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長康邨不是「淘大2.0」,仍可能有相似之處

就算長康邨不是「淘大2.0」,仍可能有相似之處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如確定了康美樓個案的傳播途徑是糞渠,那麼長康邨就算不是「淘大2.0」也是「淘大1.2」,我們絕不能掉以輕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究竟長康邨情況是否與淘大完全不一樣?

長康邨康美樓到現在只有兩個個案,由第一個個案在1月30日確診到2月10日確診第二個個案相隔12天。

淘大花園E座那位源頭病人在當年3月14日及19日去過親戚住的E座住,之後在3月21日已陸續有沙士的確診個案,到4月1日E座已確診了99個沙士個案。[1][2]

淘大E座的最後大概有130個確診個案,這樣多的確診數目正正是環境因素導致感染的重要證據。

可是,長康邨康美樓現今只有兩個個案,所以要排除這兩個個案是因為在邨內、甚至樓宇之中接觸都不容易,也不能否定他們各自感染的可能。但以袁國勇教授的實力,我相信他已嘗試過調查環境因素以外的可能性,而找不到實質證據,才會認為有「環境因素導致感染」這個可能性。

事實上,同一條邨、同一棟大廈,仲要同一個座向的單位,再加上較後感染的那位武肺患者的單位竟然有糞渠排氣口未封好,那麼巧合的情況,令新個案從糞渠中感染到武肺成為了一個合理的懷疑。

因此,淘大E座卻是整棟大廈設計的問題,而長康邨康美樓也許只是個別單位的問題。

但要是康美樓的第二個個案是真的因為糞渠,我們是否又可以一口咬定今次的情況完全不是淘大花園翻版?筆者認為不可以。

如果最後調查結果,康美樓最新確診的個案是因為糞渠的排氣口未封好的問題,那感染到新型冠狀病毒的情況就與淘大沙士事件有相似的地方。

研究已有證據顯示,在武肺患者的糞便當中找到新型冠狀病毒,這與沙士冠狀病毒相似。

新型冠狀病毒能透過糞渠傳播,這與沙士冠狀病毒相似。

病毒要透過糞渠傳播,表示病毒很大機會能透過氣霧(aerosol)傳染,這亦與當年淘大沙士事件相似。

要是確定了傳播途徑是因為糞渠,那麼康美樓就算不是「淘大2.0」,也是「淘大1.2」吧,我們絕不能掉以輕心。

老實講,我就真係唔清楚自己屋企啲渠位個設計係點?一個普通家庭又點會知個條排氣管,駁住條糞渠,但又無封好呢?

呢個家庭可能都好乖咁,有一個星期將水倒入去水位,但最後都可能因為一個無封好嘅排氣管而中招。

有些事,我們可能避免不了,這難免讓有感到無奈。

註︰

  1. Hung LS (2003) The SARS epidemic in Hong Kong: what lessons have we learned? Journal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Medicine 96, 374–378.
  2. Yu ITS, Li Y, Wong TW, et al. Evidence of airborne transmission of the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virus,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vol. 350 (pg. 1731 -9)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Kayue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