歹戲拖棚的英國脫歐,接下來的劇本怎麼演?

歹戲拖棚的英國脫歐,接下來的劇本怎麼演?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脫歐經歷三年半的灰頭土臉,英鎊下跌,投資出走,撕裂世代族群,總算在一月底塵埃落定,確認了不會再走回頭路。但眼前問題重重經濟欲振乏力,想要就此擺脫先前的困境重振不列顛帝國的日不落雄風,令人懷疑。

文:孟買春秋(曾任路透社駐台灣及新加坡特派員,住過印度六年出版過一本書,目前在香港和普羅旺斯之間如候鳥般移居)

平日多是在傍晚下班後才開始有人潮的香港外國記者會,一早比往常稍微熱鬧一些,會員們三五成群喝咖啡,安安靜靜吃英式早餐看電視即時轉播,這是英國正式脫歐的歷史性時刻。

相較於2016年6月23日英國公投是否脫歐當天,記者會一樣在早餐時間安排即時轉播公投結果,在座的英國人群情激憤,接著覺得一定還有機會力挽狂瀾,滿場不認識的人也熱烈討論,一大早連啤酒都喝起來了,那種氣氛如今已經完全消失。

對許多英國人而言,正式脫歐這一天是他們迫不及待想要翻過去蓋上,完全不想重溫的一頁,不要再歹戲脫棚了。

從公投確認脫歐第一天起至今三年半,歷經三任首相兩次大選三次延期,英國國內從面臨前所未有的世代族群分裂,走到今日雖然意見仍然分歧未見和解,也只得認命接受與歐盟分道揚鑣的定局。而去(2019)年12月帶領保守黨獲得執政黨自1987年以來最大選舉勝利的黨魁兼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挾著國會大勝的民意為後盾,更是意氣風發不可一世了。

正式脫歐目前其實對英國並沒有明顯的實質影響,除了英國籍的歐洲議會議員立刻喪失資格,英國繼續留在歐盟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一切大致照舊,到今(2020)年年底才必須一刀兩斷。在這個緩衝期間,英國必須和歐盟展開談判,達成各項後續安排。這下問題就來了,英國需要多少時間和歐盟重新定訂雙邊貿易以及法律等等的複雜協定?

首相強森意屬加拿大與歐盟的貿易模式,也就是允許幾乎零關稅的貨物貿易,但兩方需要進行邊境檢。歐盟28國和加拿大歷經七年協商後才正式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強森想要在年底之前與歐盟27國達成協議,完成加拿大模式的貿易協定,無非是一廂情願的樂觀。

驕傲自負的強森去年剛就任首相之際曾口出狂言,誇口如果他無法帶領英國在10月31日限期脫歐,他寧願死在陰溝裡,而這個期限已經是從2019年3月延期兩次而來的。但就在靠近10月底時,脫歐期限再度延遲至隔年1月31日。強森當然沒有死在陰溝裡,繼續當他的首相。

強森自認擁有民意,且仗勢歐盟不會貿然無協議讓英國脫歐兩敗俱傷,在外交場合總是強硬跋扈一如川普(Donal Trump),但究竟他的歐盟談判對手吃不吃他這一套還是未知數。即使如期正式脫歐,卻也還有人打趣認為強森說大話扯爛污的前科累累,難保今年底的脫歐完成期限不會再度延期。

島國英國和歐洲大陸歐盟的關係幾十年來錯綜複雜,對歐盟持懷疑論的英國人不在少數,強森是最鮮明的代表,他從政前擔任英國報社駐歐記者時就開始鼓吹脫歐。脫歐公投之際,各種排外仇歐的言論,隨著美國總統川普的右派保守主義,開始橫掃全國。他們對歐盟法律大加撻伐,主張英國收回自主權不再受制於歐盟,對移民採取不歡迎的態度。

這對於移民政策持開放態度的倫敦,無疑是重重的一擊。倫敦大都會區各行各業商店裡酒吧裡,不論藍領白領,到處充斥來自歐洲各國的移民,歐盟經濟傘下人民自由移動造就了倫敦這個工作的大熔爐。如果歐盟公民最後無法在英國工作,人力吃緊只是早晚的問題。

三年半前的公投,60%的倫敦選民選擇留歐,但終究寡不敵眾。倫敦市長在脫歐公投之後喊出「London is Open」的口號,強調倫敦這個種族多元的國際都市,會繼續歡迎來自各地的人士,倫敦市民甚至聯署發起「倫敦獨立」的行動爭取留在歐盟。

正式脫歐當天倫敦地鐵站出現市長呼籲的海報,強調倫敦這個國際城市會永遠歡迎個每一個人,跑馬燈也秀出不論今天或是永遠,London is Open,但其他城市卻開始出現零星的排外仇恨案例。

位於英國東部城市諾爾威治的一棟大樓在正式脫歐之後,各個樓層出現充滿歧視性語言的公告,慶祝脫歐成功,並且要求大樓居民從此要不就說只能英語,要不就打哪兒來就滾回哪兒去。這個事件想當然爾立刻被廣泛報導,而報導下的留言更是令人怵目驚心,充滿連聲叫好要把移民趕出去的仇恨語言。這種排外的心態在脫歐之後,恐怕只會有增無減。

雖然這只是一個極端的例子,但是隨著英國正式退出歐盟,無疆界地球村的概念在英國保守的地區被放生,可預見越來越極端的言行,勢將出現。而脫歐後的英國面臨的不僅僅是國內日益高漲的排外國族主義,還有一心想脫離英國獨立的蘇格蘭分離主義。

蘇格蘭在2014年獨立公投中以5%的差距反對獨立,不少蘇格蘭民眾反對的主要原因,就是一旦蘇格蘭脫離英國獨立,蘇格蘭人便會失去歐盟成員國的公民身分,因為財政困難的蘇格蘭一己之力想要加入歐盟,恐怕沒有那麼簡單。可想而知在2016年脫歐公投中,超過60%的蘇格蘭選民投票贊成留歐。結果英國還是脫歐了,在正式脫歐前的一次民調中,贊成蘇格蘭獨立的比例首度超過50%。

支持留歐的蘇格蘭民族黨在去年底的大選中成為英國第三大黨之後,黨魁施特金(Nicola Sturgeon)以選舉結果宣告自己擁有蘇格蘭民意,強森不能把蘇格蘭帶離歐盟,蘇格蘭應該再次舉行獨立公投,決定自己的未來。她並且宣布未來會花費更多的時間和預算,為下一次獨立公投做宣傳。

然而蘇格蘭要再度舉行獨立公投必須經過國會,佔國會多數的執政保守黨幾乎不可能會同意,因此再度舉行獨立公投目前無非是紙上談兵,但前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幾天前卻表明,歡迎蘇格蘭單獨加入歐盟的立場。即使短期之內無法做到,這無疑是火上加油助長蘇格蘭的獨立氣焰,讓英國外相拉布(Dominic Raab)立刻氣噗噗跳出來指責圖斯克言談不負責任。

英國脫歐經歷三年半的灰頭土臉,英鎊下跌,投資出走,撕裂世代族群,總算在一月底塵埃落定,確認了不會再走回頭路。但眼前問題重重經濟欲振乏力,想要就此擺脫先前的困境重振不列顛帝國的日不落雄風,令人懷疑。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