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政權移交/回歸廿年,德媒聚焦有感

澳門政權移交/回歸廿年,德媒聚焦有感
Photo Credit: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去年年底政權移交二十週年德語國家媒體「突然聚焦」澳門,筆者其實沒有太大的驚奇感覺;然而,回歸慶典前五天,由德國公共廣播聯盟駐滬記者吳策長十五分鐘的電台報導卻值得一聽。

文:張健文(Cheong Kin Man,德國柏林自由大學視覺暨媒體人類學博士生)、蜜嘟(Mathilde Denison Cheong,德國柏林自由大學漢學系學士生)合寫

筆者在葡萄牙、比利時和德國生活過近十年,一直有關心外媒對澳門的看法。葡萄牙作為前宗主國,加上澳門當年平穩過渡,筆者有機會接觸過的數位前澳葡高官,他們也為今日的澳門發展表現自豪,十年多前在西洋(老澳人慣稱葡國為「大西洋」)讀書時,感覺澳門在葡媒眼中也有比較正面的形象。至於葡國以外的歐洲對澳門的認識似乎不多,不少友人甚至未有聽過澳門(Macau、Macao)的名字。回到德國將近三年,筆者的感覺是,德國雖然不像其他歐洲大國有著一段重要的殖民史,卻有一種對世界了解的渴望,這都是筆者這三年沉迷在柏林各大舊書店的體會,相對澳門則似是撲朔迷離,數年遊蕩於德京古書屋,極少見到跟澳門有關的資料。

澳門在國際新聞媒體中的出現率也像是同當地的經濟發展掛鉤。拙妻係比利時人,三年前旅居其故鄉、該國法文地區首府那幕爾時,談到澳門的機會比在布魯塞爾時更少(起碼澳門有駐歐盟辦事處),故鄉之事幾近拋諸腦後。一次看到關於澳門的報導,RTL-TVI(一譯盧森堡廣播電視獨立台)把澳門和北京在中國大陸的地圖上標出,原來是當時的新聞主住、時任駐華特派記者Frédéric Matriche專訪水舞間表演總監弗蘭克德貢,看著地圖時還以為澳門發生了甚麼大事。

說回德國,自一三年筆者首次在德介紹數部紀錄片拙作以來,大部分也是葡國賈梅士學會(大陸又譯卡蒙斯學院)的邀約,所以很多時也是用葡文介紹,而非德文或英文。十多年前在慕尼黑大學訪問過德國少有涉獵澳門研究的漢學家葡萄鬼(Roderich Ptak)教授,又三次同幾所大學的漢學教員(舒耕德教授、孟愛蓮、何克蒙博士等漢學者)合作介紹過拙作之外,片面兼主觀地感覺到德國漢學界對澳門這彈丸之地似乎並無太大的興趣,唯葡文文學界則相反,這可能也跟澳門在葡國歷史上的地位以及今天的中國-葡語國平台角色有關。一個華人在德國用葡文介紹澳門,感覺像是不停在加強自己心中這塊土地的存在感似的。

AP_20028374614716
Photo Credit: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說回拙文應有的重點,對去年年底政權移交/回歸二十週年德語國家媒體「突然聚焦」澳門,筆者其實沒有太大的驚奇感覺:一來是德媒越趨關注中港新聞,二來是澳門的賭場經濟數字早已是全球媒體不時更新的一般新聞內容。Werner Radasewsky和Günter Schneider九三年的攝影集在柏林出版時,得到澳門政府資助,十年前在澳門國際研究所工作時,也有把這部攝影集的葡文版在澳門數家書店重新推出。而這三年來我幾乎是把柏林所有舊書店的這本澳門影集德文版買斷,把我的「童年回憶」送給德國友人,至於德媒對澳門的文字介紹,一般也只是有空看過就算。

然而回歸慶典前五天,由ARD(德國公共廣播聯盟)駐滬記者吳策(Steffen Wurzel)長十五分鐘的電台報導卻似乎值得一聽(當然筆者在柏林須每季上繳廣播稅,休得浪費!)。吳策專訪了澳門理工學院一國兩制研究中心教授許昌、兩位立法議員林玉鳳和蘇嘉豪,也訪問了一位大陸旅客和一位路環店主,以及賭場經理Bella Vong。吳策用濃重的德文口音讀出了議事亭前地和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的葡文名,似乎是想以此讓澳門聽上去更有特色。不過在繙譯議事亭為德文時卻把葡室御賜的「忠」字略去,令筆者遐想懂德文的土生葡人會有甚麼反應,另一方面一國兩制研究中心並非葡殖時代成立,葡文名稱不是原文,而是譯名。此外吳策介紹澳門的手法和焦點基本上同其他德媒大同小異:葡國殖民時代建築背景、香港同澳門的比較、閉路電視鏡頭增多、澳門並無真正的民主等等,吳策也不忘將澳門的面積和人口同德國的不來梅州對比。相對於在海外仍有領地的西方國家的媒體,德媒似乎沒有太花功夫去比較港澳和德國的各邦作政制比較,德語網媒記者MrWissen2go介紹香港時則是先要想出一個假想邦出來,才能更好的讓觀眾明白中港的政制之別。

不過可以說吳策的報導已經算是相對中立,因為接下來的德國和瑞士的媒體對澳門的評價都較為負面。德國《法蘭克福評論報》刊登了關注兩韓和中國大陸的記者Fabian Kretschmer《中國摯愛的澳門》(Macau ist Chinas Liebling)一文並付有副題「中國與其最寵愛的孩子」(China und sein Lieblingskind)介紹澳門,指同中國大陸比較,澳門有「相對穩建的法治和媒體亦較為自由」(einen vergleichsweise robusten Rechtsstaat und freie Medien),該報另一副題則稱「澳人較政治冷感」(Menschen in Ma[r]cau macht sich nicht viel aus Politik,當中r為原文筆誤)。瑞士大報《新蘇黎世報》駐北京特派記者Matthias Müller則以《習近平在澳警告西方勿作干預》為題發稿,進一步說「以習為首的北京當局則稱以『一國兩制』原則成功落實為基礎,港澳兩特別行政區得以續存,唯其自治權並未見完整。」(Darin liegt laut Xi das Fundament für die erfolgreiche Implementierung des Prinzips «Ein Land, zwei Systeme», durch das Peking den beiden Sonderverwaltungszonen Hongkong und Macau weitgehende, aber keine vollständige Autonomie gewährt.)新瑞京報亦留意到澳門特區政府十位履新的司長級官員中有一半出生於中國大陸。該報也詳盡分析了澳門經濟發展利弊與中國大陸和香港的關係,實屬罕見。

整體來說,多份德文報章似乎把澳門人描述得只向錢看,ZDF(德國電視二台)的記者更是在路氹金光大道的報導結束前三次說「錢」一字,看完有一種為何自己是見錢開眼的怪物,卻在現實中是那麼窮的感覺。

AP_20028380022203
Photo Credit: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最後,對於德媒筆下所描述的「赤澳」,筆者再度離開澳門七年,很多觀點、看法也有改變,如果是當年肯定是憤世嫉俗地拍按叫好,不過今天看到這些報道時,除了是要先讓自己去理解一下為何德媒會有如此一說的同時,也不禁問自己,為何在一些德文報章批判澳門人錢大過天時,為何沒有將德澳或瑞澳兩地的社會保障制度、政制發展歷史作一個簡短的比較,當然像「文化差異」這類「廢話」,也就更似乎是篇幅有限,無可奉告了。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Kay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