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讓寮國的「親職化兒童」放下超齡責任,無罪惡感快樂學習?

如何讓寮國的「親職化兒童」放下超齡責任,無罪惡感快樂學習?
Photo Credit: 家扶基金會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農忙而阻礙就學,反過來又會使未來的寮國欠缺能扛起國家發展重任的人力資源。如何擺脫惡性循環的泥淖,妥善培育人力資本並促進國家發展,將是寮國政府無法忽視的一大課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Kelly

小桃的心願

2019年3月寮國一所小學傳來捷報,小五學生小桃(化名)代表學校參加縣內的國語文競賽獲得冠軍,並將繼續代表該縣參加省級競賽,然而小桃卻面臨無法繼續念書的困境。

小桃家是單親家庭,媽媽是家中主要經濟支柱,不僅要撫養奶奶,還要撫養5個孩子。今年小桃要畢業了,家裡希望她不繼續升學、在家幫忙農務,而大姐原本就讀高中3年級,也因為經濟因素輟學了。然而,小桃的夢想是繼續升學並成為醫護人員。擁有專業技能意味著收入較為豐厚,也比較能改善家境。然而寮國現行體制下義務教育只到小學,家長有權決定孩子要不要繼續讀書,儘管校長亦對小桃的學業表現讚譽有加,對此卻無力干涉,僅能表達遺憾。

看到這裡是否覺得有些熟悉?小桃的故事讓筆者不禁想到經典電影《魯冰花》,有一句台詞是這麼說的:「魯冰花謝了還會再開,但是天才殞落卻很難再誕生一個天才」。我們無法檢視小桃是否真的是天才,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她喜歡學習且非常努力,卻必須因為現實環境而放棄喜歡的事物。在寮國,面臨如此困境的孩子,不僅僅是小桃一人。

劇本重複上演

寮國勞動力大多以農務為主,沒有學歷以及農務以外的技術,要找尋其他領域的工作並不容易。在現實的拉扯之下,小桃擔任醫護人員的夢想,恐怕更加遙不可及,於是夢想也僅僅只是一個夢想。

若小桃最終順從家中安排放棄升學,協助鄰里種田賺取家用,我們可預期待小桃結婚生子,她的子女很可能會再次因資源匱乏,而離開學校成為農務人力。小桃尚且能夠讀到小學畢業,那麼那些在小學階段來不及畢業,便中途下車的孩子們呢?又會是怎樣的人生呢?

誰被排除在外?

筆者自2016年代表家扶基金會進到寮國勘查,並於2017年正式蹲點,針對永珍省小學試行實驗方案,我們一手拿著官方與大型國際組織的評估報告,一手在田野中經驗其中的落差。依據寮國官方公布的2015-2016學年數據,小學平均就學率98.8%,輟學率4.7%,通過考試而成功畢業的學生平均77.9%,順利進到中學就讀的平均為87.7%(女生86.6%)。然而,這其中有多少黑數?有多少孩子在這層層關卡中被排除在外?

我們再深入分析孩子輟學的因素,依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的數據,就讀小學前兒童接受一年有組織的學習的比率僅52%,意即平均有48%即將就讀小學的學童並未接受充足的學齡前啟蒙或銜接教育便直接進到小學。而在田野中我們也觀察到少數民族學童所面臨的語言阻礙,他們在未入學前的慣用語為母語,但學校卻是以寮語授課,學童在被要求學習規範之前,必須先聽懂老師在說什麼,但政府在教師編制與訓練上出力有限,仍仰賴國際組織協助,有些學校有說母語的老師,有些學校則沒有。語言的阻礙,讓上學這件事變得痛苦。上述的情境多少呼應了寮國教育部報告裡2015年小學一年級的重複就讀率為什麼高達13.5%。

