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上別陷入兩種極端,武漢台商包機不必淪為「電車困境」

思考上別陷入兩種極端,武漢台商包機不必淪為「電車困境」
Photo Credit: CN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保護被困在武漢的國民,並不需要以犧牲居住於本國的國民健康為代價,如果可以充分的掌握所欲撤離對象的資訊並採取相因應防疫措施,兼顧國民個人權利與公共利益並非想像中的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張嘉尹(東吳大學法律學系教授)

事實背景

2020年初爆發的武漢肺炎疫情,除了重創中國之外,也引起全球的恐慌與討論,並在台灣社會引發熱烈與激烈的回應與反應,諸如由政府主導的各種防疫措施,在社會持續進行中的「口罩之亂」、最近發生的搶購衛生紙等等事件。其中一個引起社會各界,不同政黨認同者,甚至醫療系統廣泛討論的,是武漢台商包機返台事件。

當國民在外國發生危難時,國家採取撤僑措施,將國民從險境中救回,原本即是國家對於人民的保護義務,國民在外國發生危難時,有權利返回國家,亦無甚疑義。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武漢封城之後,可以觀察到的是,英美法德日韓各國亦採取撤僑措施,我國政府一開始也宣布採取相同措施,從不同管道與中國政府協商,並準備撤僑事宜。

然而當第一個撤僑航班在2月3日抵達台灣之後,這個原本想當然爾的措施,卻引起各界爭議,原本預計四個班機的撤僑計畫,迄今為止,第二個班次何時返台尚無消息。

爭議緣由

第一波撤僑引起爭議的原因,主要出在搭機返台人員的選擇以及搭乘人員的防疫措施不足,換言之,不但我方檢疫人員未能前往武漢,在乘客搭機前做好起碼的檢疫措施,在航程中,返台人員並未戴口罩或著防護衣,搭機成員中還有一位是武漢肺炎確診患者。

此舉引發社會的恐慌,擔心防疫出現缺口,因而引起諸多爭議,行政院長亦公開表示「下不為例」,提出遵守四點原則才進行下一波撤僑,更有醫療人員發起連署,基於醫療資源有限的理由,支持政府有條件從武漢撤僑的政策。

由於政府原先規劃撤僑的人選判準(弱勢優先、防疫優先)並未被遵守,以致首批回台的人員與原先預期的差距甚大。繼續撤僑或是停止撤僑?似乎成為一個難題。有論者主張從「木馬屠城」的角度詮釋這一個事件,也有論者主張這可能是一個「電車困境」(trolley problem)。

姑且不論「木馬屠城」這一個充滿陰謀論色彩的觀點,有關於武漢撤僑是否會陷入「電車困境」,亦即是否面臨為了拯救一人而犧牲多人的道德困境,是一個易於類比的情境:我們是否為了武漢有待歸國的數百國民健康,必須犧牲台灣2300萬人的幸福?

這樣的類比很容易引起集體的恐慌,將少數人的健康與多數人的健康對立起來,成為一個難解的衝突。尤其是鑒於武漢肺炎疫情在中國的失控與擴散,疫情的嚴重性就讓立場對立的雙方更容易產生衝突。

武漢台商包機抵台 醫護人員上機諮詢檢疫(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思考與對策

這種激化式的對立性思考,或許各有其根據,可以將解決問題所必須考慮的面向彰顯出來,然而作為一個具有規範性質的決策問題,從武漢撤僑可以不是一個二選一的問題,而是一個條件式的問題。當然,如果必須滿足的條件在現實上不可能滿足,就會成為一個二選一的難題。

在思考上,很容易陷入兩種極端,第一種是個人權利絕對優先的立場,第二種是集體安全絕對優先的立場,前者就會主張,撤僑是國家對於人民必須履行的保護義務,返台是國民不可讓渡的基本權利,因此都不容妥協。後者則會主張,基於集體安全或是極其重要的公共利益,為了眾人的健康,為了防止武漢肺炎疫情在台灣的擴散,為了防止台灣醫療資源的耗盡,將他們封鎖或隔離在外才是王道。

二選一可能是規則衝突的模式,相衝突的規則只有一個能勝出,而且是絕對勝出。二選一也可能是原則碰撞的模式,相碰撞的原則並沒有那一個絕對永遠優先,而是必須視情況而定,所謂的視情況而定,就是讓原則勝出的選擇取決於相關的條件,講的白話一點,就是依情況權衡輕重,決定保護那一邊,於是二選一就成一種條件式的選擇。

條件式的選擇還有一種可能,讓原則之間不相碰撞,兩全其美,達成雙贏的結果。稍稍觀察各國的撤僑行動,則可發現在目前的情況下,個人權利的保護與集體安全的保障並非截然對立,只能二選一的問題。從武漢封城迄今,各國的撤僑行動已經進入第二波,無不是在兼顧個人權利與公共利益的情況下進行。如果可以充分的掌握所欲撤離對象的資訊,有權決定撤離人員的優先順位,並採取相因應的防疫措施,包含事前、事中、事後的各種防疫措施,則撤僑一事並無爭議。

即日起入境就得寫健康聲明書 桃機短暫現人龍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因為保護被困在中國的國民,並不需要以犧牲居住於本國的國民健康為代價。目前各國進行的撤僑行動,具體措施容或有所差異,大體上都符合這個模式,但是尚未見聞有為了避免疫情在本國擴散,而拒絕撤僑。當然這種政策決定,不外是基於一種判斷,亦即撤僑不會造成本國疫情的擴散甚至失控。如果撤僑有很大可能會造成疫情在本國失控,則亦可推測,各國政府將會在撤僑一事上更加謹慎,採取更多防護措施。

撤僑與否以及時機條件的政策決定,必須立基於事實認識與價值權衡,為了避免疫情在本國擴散,可以採取的措施相當多,基於台灣與中國之間頻仍的民間交流與政治上的複雜關係,在撤僑一事上,與其他國家所面臨的處境或有不同,但是依目前的情況觀察,保護被困在武漢的國民,並不需要以犧牲居住於本國的國民健康為代價,兼顧國民個人權利與公共利益,並非想像中的難,因此繼續從武漢撤僑回台,即非「電車困境」,並沒有犧牲多數保護少數的問題。

由於疫情在中國持續擴散,確診與死亡人數持續上升,導致目前中國超過八十個城市進行「封閉式管理」,或許更值得關注的是,除了武漢台胞之外,如果居住或停留於中國其他地區的我國國民,亦想要包機回國,當規模與數量達到一定程度,壓倒性的超出台灣醫療資源所能處理的範圍時,決策者將面臨更嚴苛的條件來處理撤僑問題,屆時如何因應,才是一個真正的難題。

延伸閱讀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