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可以給孩子買手機?》:沒有人喜歡「事後驚奇」,你的監控會讓孩子感覺被侵犯

《什麼時候可以給孩子買手機?》:沒有人喜歡「事後驚奇」,你的監控會讓孩子感覺被侵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擔心那些涉及猥褻的新聞頭條,卻不夠關切我們的孩子會變成什麼樣的人。他們在溝通上是否深思熟慮?他們是否能善用數位分享的驚人力量,來創造正面的結果?

當家長真的著手「監看」孩子時,所獲得的資訊及孩子的反應都因人而異。有一位父親以不亞於國安局的監視強度追蹤孩子的線上活動,他的部落格引來反應強烈(多半為負面)的留言。不過,這位父親全面性追蹤他女兒之後,卻得到始料未及的結果。他發現女兒非常喜歡寫同人小說,花了許多時間精練文筆。他以女兒的寫作自豪,也覺得更加瞭解了女兒的嗜好,還提到派對上的某次毒品使用,藉以合理化他的窺探。不過,其他人對這位父親作法的留言多半是負面的,許多人指出,孩子需要表現想法和身分的個人隱私空間。

某位留言者猛烈批評這位父親:「監控孩子有別於嚴重侵犯孩子的隱私︙︙而你正在侵犯你女兒的隱私,從而發現她寫小說的嗜好。與其為此感到驚訝,你更該好奇的是,為什麼她選擇不對你透露。」

這位留言者的言論深獲我心。我們應該去理解孩子,包括讓他們自發性地告訴我們關於線上生活的種種一切。如若不然,讓孩子知道我們支持他們,以及,我們為他們的線上生活訂立規矩,並不等於會窺看他們貼文的每一個字。

在《給同性戀孩子的爸媽讀的書》(This Is a Book for Parents of Gay Kids)一書中提及另一個監視引發爭論的例子。書中明智地建議給孩子機會,讓他們按照自己的步調向家長表明性向,而不要利用線上窺探來「逮到」孩子。作者著重於創造一個安全環境,好讓同性取向或對自我性向不確定的孩子可以自在地與家長分享。

監控訊息

家長必須瞭解傳訊息的用途,而且不要倚賴透過科技監視來引導孩子。如果我們將傳訊息視為他們是在講電話,那麼我們可能就會想去監督。我建議家長,電子郵件和電話的使用——儘管孩子對兩者沒什麼興趣——仍然是需要被教導的技巧。當孩子需要你的輔導,在他們知情的狀況下聽他們講電話或查看他們的電子郵件,都是好的作法。

對孩子而言,傳訊息就像跟朋友一起消磨時間——就像你小時候很自在地與好朋友閒扯聊天。一九七○年代,我丈夫自己走路上幼稚園,但現在有多少幼稚園的孩子自己走路上學?關於監督的規範已經大幅改變,我們的孩子在有組織的戶外活動、受監督的玩伴約會或聚會中,一起玩耍互動的機會越來越少。傳訊息和社群媒體基本上彌補了隨意跟朋友聚會聊天的功能。

而孩子面臨的挑戰之一,是數位足跡存在的恆久性。事實上,他們傳給朋友的訊息可能被分享、斷章取義,或被保留以待重新檢視,這種情況迥異於面對面交談時可以用表情線索來減少誤解,快速解決問題。當然,傳訊息也有一套禮儀要遵循,目前還在快速發展中。

你在找什麼?

對於希望查看孩子訊息的家長,我的第一個問題是:你在找什麼?你希望看見什麼?在我們設法逮到孩子犯錯之前,我們必須思考,是否有足夠的機會來對他們示範正確的事。相較於我們總想逮到他們犯錯,我們是否周全地思考過,我們希望他們怎麼做?

我們擔心那些涉及猥褻的新聞頭條,卻不夠關切我們的孩子會變成什麼樣的人。他們在溝通上是否深思熟慮?他們是否能善用數位分享的驚人力量,來創造正面的結果?

多數家長對孩子數位活動的憂慮都被證明是一些毫無來由的恐懼。很多情況下,當你查看孩子的訊息,就會發現這些訊息非常、非常地無聊。為了協助孩子應付要求表現和生活上的諸多壓力,我們得對孩子的科技經驗保持好奇。我確信你見識過臉書上每個人的生活都以理想化的形式呈現。身為大人,我們知道那不是真的,但我們的孩子瞭解嗎?再者,對青少年和八至十二歲的孩子來說,他們正處於用自己身分做實驗的時期,該如何看待數位足跡的問題?只因他們正經歷某個階段(著迷於音樂、藝術或某些嗜好),不表示這些記錄就應該永遠跟著他們。

媒體學者達娜.博依德(danah boyd)認為,比起彷彿相簿且易於搜尋的檔案庫(如臉書),那些時效短暫的應用程式,包括儲存的照片會消失(如Snapchat),或訊息會被頻繁的洗版淹沒(如Instagram)的應用程式,更能吸引青少年。的確,我喜歡臉書上「年度回顧」的功能,部分原因在於我是個成年人,我擁有和去年相同的朋友、髮型和品味,所以年度回顧對我來說是種愉快的經驗,而非提醒我想擺脫的身分。但我的孩子可不見得喜歡。

一旦進行監控

一旦你告訴孩子,你要監控他們,下一步便是評估你會如何看待你獲得的結果。在讀取他們的訊息之前,想想你對以下事物的反應:

  • 髒話
  • 對其他孩子的負面言語
  • 對成人/老師的負面言語
  • 對你或其他家長的負面言語

問問自己,如果你看了他們私下的聊天內容,你是否會對孩子的朋友有不同的看法?在他們這個年紀,你是怎麼跟朋友聊天的?對你來說,怎樣的語言達到必須警戒的程度?哪些對話被禁止?如果他們收到令他們不舒服的訊息,包括不雅照、某同學的壞話、指控或威脅,你會建議他們怎麼做?請確保孩子知道在這種情況下可以來找你,而且不會惹上麻煩。

如果你正在察看孩子的通訊內容,發現其他孩子或你孩子發表了你不喜歡的言辭,請小心處理。你可以開放式地詢問事情始末,但不要直接質問孩子。試試這麼問:「對你和尚恩之間發生的事,你覺得怎麼樣?」而非「尚恩這樣對你,真是個混蛋!我無法忍受他傳這種訊息給你!」

如果你孩子遇上麻煩,你可以設下新的限制,但請謹慎為之。過度反應可能使他轉為暗地操作,逼得他鬼鬼祟祟。如果你注意到負面情事似乎發生在深夜,你當然能規定他們在夜間必須收起手機和平板(或放在家長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