國家發展與家庭生計的就學阻礙

除了語言隔閡、缺乏學前銜接教育、農地距離學校遙遠等因素,致使孩子輟學或缺席,更現實與直接地是家長們更希望子女協助生計而非上學,教育時常被放在次等順序。農忙時期孩子們需要請假到農地幫忙,甚至教師也會請假只為返鄉收割稻米。這大抵上跟國民政府來台初期的時空背景有幾分相似,依據寮國社會與經濟發展計畫(2016-2020)中的人力資源發展策略,從學齡前到長青教育,細分個人階段發展目標,期待能夠提升國家勞動力的品質,然而,寮國經濟產業尚未成功現代化,農務所需的人力永遠欠缺。然而因為農忙而阻礙就學,反過來又會使未來的寮國欠缺能扛起國家發展重任的人力資源。如何擺脫惡性循環的泥淖,妥善培育人力資本並促進國家發展,將是寮國政府無法忽視的一大課題。

看見部落的無窮可能

投身田野的我們與在地組織Aide et Action合作兩年多的時間,與地區教育局和少數民族社區工作,試圖拉近孩子與學校的距離,我們決定透過營養午餐開始,邀請社區一同辦理小學和幼兒園的營養午餐。感謝當地的部落文化以及井然有序的分工,部落的婦女聯盟成功招來了一群媽媽負責準備食材與烹煮午膳。媽媽們的子女大多在學校就讀,協助意願也相對高了許多;而部落的青年聯盟則協助搭設灶架、搬運燒柴等勞力性質的工作。從與在地夥伴討論策略開始,我們組織社區團隊、設計菜單、建立供膳流程、加強衛生品質到搭建簡易廚房、供水系統,以及衛教訓練,一步一步陪伴著學校與部落繪製出校園發展的藍圖。

學生用午餐
Photo Credit: 家扶基金會提供

初期學校導師僅被動配合校長指示參與市場採購,並監督廚房媽媽們準備食材。經過幾次試驗,發現孩子們反應熱烈,上學出席率增加,也連帶影響到教師的教學與付出意願,以及關注班級經營的時間。若有機會研究寮國教育系統,可發現學校導師平均薪資5500台幣,加上20%偏鄉教學津貼以及年資加給,薪資仍不到1萬台幣,然而當地日用品價格卻與台灣無異,教師常須兼差以增加收入,對於教學的投入也相當有限。當教師態度變得積極,無形中也說服了社區,家長們更願意一同推動營養午餐供膳次數,以及讓孩子參加學校活動。

意外的收穫

對孩子們而言,在校用餐的經驗特別新鮮,因而期待上學。在地夥伴Sadsada曾分享過:農忙之際,有些家長雖沒有要求孩子請假幫忙,卻無法返家料理中餐,只能提前準備好並放在家裡。然而當地竹編房屋幾乎是開放狀態,曾有個孩子未多加留意,午休課返家便發現闖進來的豬隻正在吃著自己的午餐,孩子只好吃剩下的食物。自從學校開始供膳,不僅能夠把關營養,也解決了孩子常起以來的困擾。另外,也意外嘉惠了學校的「小家長們」。身為家中長子長女的她們,必須在父母工作繁忙時一肩挑起照顧年幼弟妹的責任,帶著他們到學校上課。因此可以見到哥哥姊姊享用午餐之餘,仍不忘餵食一旁小跟班的景象。然而,如何讓這類親職化兒童可以毫無罪惡的放下超齡責任、快樂學習,仍是我們持續努力的目標。

成為別人的典範

原先幼兒園家長遇到下雨天就會讓孩子待在家,現在有了營養午餐,增加家長讓孩子上學的機率,更多孩子能夠在小學前接受啟蒙教育。期盼這可以縮短孩子適應小學教育的陣痛期。其中,一所苗族小學的校長驕傲地宣稱校內出席率和通過學期考試的人數顯著增加,讓他在向其他學校報告時走路有風,儼然成為該縣市小學的典範。僅僅只是推動學校營養午餐,卻帶來比預期更龐大的效益和意義。我們耗費數年才促成一絲改變,前方還有漫漫長路在等待著,希望我們都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作者簡介:家扶基金會社工師,關注兒童教育、營養和衛生議題,目前負責菲律賓業務。喜歡跟當地夥伴們一起工作,曾經學過的泰語快忘光了,寮語也只能拿來買菜,轉而努力加強越南語尋找成就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