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如何藉「武漢肺炎」爭奪專利與全球藥物市場獨佔地位?

中國如何藉「武漢肺炎」爭奪專利與全球藥物市場獨佔地位?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次新型冠狀病毒,倒是首見一個國家,將國家的危機作為轉機,以國家的力量主動取得專利,或至少與原廠可競爭的地位,爭取全球疫病爆發時,較有利的談判地位。瑞德韋西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專利發展,原廠與中國的關係、中國的後續態度,非常值得密切觀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郭又菁(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智慧財產權法學碩士)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與「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國家應急防控藥物工程技術研究中心」聯合聲明,其對抗新型冠狀病毒的重大科研進展,將治療伊波拉(Ebola)病毒感染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用於治療2019新型冠狀病毒,有「重大進展」,相關研究成果以“Remdesivir and chloroquine effectively inhibit the recently emerged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in vitro”(《瑞德西韋和磷酸氯喹能在體外有效抑制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為題發表在中國自主智慧財產權的國際知名學術期刊Cell Research(《細胞研究》)上;並於2020年1月21日申請中國發明專利「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將通過PCT(專利合作公約)途徑進入全球主要國家。

要瞭解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宣稱,首先要了解:「瑞德西韋」(Remdesivir)是甚麼?「藥物用途」可以申請專利嗎?「專利合作公約(PCT)」是什麼?

一、「瑞德西韋」(Remdesivir)是什麼?

瑞德西韋(Remdesivir),是美國一家上市的大型生物製藥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1]所研發,用於治療伊波拉病毒感染的藥物。Gilead是NASDAQ生物科技指數成分股,創立於1987年6月,與動輒有百年歷史的美國老牌藥廠輝瑞(Pfizer)、默克(Merck & Co., Inc.)相比,是一個相對非常年輕的製藥公司。Gilead主要生產和研發針對愛滋病、B型肝炎、C型肝炎和各類傳染病的藥物[2]。

依據Gilead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2018年度報告(10-K Form AnnuaReport),瑞德西韋(Remdesivir)是一種正在進行臨床實驗第二期(Phase II Clinical Trial)的藥物,評估其治療伊波拉病毒(Ebola)感染的效果。Gilead就治療伊波拉病毒所申請的美國專利,最早是在2015年10月29日申請,2017年8月8日核准 (US 9724360 B2)。美國藥物研究及製造商協會(Pharmaceutical Research and Manufacturers of America, “PhRMA”) 早有統計指出,從發現可能有效的化合物(discovering candidate composition)到美國FDA核准,需要10年到15年,每種新藥的平均研發費用是12億美元,平均總體花費是26億美元。在FDA核准前需要經過第1、2、3期臨床試驗;核准後還要經過第4期臨床試驗。

二、中國可以申請專利嗎?

既然原廠Gilead已就瑞德西韋(Remdesivir)申請專利,中國還能申請瑞德西韋(Remdesivir)治療武漢病毒的方法專利嗎? 專利法的發明類型可幫助我們釐清。

藥品發明涵跨三種類型:物的發明(藥品化合物)、方法發明(治療某種疾病的方法)、用途發明。以應用、使用或用途為申請標的的「用途發明」較特別,包括了「已知物質新用途」、「新物質用途」,視同方法發明。例如「一種化合物A作為治療A病之用途」,視為「一種使用化合物A的方法」,如使用來治療B病,則視為「另」一種方法,在符合專利適格性的前提下,治療A病方法、治療B病方法是兩種不同的方法,均可申請專利,至於其是否符合新穎性、進步性、產業利用性等專利要件的檢驗,則由各國審查機構依據該國專利規定進行審查判斷[3]。

Gilead原廠的瑞德西韋(Remdesivir)專利US 9724360 B2涵蓋了瑞德西韋的化學物質式(物之發明),利用瑞德西韋治療伊波拉病毒感染的方法(方法發明),並揭露了製備瑞德西韋的方法。但Gilead並未就「利用瑞德西韋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方法」申請專利。由於Gilead專利並未包括「治療冠狀病毒的方法」。如有任何人發明「利用瑞德西韋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方法」,則視為不同的方法,可以申請專利。

三、中國忙於防疫,為什麼要搶先發表、申請專利?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忙於防疫的當下,為什麼還要搶先發表、申請專利?爬梳相關資料脈絡及論文後,可發現這極有可能是中國主動編排的一場大戲,這場大戲以防疫為名,目的在爭奪專利與全球藥物市場獨佔地位。

