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害降臨並不會因為你愛國而繞路

災害降臨並不會因為你愛國而繞路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半年,數以千萬計的小粉紅唾罵過香港「廢青」,支持祖國武統台灣,造著強盛中國的美夢。然而,一場瘟疫的降臨,打碎了美夢也威脅到他們的生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來是不想寫了,但是手賤打開了微信,看到上海的表姐接連轉發了兩條訊息,一條是指責香港醫護罷工,說香港是沒有靈魂的城市,另一條是說內地捐了三千萬個口罩給香港,內文說黃屍囤積了大量口罩還不讓內地人買。

於是再想起了李文亮,以及去年七月在深圳高鐵上遇到的男子。

去年因家事必須坐高鐵北上,鄰座男子發表香港是太自由的小孩等等的偉論,其中兩句深刻得歷歷在目:「我們不需要牆外的自由,我們不需要知道真相,關鍵是我沒有吃過毒奶粉和假疫苗。我們在國內也生活得不容易,憑什麼你們可以反抗?」

關鍵是,沒有受到災禍的人相信黨相信政府,相信做一個順民就能擁有歲月靜好的生活,所有反抗者都是阻擋幸福生活的沙石,都是應該群起撲滅圍剿的異類。

在微博上轉發過支持香港警察的李文亮大概也是這樣。

過去半年,數以千萬計的小粉紅唾罵過香港「廢青」,支持祖國武統台灣,造著強盛中國的美夢。然而,一場瘟疫的降臨,打碎了美夢也威脅到他們的生命。

李文亮死後,中國網民稱呼他是疫症的吹哨人,但事實上他並沒有吹哨,不過就是在親友間轉達小道消息,就像一般人會通風報訊一樣,但他還是被拘捕被訓誡,身死之時還不得安寧,臨終時三小時的心臟復甦電擊,胸骨全碎,這也是另一種黨的凌遲。

他無意當了英雄,黨卻成全他的壯烈。死像肯定是慘不忍睹。

這難道不像是中國人的隱喻嗎?小心了一輩子,支持祖國了一輩子,結果呢?李文亮也好,武漢受難的百姓也好,災害降臨並不會因為愛國忠心而繞路,罵幾句「黃屍」「廢青」「留島不留人」不會有神功護體。

我想起那個說他們不需要言論自由的青年,想著他如今在中國的哪一個角落,家財有否被徵用,大門有否被鎖起,家人有否患病而不得醫治。我是不會知道的了,我也不會知道,他會不會想起曾經在一個香港女孩面前痛陳自由之禍,後來又會不會被他所投誠的制度與黨國所害。

而牆內的人如今說要言論自由了?我城青年所付出的血淚生命,也不足以挽回一座城市的喪亡,他們是憑什麼覺得,在網上打一個hashtag,就能夠爭取到什麼,做些什麼來爭取,至少不要讓牆內的清醒者孤獨痛苦,並在下一個李文亮出現時廉價地悼念。

我僅餘的對中國的希望與同情,大概也在這半年裡消磨殆盡,見盡了太多恨不得把香港的抗爭者撕成碎片的嘴臉,既然要把我們撕碎,就請不要在此刻要求我們風月同天。

靜好、順從與忠誠餵養出來的怪獸,終有一天會把他們吃得精光,連骨也不吐出來。沒有誰能逃得過這樣的共業。

忘了說,我的那位表姐,牛津畢業,在上海領事館工作,但那又如何呢?正如無數留洋移民了的中國人一樣,在籠裡生活久了,不懂飛翔,也不願意看見自由的翅翼。我只能祝願,像是切爾諾貝爾的災禍,永不降臨在他們頭上,讓他們還可以在歌舞昇平裡麻醉多一陣子。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Kayue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