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武漢肺炎」總是慢半拍,《正宗哥吉拉》正是日本決策思維的最佳縮影

面對「武漢肺炎」總是慢半拍,《正宗哥吉拉》正是日本決策思維的最佳縮影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掌握了先進武器,駕駛員卻遲遲不動,等待請示長官,而長官繼續通報長官的長官,最後一層層回報到首相才能作出決定,與此同時,哥吉拉便趁亂逃走了。這正是今天日本的最佳縮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黃郁傑Jack Huang

2016年由庵野秀明導演的電影《正宗哥吉拉》(港譯《真・哥斯拉》)中,在怪獸哥吉拉(港譯「哥斯拉」)上岸時,日本防衛省(等同台灣國防部)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只先幫哥吉拉取了巨大不明生物的名字,隨後出動了阿帕契直升機試圖瞄準怪獸。儘管掌握了先進武器,駕駛員卻遲遲不動,等待請示長官,而長官繼續通報長官的長官,最後一層層回報到首相才能作出決定,與此同時,哥吉拉便趁亂逃走了。這正是今天日本的最佳縮影。

筆者日前投書〈面對武漢肺炎,日本為什麼不限制中國人入境?不是怕給中國政府難堪〉一文,主張日本政府在「口罩管制」、「封鎖邊境」及「藥物篩檢」三個問題上的消極作為,並非單純顧及中國顏面,更多是評估到即將登場的東京奧運與經濟面相。所謂的政府太大意、防疫慢半拍背後,其實有著日本文化的決策思維,本文便希望透過政府的觀點,來帶各位了解問題背後的問題。

將「標準作業流程」視為圭臬,導致政府運作模式極為緩慢

首先,筆者要澄清一個在本次肺炎之前常見的迷思──「日本可是防疫防災大國」這個論述,是建立在對日本美好想像,事實是,日本真的非常不擅長處理突發狀況。

日本政府單位及民間企業非常擅長制定標準作業流程與穩定優化,這也造就了泡沫經濟前的繁華優勢,日系生產、管理模式一直是世界其他國家政府單位、民間企業,甚至是學校機關爭相研究的主題。但在完善的標準作業流程背後的隱憂,則是面對改變毫無機動力。

從2011的東日本大地震不知道如何處理核電廠關機、2019年因為氣候轉變碰上少見的颱風登陸,一直到現今新型冠狀病毒防疫,這些需要大膽執行力的情境,日本從政府到民間團體的各級單位都處於慢半拍的狀況。

日本將「標準作業流程」視為圭臬的前提,導致政府運作模式極為緩慢,正因為民主法治社會對於一切的政策執行有一定的流程,根據日本政府公告的資訊(註1)可以看出,為了處理此次事件,日本政府所需協調的各級機關,小至地方層級會議及資訊回報、大到國會高層的資訊同整、權責劃分,甚至是外交部門需要處理國際關係,都需要花時間規劃與進行。

不可否認當中也有許多思想保守與制度腐敗的地方,想想在日本超高人氣的電視劇《派遣女醫X》(註2)中日本醫療體系都崩解六次了,但這一層層處理的方式,便是重視制度的日本在面對各種第一次的危機時,唯一的應變方法。

因為「肺炎病毒」要求員工隔離14天?對日本社會根本天方夜譚

第二個問題,便是「如果以奧運為第一要務,不正是要好好處理肺炎進行隔離檢疫嗎?」。事實是日本認為肺炎沒有那麼嚴重,更不應該因此耽誤工作。

先從社會安全角度解讀,日本政府與醫療學者對肺炎的解讀是有信心與樂觀的。根據全球資料庫網站NUMBO(註3)的數據指出,日本在醫療指數上領先世界多數國家,有著完善及優質的醫療體系,這也符合日本大眾對自家醫療的期待。

正如群馬大學教授藤井雄作指出(註4),現在的日本雖然與爆發前兩個月的中國有許多相似之處:

  1. 沒有症狀的感染者能夠自由移動
  2. 人群會被迫擠在通勤電車等狹小的高密度空間
  3. 普通人不會去醫院做感染檢查,所以直到發病前都不會察覺
  4. 大多為輕微症狀,所以多數人也不會到醫院看病

儘管有以上幾點的類似,藤井教授仍作出令人驚訝的結論──在他比較兩國醫療能力與衛生習慣後後,認為以日本的能力對疫情「不用過度恐慌」。

而從社會大眾角度解讀,對新型冠狀病毒沒有過多反應的原因,在於日本的工作倫理。讀者們或許在日劇上曾看過想要請假的上班族,被其他同事斥責沒有根性(意思為骨氣),甚至被排擠與說閒話的劇情,這其實是真實發生在日本職場中的。因為日本人從小開始灌輸不能造成他人困擾的教育,多數的日本人就算發生任何狀況也要想辦法到公司上班。例如去(2019)年的颱風,許多無法搭乘電車的員工因為這種工作倫理,被迫徒步上班。

而在對生病這件事情上也一樣,即使是傳染性嚴重的流行性感冒,某些黑心企業還是會要求員工到公司上班。對於企業與親資方的自民黨來說,因為一個致死率低於流感的「肺炎病毒」,要求員工隔離14天,對日本社會根本是天方夜譚一樣的存在。

當然,各位一定會問:「難道日本人/日本政府不看新聞,沒看到網路與國際媒體對於武漢和中國各省的新聞、影片與各種資訊嗎?難道他們不曉得WHO與各種官方數字有問題嗎?」答案是──是的,他們相信組織給的一切答案。

日本文化最美妙也最令人害怕之處,在於大和民族的從眾性。從眾心理是所有日本人從小便學會,要相信組織、相信大群體的建議及資訊。在每天有數千萬條資訊爆炸的時代,身為WHO成員國之一的日本,相信由組織提供的權威數據,毫不保留全盤接接收。

來看看根據日本政府所成立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症對策本部」於1月30日公布的資料(註5),與WHO近期更新的數據與消息(註6),日本政府所引述的內容包括:新型冠狀病毒沒有確切、足夠的數據及資料能指出傳染的媒介途徑、中國以外目前全球並未傳出死亡案例、遠低於流行感冒病毒的致死率,可以看出是完全依據WHO給的數據來判斷。

加上目前日本當地的感染者大多為輕微症狀,有的感染者甚至已經病情好轉、出院,因此日本政府在依據WHO的數據下便可以合理認為,與現有的其他病狀相比,新型冠狀病毒的威脅較小,無需過度的恐慌。

眼下,日本媒體依然在天天報導口罩現場缺貨、網路天價、觀光客掃貨,連日本醫生都提出部分醫療資源可能缺貨的警告,但日本政府仍以緩慢與穩定民心的態度作為處理。讓我想到庵野秀明導演於2016年執導的《正宗哥吉拉》,描述日本政府在知悉災情到應變措施的種種令人傻眼的狀況,投射到本次新型冠狀病毒的現實中。或許現在的日本,正是面臨這個名為「新型冠狀病毒」的哥吉拉降臨而不自知。

註釋
  1. 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対策本部幹事会の構成員の官職の指定について
  2. ドクターX ~外科医・大門未知子
  3. NUMBEO Health Care Index by Country 2020
  4. 新型ウイルス感染3万人超える 中国、死者は636人に
  5. 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対策本部(第4回)
  6. Novel Coronavirus(2019-nCoV) Situation Report – 19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責任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