我們可以由百年藥廠輝瑞(Pfizer)的暢銷藥物「威而剛」(Viagra)的專利大戰得到一些啟示。輝瑞就「威而剛」的活性成份 「sildenafil citrate」早在1990年代已取得化學物質專利(物的專利),取得市場獨佔性,該化學物質專利在2011年到期,到期後,輝瑞不再受專利排他性的保護,其他藥廠便可製造學名藥,進入市場。

在專利到期前,輝瑞2001年就「"sildenafil citrate"用於治療男性性功能障礙的方法」申請「方法專利」(與物之專利不同),該治療性功能障礙的方法專利在2002年10月22日公告,就在公告同一天,輝瑞旋即對製造學名藥的葛蘭素史克藥廠(GlaxoSmithKline, “GSK”)、拜耳藥廠(Bayer AG)、禮來藥廠(Eli Lilly and Company)提出專利侵權訴訟,造成學名藥製造商進入市場的障礙。輝瑞也就「"sildenafil citrate"用於孩童肺動脈高壓的方法」申請又另一個「方法專利」,總體而言,原廠對威而剛可享有專利排他性直到2020年4月。

中國為什麼要搶先發表、申請專利呢?倘若中國就「利用瑞德西韋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方法」取得方法專利,其與原廠Gilead「利用瑞德西韋治療伊波拉病毒的方法」,是兩個不同方法專利,原廠Gilead即便就瑞德西韋化合物享有物之專利,亦無法使用瑞德西韋來治療冠狀病毒。屆時,中國將就利用瑞德西韋治療新型冠狀病毒,取得專利排他性、進一步在疫情全球感染的當下,取得市場的獨占地位。

這也可以由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聲明:「如果國外相關企業(就是Gilead)有意向為我國疫情防控做出貢獻,我們雙方一致同意在國家需要的情況下,暫不要求實施專利所主張的權利,希望和國外製藥公司共同協作為疫情防控盡綿薄之力。」,暗指:藉由申請專利,中國將成為原廠的競爭者(rival claimant) ,中國的專利保護不比美國原廠Gilead差,請原廠Gilead讓一讓,由市場角度出發,大家共享防疫創造出來的藥品市場。

四、日期的意義

在專利申請實務上,日期有絕對的重要性。中國想要成為美國原廠Gilead的專利競爭者(rival claimant),還必須在專利申請日期、研究成果發表日期上搶先,以確保其發明專利的「新穎性」。武漢病毒研究所宣稱,該研究成果以“Remdesivir and chloroquine effectively inhibit the recently emerged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in vitro”(《瑞德西韋和磷酸氯喹能在體外有效抑制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為題發表在中國自主智慧財產權的國際知名學術期刊Cell Research(《細胞研究》)上;並於2020年1月21日申請中國發明專利。

新穎性(novelty),指發明在專利申請前未被公開,並未形成公知或公用之技術。依據美國專利改革法(Leahy–Smith America Invents Act,”AIA”)第102條有關新穎性的規定,專利新穎性以「申請日」為主。中國在2020年1月21日申請中國發明專利,並將通過專利合作條約(Patent Cooperation Treaty,PCT)(中國作為締約國、中國知識產權局作為受理局),途徑進入全球主要國家。專利合作條約第11條規定:「受理局應以收到國際申請之日作為國際申請日」, PCT專利申請人可將該PCT專利指定進入其他PCT締約國,以該國際申請日為新穎性判斷的基準日[4]。在該國際申請日「之後」才公開發表、形成公知的技術,不會影響該專利的新穎性。

shutterstock_162395921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筆者檢視武漢病毒研究所在《Cell Research》期刊發表的「Remdesivir and chloroquine effectively inhibit the recently emerged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in vitro」文獻[5],發現該文獻是一種「讀者投書」的通訊文章(Letter to Editor),並非是「原創文獻」(Original Article),投稿日期是2020年1月25日。

另一篇由美國冠狀病毒研究團隊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NEJM)的研究「First Case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6],則是原創文獻。(Original Article),發表日是2020年1月31日。

排列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相關期刊發表日、專利申請日,線索清楚浮現:

武漢病毒研究所在2020年1月21日申請PCT專利,同一年,1月25日以「讀者投書」形式在《細胞研究》發表簡短的研究(只有3頁),不需要經過同儕審查程序。《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的研究發表在1月31日,是正式研究,需要經同儕審查程序。非常清楚地,中國1月21日搶先申請專利,1月25日投稿《細胞研究》,且採用不經過同儕審查的「讀者通訊」形式,搶先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的1月31日刊登正式研究之前發表。如此,形式上,《細胞研究》與《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的文章都不會構成中國專利申請的新穎性障礙。

中國可否順利排除美國團隊的新穎性障礙,還在未定之天,因為美國團隊的文章是經過同儕審查才刊登,儘管美國團隊的刊登日在1月31日,其投稿日極有可能早於中國專利申請日的1月21日。

五、Gilead的反應呢?

