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工作者與民意代表的差別:我們真的想找解方,他們希望越亂越好

環境工作者與民意代表的差別:我們真的想找解方,他們希望越亂越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你們的違法,就是他們利益的所在,當你關說的時候,他們就來一邊罵地方政府,另一方面留一個人情給你,你們不會真的可以合法,因為他們就是想故意找一條繼續違法的路給你們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吳其融(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

2019年5月立法院審議處理違章工廠的「工廠輔導法」。本會負責這項專案的吳其融(小胖)在臉書上寫下這篇文章,引起了不少迴響。除了對違章工廠的關注外,也帶領公眾深入了解地球公民在議題露出背後的努力,讓更多人們了解環保團體的「倡議」是怎麼做的?

我在一個民間團體工作,它的名字叫作地球公民基金會,是一個大家所熟知的環保團體。

但是自從到地球公民基金會工作後,我們並不是完全站在純環保的立場談事情,我們去研究、比對以及倡議這問題的解決途徑,也甚至實際比較工業土地的課題。

在2016年11月召開記者會,相關訴求中也要求政府應該提供只租不售的工業土地,我們也要求那些炒作卻閒置不用的工業土地,政府應該介入處理。

這件事情這個國家有回應了,要求只租不售的工業土地比例提高,甚至為此通過產創條例要求閒置不用的工業土地強制拍賣。

在比對完日本中小企業為解決住家、工廠混在一起問題的解決策略,日本公害防止事業團針對規模小、財務不足以及設備須提升三個環節進行協助,而在財務部分,透過規模的整合以及協同組合方式,進行低利長期的集體信用貸款,於是,我們也要求政府透過要求廠商組成協會的方式,進行連帶地財務擔保,政府雖然處理得完全與我們預期落差甚大,但透過違章廠房以及相關土地擔保,而能有借貸的優惠利率。

在跟政府攻防的時候,我們不斷提出中小企業用地問題,需要中小企業以協會方式共同開發,並且優先利用過大坵塊(0.25公頃)閒置的工業土地,而這需要優先遷廠的方針訂定,但政府沒有採納。

我也能清楚,違章工廠背後一大票的人,都在等著炒作土地,於是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甚至會因為違章工廠的軟土深掘,到時候掉票,而不予採納。

但是我要問這些違章工廠的業者,你所喜愛的那些民意代表,有誰像我們那樣,為你們爭取過這些事情?

拍謝,都沒,永遠就是要來跟整個公務機關對著幹,幹工業局沒擔當,幹農委會農地管太嚴,幹內政部土地規劃沒全部都工業土地。

為甚麼他們要這樣?

因為你們的違法,就是他們利益的所在,當你關說的時候,他們就來一邊罵地方政府,另一方面留一個人情給你,你們不會真的可以合法,他們才有利益。

但是真的找出一條合理的路,拍謝,他們就是故意找一條繼續違法的路給你們走,繼續來幹政府、幹國家,越亂越好。

彰化農地違建再現 環團檢舉籲即拆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民間團體跟這幾年的中央政府沒欠你們什麼了,作為一個民間團體的工作者,我捫心自問,我沒欠你們什麼了。

你們要繼續相信那種立委,我隨便你們,但是我們人要有原則,法律是啥,法律就是一個國家裡面,這麼多人一個溝通以及彼此要求遵守的最基本原則,我到民間團體做工作,還是我繼續從事農業工作,我都要求我們人做事要有格,要有原則,我不相信做工業就要不講原則,不講格。

這麼久以來,我就是期望這個國家正常一點,不要所有事情變成是民意代表鼓吹人違法,甚至自己的各個樁腳帶頭違法,然後再叫人進去工作,那群人就要當火牛陣。

我們不欠你們任何事情,這個國家若是不追求公理與正義,事情是走不下去,我願意繼續跟你們溝通,我相信民主的社會,是用溝通的,不是靠選舉服務的。

延伸閱讀

本文經地球公民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