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口罩的華人都有病?以恐懼為名行歧視之實的種族隔閡

戴口罩的華人都有病?以恐懼為名行歧視之實的種族隔閡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病毒為由的言論攻擊,可能是舊有排華和不信任的累加,在這次疫情爆發之後產生「疫情每次都是從那裡開始的」等想法,這些都是在排除異己時,踩歧視紅線的完美理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舒文

最近新聞或傳播媒體上開始出現許多台灣人分享自己在歐洲戴口罩造成的恐慌甚至遭遇歧視的經驗,也開啟了疫情本身外的另一個熱門話題:種族歧視(Discrimination)。因為住在國外,我身邊也不乏有些切身的案例,不管是基於恐懼或是歧視,它都不可避免地加深了種族間的隔閡。

歐洲人恐懼的直覺反應,和亞洲人「可能被歧視」的直接聯想

一月底左右,我前往西班牙拜訪在當地讀書的義大利友人A,我們的交情很好,之前也到義大利拜訪過A的家人,因此她的父母也對並不陌生。借宿A家時,她爸第一句話就是擔心的問:「Alice最近有回台灣或中國嗎?」在跟A聊天時,她說她其實有點害怕,聖誕節期間她跟家人去吃了一間亞洲菜,不知道會不會有問題。

聽完後,我老實地跟A說,身為一個亞洲人我聽到其實不太舒服,但是我完全能夠理解,因為在搭飛機的途中我後方坐了一個中國家庭,我當下的第一反應也是發自內心的恐懼。

同樣的例子還有,前陣子有位新加坡籍的同事因為農曆新年回國,因為回來的班機延誤,所以會晚一點進公司。我無意地聽到他的主管和老闆在討論他的班機延期的事,老闆輕描淡寫地回應:「因為病毒的原因,我倒希望他延久一點,現在亞洲真的滿可怕的。」

基於我跟A的交情和了解,我相信她不會用歧視性的眼光看我;也因為平常同事間工作上和私底下的良好互動,我相信老闆也不是真的歧視那位新加坡籍的同事。不管是A還是老闆,他們的反應都是真心出自於恐懼。拿個最直接的假設來比喻,姑且不論種族,如果今天台灣某縣市爆發了交叉感染, 在台灣的大家應該多少都會對在這個地方的人有第一直覺的恐懼吧。

但對一個在歐洲生活的亞洲人來說,「可能被歧視」已經是我們自我防衛的日常,所以一但發生了這種針對性的言論,就會很自然挑起被歧視的直接聯想和這種不舒服的感覺。

武漢肺炎流行性傳染病口罩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合理化對「黃禍」的不滿和反擊

我有位朋友在倫敦機場遇到兩位英國青少年,他們一看到他就以譏笑的表情拿起圍巾遮掩口鼻,然後在朋友轉身正要反擊時,又一溜煙地跑走。又或者聽到身邊也開始不乏有人,會遇到被陌生人以這次病毒為由的歧視性對待和謾罵。

夏威夷大學(University of Hawai)的助理教授Kristi Govella認為,「與中國有關的政治和經濟緊張局勢和憂慮,加劇了某些仇外心理,這些情緒與最近對傳染病的擔憂產生相互作用。」

這種以病毒為由的言論攻擊,可能是舊有的排華和不信任的累加,然後在這次疫情爆發之後產生「我就知道華人不文明,他們到底有沒有在注意衛生?」「他們可以不要什麼都吃嗎?」「疫情每次都是從那裡開始的!」這些都是在排除異己時,踩歧視紅線的完美理由。

畢竟對歐洲人來說,亞洲大概就是中國加日本,他們其實也搞不清楚亞洲國家之間的差異。

對於不可見的恐懼,造成排除整個族群的種族主義

不管是歐洲人對亞洲人的恐懼和歧視,更或者是亞洲人在歐洲大陸內要開始以敲鑼打鼓的聲勢申明自己不是中國人,這種加深種族或是國家之間隔閡的問題隨著病毒的蔓延越演越烈。

歷史上,也不乏有突然出現的未知傳染病造成的種族悲劇,包括二戰時期被認為帶原西班牙流感而遭到大規模屠殺的猶太人,又或是美國因為傷寒的流行而遭到歧視的愛爾蘭人。雖然能夠理解這種對於不可見的恐懼,而概括一整個種族為帶原者因之盡量排除的恐慌,但理解不代表認同,因為這就是種族主義,是不應該要出現的仇恨。

RTS30583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順帶一提,去歐洲旅行真的盡量不要戴口罩,因為文化的不同,這裏戴口罩會被認定是你生病了,而且不是小感冒,在這個節骨眼上可能會變成製造恐慌的焦點。因為戴口罩如同擺明告訴別人你生了嚴重的病,這時候被遠離,好像也不能怪罪對方是種族主義者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