Gilead的反應非常有意思。Gilead執行長稱,正與中國衛生機構合作臨床實驗,測試瑞德西韋在動物身上治療冠狀病毒相關疾病的效果[7][8]。推測Gilead欠缺臨床病例,中國疫情嚴重,恰可提供豐富病例,雙方共同開發瑞德西韋的新用途專利。

值得注意的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是"in vitro",活體之外的實驗室操作。醫學研究有in vitro、in vivo之分,in vivo常指進行於完整且存活的個體內的組織的實驗,例如臨床試驗或動物試驗。In vitro與之相反,又稱為「在玻璃裡」,指在活體之外,可控制的實驗環境中做的操作。

依據美國專利法第112條「充分揭露」規定(35 U.S.C. 112(a)),專利申請必須充分揭露資訊,使該領域通常技藝水準的人士可以據以實施、再現成果。醫藥專利,要滿足專利法的充分揭露規定,in vitro的成果尚不足夠,尚要臨床實驗、動物實驗(in vivo or animal test)揭露出藥物與治療成效之間的關聯[9]。因此,要成功地將瑞德西韋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方法申請專利,大量的臨床研究支持將會是關鍵。

六、小結

爬梳專利、研究文獻,再細讀武漢研究所的聲明,可發現在這一波武漢病毒肆虐之中,抗疫之時,中國有意地將大量臨床病例轉化為臨床研究證據,申請國際專利,與美國原廠Gilead處於競爭又合作的微妙關係。醫藥、治療方法,攸關全球人類的健康福祉,過往曾發生在禽流感肆虐時,瑞士羅氏大藥廠(F. Hoffmann-LaRoche Ltd.)生產的克流感(Tamiflu)為國際間少數可治療禽流感的藥品,因而有引用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的醫藥品強制授權(compulsory license)規定原廠以較低價格釋出藥物的爭議,原廠因享有專利而處於較有利的談判地位。

本次新型冠狀病毒,倒是首見一個國家,將國家的危機作為轉機,以國家的力量主動取得專利,或至少與原廠可競爭的地位,爭取全球疫病爆發時,較有利的談判地位。瑞德韋西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專利發展,原廠與中國的關係、中國的後續態度,非常值得密切觀察。

我國也要注意,一旦原廠與中國聯合享有治療武漢肺炎的方法專利,在中國一中原則下,我國是否會因此處於較不利的地位,以不利的條件取得藥物,這絕非我國之福。

註釋

[1] Gilead Sciences, Inc.在台灣註冊的名稱為「香港商吉立亞醫藥有限公司」(Gilead SCIENCES HONG KONG LIMITED)

[2] Gilead Sciences, Inc.在維基百科上的介紹

[3] 楊智傑,專利法,新學林出版社,2014年9月,一版一刷。經濟部智慧財產局,專利審查實務基準彙編,第二篇、第二章、何謂發明,頁2-2-2(2014年版)

[4] PCT申請人只要使用一種規定的語言在一個國家提交一件國際申請,在申請中指定要取得專利保護的國家,就產生了分別向各國提交了國家專利申請的效力。

[5] Wang et al., Remdesivir and chloroquine effectively inhibit the recently emerged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in vitro, Cell Research, last visited February 6, 2020.

[6] Holshue et al, First Case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January 31, 2020, last visited February 6, 2020.

[7] Ned Pagliarulo , Antiviral drugmakers GSK, Gilead join fight against coronavirus' spread, Biopharma Dive, last visited February 5, 2020

“Gilead, meanwhile, is working with Chinese health authorities to set up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in the country of its experimental antiviral drug remdesivir, which has shown some potential in animal studies against the related coronaviruses MERS and SARS.”

[8] Genetic Engineering and Biotechnology News, Gilead Partnering with China on Trial of Remdesivir as Coronavirus Treatment, last visited February 5, 2020

[9] Cross v. Iizuka, 753 F.2d 1040 (Fed. Cir. 1985)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