀親自至WHO的SARS會議分享經驗。

《端傳媒》報導,2003年3月14日,台灣就確認首樁SARS病例,最初,WHO甚至並未積極回應台灣的疫情通報,三天後才決定採取彈性策略,讓台灣以「中國台灣省」的名義,由台灣疾病管制局每日用電子郵件向WHO報告最新疫情。

疾病管制局局長蘇益仁回憶,當時台灣被拒於WHO之外,對防疫工作造成很多麻煩。「SARS期間和平醫院的問題,WHO必須負一半的責任。4月時和平醫院曹姓婦人的病例用舊的標準(有無到過疫區)判定,但其實當時他們已經更新。我們檢查出確定她是冠狀病毒,但WHO並沒有以實驗室檢驗結果當作通報病例,所以曹姓婦人沒有第一時間被判定為SARS個案。」

綜合《端傳媒》《蘋果日報》報導,直到國內相繼爆發和平醫院和高雄長庚醫院SARS群聚感染事件,WHO認為事態嚴重,才終於在2003年5月4日的大型的國際專家會議中,讓蘇益仁與陳建仁視訊參與。

蘇益仁回憶,「2003年5月4日,我跟現任副總統陳建仁第一次參加SARS會議,當時得到很多SARS疫情資料,這才讓我們省下很多力氣,因為前面只能以一種實驗性的方式嘗試,像是如何訂定隔離措施(有效的隔離措施很重要,不然會涉及到人權問題),然後也可以避免浪費不必要的醫療資源。」

《公視》報導,不過,2003年6月16日在馬來西亞召開的全球SARS會議時,蘇益仁就能代表台灣「實際」參與。根據2003年衛生署(現改制為衛福部)的新聞稿,雖然當時我國第一次收到的邀請函是由第三地轉發,但經過反應,在會議前已接獲該WHO直接由日內瓦總部以電子郵件傳送之邀請函。

《自由時報》報導,6月馬來西亞的會議上,蘇益仁雖然無法在大會上提出正式報告,但能在分組的專業會議上發言。《聯合報》報導,6月4日陽明醫院確診SARS個案,但有別於爆發群聚感染的和平醫院及高雄長庚醫院,這次感染控管處理得當,時蘇益仁當時在WHO分組發言上,就是分享陽明醫院的感染管控經驗。

不過《自由時報》也提到,蘇益仁當時曾向記者表示,那次會議許多國家雖然表面上沒有明顯支持台灣的動作,私底下卻想「藉著台灣使力」, 讓中國的疫情更加明朗化。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修慧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