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毫不留情的病毒,我們必須拒絕情感勒索、捍衛台灣醫療

面對毫不留情的病毒,我們必須拒絕情感勒索、捍衛台灣醫療
Photo Credit:照護線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被困在中國的人固然值得同情,然而任何選擇必然伴隨相關風險。更何況,台灣有限的醫療資源根本禁不起超巨量病患湧入,付出的代價將是全台灣人的健康。

文:劉育志醫師

雖然第一班回台班機,被中國擺了一道,但是依然有人嚷嚷著「被困在中國的台灣人很可憐,政府應該不計代價接回來。」究竟該接?不該接?心理有類似糾結的人應該也不少。

讓我們先用簡單一點的狀況來討論。小銘去登山,在攀爬過程中接到颱風逼近的消息,但小銘決定繼續前進。隔沒幾天,小銘果然被狂風暴雨圍困,還不小心摔斷了腿。這時候,大家會要求直升機前往營救嗎?

當然不會,因為狂風暴雨中,直升機根本難以飛行,不該冒著犧牲全機的風險。而且,小銘已於日前接到颱風的消息,有責任盡早離開險地。

小銘的處境固然值得同情,然而熱愛登山的小銘應該有「山野無情」的體認,隨時可能摔傷、割傷、斷骨、頭破血流,這都是可預見的風險。不幸發生時,能救則救,不能救,也只能自立自強。

同樣的,前往中國經商工作應該體認中國是沒有人權的地方,任何人都可能隨時被失蹤、被自殺、被嫖娼。極權國家視人命如草芥,必然導致疫情失控。21世紀初的SARS風暴依然歷歷在目,這都是可預見的風險。台灣疾管署從2019年12月31日即施行登機檢疫,距離武漢封城有20餘天。

中國拒絕台灣派機,拒絕台灣檢疫人員介入,拒絕執行台灣的防疫程序,甚至突襲塞入染病患者。擺明是挾持台商為人質,以進行情感勒索。面臨這種狀況,台灣當然要斷然拒絕,畢竟中國藉機透過散播病毒耗損台灣醫療、製造動亂的企圖極為強烈,這種班機恐怕連機組人員都不見得可靠。

被困在中國的人固然值得同情,然而任何選擇必然伴隨相關風險,不幸發生時,沒有人能期待他人代為承擔。更何況,台灣有限的醫療資源根本禁不起超巨量病患湧入,付出的代價將是全台灣人的健康。

面對毫不留情的病毒,台灣都不見得能夠全身而退,我們必須拒絕情感勒索,捍衛台灣醫療。


在上面這篇文章刊出之後收到很多熱情迴響,有問候、有謾罵、也有人直白地稱我為「泯滅人性喪心病狂的冷血變態」。所以我得設身處地替被困在中國的人們寫一下。

請大家想像一下,你現在身在武漢,一覺醒來,政府宣布封城,腦裡浮現的念頭當然是回台灣。聽到中國願意放人,肯定欣喜若狂。

然而,中國的態度從一開始表明「台商都受到妥善照顧,過得很好」,才短短幾天就換了嘴臉突然殷殷切切積極安排準備把大家送回台灣,難道不會覺得動機很可疑嗎?

中國動用軍警動用軍警嚴禁武漢居民出城,厲行「出門打斷腿、還口打掉牙」,一個居民都不准離開,卻計畫把數以千計的居民送往台灣,你相信是出於「人道關懷」嗎?

中國選擇拒絕台灣派機,大費周章準備專機,但是大家都曉得武漢肺炎的病毒可以在物體表面存活數小時,甚至數天,處於疫區的飛機有完整消毒嗎?

在登機前,中國不仔細檢疫,上機後中國不讓乘客穿隔離衣、不給戴口罩,你肯定心裡發毛。更離譜的是,乘客中還安插染病患者。幾個小時的飛行,想來必是如坐針氈,每一口呼吸都是不安,會不會搭上飛機反而遭到感染呢?

好不容易回到台灣後,心理不免又惦記著,倘若疫情拖上幾個月,那打拼多年的公司、財產、存款會不會被中國的領導們占為己有?

有善心人士替中國辯解,「他們自己都不夠用,哪有辦法提供口罩、隔離衣給乘客?」既然不提供口罩,為何拒絕台灣派機?既然沒空檢疫,為何拒絕台灣檢疫人員參與?仔細看看滿口一家親的中共對待新疆、西藏、香港、台灣的方式,究竟誰才是「泯滅人性喪心病狂的冷血變態」?

本文經照護線上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