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鐘了解希臘危機:歐元區與希臘的談判為何一再破局?

三分鐘了解希臘危機:歐元區與希臘的談判為何一再破局?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希臘危機再現,是否會傳染整個歐元區,成為關注的焦點。《泰晤士報》記者以簡單的問答形式,幫助大家了解目前的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翻譯:觀念座標

希臘危機再現,是否會傳染整個歐元區,成為關注的焦點。《泰晤士報》記者Sam Coates, Charles Bremner, Philip Aldrick以簡單的問答形式,幫助大家了解目前的問題。

根源

2008年發生世界金融危機後,希臘的公共財政問題也爆發。2009年新上任的希臘政府坦承,希臘的債務以及預算赤字,已經被「美化」多年。當年的預算赤字立刻從7%上修到 12%GDP,然而這個數字還是過份樂觀,實際的赤字是15.6%。

2010年5月,希臘跟歐元區以及國際貨幣基金會(IMF)商借了1100億歐元的紓困貸款,兩年後,希臘又借了一次錢,使其紓困款總額達到2400億歐元。

希臘借這些錢的條件是:它必須減薪17%、削減政府支出、加稅、國營事業民營化(約500億歐元),另外還有勞工市場改革,最低薪資也必須減少22%。

今年發生了什麼變化?

今年1月25日36%的希臘選民,把票投給激進左翼聯盟(Syriza),讓它成為國會中的最大黨。激進左翼連盟的競選政見是反對撙節減赤、勾銷希臘的部份債務。因為六年的撙節,希臘的經濟萎縮了四分之一,失業率飆升至25%。

(相關報導:希臘大選激進左翼聯盟大勝 反撙節揚言退出歐元區

由於經濟規模萎縮,債務更加償還不起。希臘2010年的國債是GDP的130%,今日則增長成為國內生產毛額的175%。激進左翼聯盟自從當選以後,主張以新的方法來促成經濟成長、創造就業機會。

激進左翼聯盟究竟想幹嘛?

激進左翼聯盟希望廢除三分之一的撙節條件,恢復原來的最低薪資水準,恢復公務員的優渥退休金制度、停止民營化、補貼窮人。

在國家支出上,激進左翼聯盟也希望能有更大的彈性。希臘先前的政府答應的條件之一,是希臘到了明年,基本預算盈餘應該是GDP的4.5%——也就是不算債務利息的話,收入應該超過支出的幅度。但激進左翼聯盟希望這個數字能夠縮小到1.5%。

激進左翼聯盟還希望3500億歐元的債款,至少能夠部份勾銷,或者換成跟GDP掛鈎的債券——只在經濟成長的情況下,它才開始還錢。換言之,它希望能夠減輕債務負擔,並協商出另外一套新的紓困條件,使它能夠恢復財政健康。

那歐洲聯盟貨幣聯盟又怎麼想?

歐洲聯盟貨幣聯盟(EMU)渴望看到希臘的公共財政可以恢復健康,可是必須是在希臘不反悔先前承諾的借款條件之下。它不太願意對希臘讓步,但表示它願意改變某些撙節的條件,也願意改變利息計算的方式、延長還款的期限——這實際上可能等同於債務的勾銷。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雙方談判為何一再破局?

希臘希望債主國能夠再度借給它一筆短期的臨時貸款(bridging loan),讓它有足夠的現金度過未來六個月,來跟借貸者協商新的條件,但這筆短期貸款的償還條件不能再是目前的紓困條件。然而,EMU只想要希臘以目前既存的紓困條件,展延還款的期限。

激進左翼聯盟因此指控EMU反民主,因為希臘人民已經清楚地表示他們反對撙節。EMU則說:若對希臘網開一面,就是對葡萄牙與愛爾蘭不公平,因為它們都已經乖乖做到類似的條件,才得到EMU的紓困貸款。更何況,這樣一來也可能給法國、西班牙、義大利錯誤的示範,使它們不願推動應該有的改革。

希臘真的會退出歐元區嗎?

沒有人希望希臘退出,但目前兩方談判一再破局,看起來可能性愈來愈高。如果希臘退出,其國內的經濟情勢只有壞不會好。一旦雅典恢復使用原來的貨幣德拉克馬(drachma),通貨膨脹率飆升後,投資銀行UBS的評估是,在一到兩年內,希臘的經濟會再萎縮5-10%。

借錢給希臘的債主國家也不希望希臘走人,因為這樣意謂著它欠其他歐洲國家的1940億債款也會債務違約。屆時,德國的損失最大,估計高達55億歐元。其次,這會讓整個歐元的計畫受到波及。

如果希臘真的離開,歐洲的單一貨幣政策會就此完蛋嗎?

歐洲已經設立了防堵機制,防止市場恐慌漫延到其他會員國。另外,希臘脫離歐元區,成為一個貨幣獨立的國家,勢必經歷可怕的經濟陣痛期,其他國家也會嚇到而拒絕模仿希臘的作法。

長期來說,希臘退出歐元區,代表著歐盟想把更多主權轉移到布魯賽爾的努力會受到打擊。

希臘的經濟要恢復健康,脫離歐元區對其他國家才會變得有吸引力。在那種情況下,單一貨幣計畫才會有分崩離析的可能性。

破局的其他原因:文化衝突

歐元區目前對峙的兩方,來自於文化與語言的杆格。歐元區的北邊大國堅持財政的紀律,對於南方散漫無紀律的花錢方式,早就失去了耐心。

Yanis Varoufakis|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激進的馬克斯學者 vs. 德國紀律家

希臘的反撙節攻勢,由瓦魯法克斯(Yanis Varoufakis)所領導。他是一個激進的象牙塔經濟學家,實際執政的經驗只有三個禮拜。自從激進左翼連盟贏得政權以來,53歲的瓦魯法克斯就成為全球的知名人物。

他是一個講話直接了當、不拐彎抹角的部落客,網路上甚至還出現了崇拜他的線上遊戲,叫作「激盟人對上三巨頭博士」(Syrizaman vs Dr. Troika)。他騎重型機車,穿著皮夾克、不打領帶,襯衫也往往不紥進褲子裡,許多人以「搖滾明星」來形容他,德國《世界報》甚至問:「瓦魯法克斯為何成為性感偶像?」

與他直接對壘的,是保守的德國財政部長,72歲的蕭伯勒(Wolfgang Schäuble)。他有典型德國人嚴格遵守法律與秩序的樣子,也是德國政壇老將,在內閣工作已有30年的經驗。希臘2010年跟歐盟與IMF商量紓困時,他就是參與談判者之一,也是唯一僅存的當事人。希臘媒體很不留情地把他畫成穿著納綷制服的樣子。

「延長紓困」vs.「臨時貸款」

激進左翼聯盟當選的目的,就是要讓希臘擺脫其痛恨的紓困先決條件——撙節。雅典需錢孔急,迫切需要EMU這個月預定的紓困款72億歐元,但這筆款項到位的前提是:持續奉行撙節以延續原先的紓困計畫。所以,由德國、荷蘭等國組成的債權國表示,除非雅典同意「延長紓困計畫」,否則「免談」。

希臘方面則表示,「延長目前貸款條件」是可能的,但只能當成「過渡性的階段」。德國方面希望他們立下切結書,答應「成功地完成目前的紓困計畫」,「再申請延長」,然後德國才會考慮「臨時貸款計畫」。

三巨頭 vs. 機構

三巨頭(Troika)源起於俄文的三頭馬車,在實際的運用上有著貶義,刻畫出歐洲執委會、歐洲央行、國際貨幣基金會的債主國官僚面孔。自從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今年上台以來,這個字已經從歐盟的用詞中消失,現在以三「機構」(the insitutions)取而代之。

原文:What would it mean for Britain if Greece were to leave the euro?

本文獲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