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異研堂》:幾十萬大軍?三國打仗究竟是個什麼樣的規模?

《三國異研堂》:幾十萬大軍?三國打仗究竟是個什麼樣的規模?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就是戰國和三國的差異:戰國時一打仗,老百姓扔下鋤頭就去打了,真上第一線的,天曉得幾個人。所謂幾十萬大軍出陣,那是把拉板車送糧食的老鄉、立壁壘的民夫,都算在裡面了。

文:張佳瑋

三國打仗,到底多少人

羅貫中先生對整數似乎有執念。《三國演義》裡,動不動「起大軍二十萬、三十萬、四十萬」之類,湊夠整數比較有趣。

除此而外,他還愛虛張聲勢。官渡之戰,他吹說袁紹大軍七十萬,曹操七萬;赤壁之戰,吹說曹操大軍八十三萬;夷陵之戰,劉備大軍連營七十萬。類此種種,不勝枚舉。

然而歷史上呢?《三國志》說袁紹官渡時「簡精兵十萬」;赤壁時,一般公認曹軍二十餘萬;夷陵之戰,一般公認劉備軍馬四萬餘。畝產萬斤放衛星,羅貫中先生可以當之。

哪位說了:也不是吹牛啊,中國人是多啊。想想蘇軾在密州當市級幹部時,打一次獵,「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然而,徽宗大觀元年即西元一一○七年,蘇軾逝世六年後,有司統計各路給田牧馬之數:總計養馬一千八百匹。蘇軾這個牛,吹得略大了。

話說,古代打仗人數,究竟是個什麼規模呢?

歐洲人打仗,人數委實不多;而且打從波斯人跟希臘人打馬拉松之戰開始,歐洲人便覺得東方——波斯啦、匈奴啦、蒙古啦甚至俄羅斯啦——都是汪洋大海。西元前四八年波斯的薛西斯征討希臘,被譽為歷史之父的希羅多德上下嘴皮子一劃拉,說波斯軍隊多達二六四一四一○人——你沒數錯,他就相信波斯人真有二百六十四萬開外呢,而希臘人覺得自己各同盟能躥出五萬已是大軍。實際上,到西元前四八年凱撒奠定霸業的法薩盧斯會戰,雙方對決也就是三萬對六萬之數——這麼點人,就決定了歐洲命運,多少有些小氣吧?還有更小的呢:西元十一世紀,決定英國歸屬的哈斯汀斯戰役,雙方八千對八千,也就是兩個小區居民到廣場對打的規模——確實也小家子氣了些。

中國歷史上,有許多痛快解氣、嚇得死歐洲人的數據。比如牧野之戰,周朝解決了商朝七十萬大軍;長平之戰,秦國連坑帶殺,幹掉了趙國四十五萬人;項羽破釜沉舟,五萬破了秦軍二十萬;三萬人奔襲彭城,破劉邦五十六萬;淝水之戰風聲鶴唳,苻堅九十七萬人土崩瓦解;隋煬帝東征高麗,帶去了一百一十三萬人——歐洲那些傳奇會戰,到此不免嚇得屁滾尿流。所以劉邦能吹韓信牛,「連軍百萬」,歐洲將帥連這個數字都不敢想像呢。

所以,真的是中國兵力特別多嗎?

也未必。這就得討論到兵力和制度了。

春秋戰國時,兵民一體。所以一般談論可用的兵力數字,其實就是適齡農民。史書上吹一次戰爭動用數十萬、百萬之眾,可是真上第一線肉搏的戰鬥人員,沒那麼多。

《戰國策》裡有這麼段:

趙惠文王三十年,相都平君田單問趙奢曰:吾非不說將軍之兵法也,所以不服者,獨將軍之用眾。用眾者,使民不得耕作,糧食挽賃不可給也。

田單提到個細節:動員兵力多了,民不得耕作,糧食難以供給。糧食難以供給是理所當然,可是為什麼出了兵,民不得耕作?

因為戰國時,兵民一體啊。

長平之戰,趙國四十五萬人完蛋了。之後燕國企圖來打趙國時,理由:

自邯鄲圍解五年,而燕用栗腹之謀,曰「趙壯者盡於長平,其孤未壯」,舉兵擊趙。

那意思:趙國的壯年人都死在長平了,孤兒們還沒長大呢——不難推測,長平死的四十五萬人,可能不僅指趙國的成年軍隊,而是趙國可以拉壯丁的成年男性。

三國時,制度又不同。按東漢制度,開國後就罷郡國都尉,又罷輕車、騎士、材官、樓船士及軍假吏,等於取消地方軍隊。

三國時為東漢末,軍閥許多靠部曲,相當多軍閥的私兵部曲,是兵農分離的——即,半專業軍人。

蜀漢滅亡時,劉禪給鄧艾報戶口:「領戶二十八萬,男女口九十四萬,帶甲將士十萬二千,吏四萬人。」可見在三國,將士和人口是分開算的。

這就是戰國和三國的差異:戰國時一打仗,老百姓扔下鋤頭就去打了,真上第一線的,天曉得幾個人。所謂幾十萬大軍出陣,那是把拉板車送糧食的老鄉、立壁壘的民夫,都算在裡面了。

三國時,部曲軍隊也有屯墾的。但還是有相當部分是兵農分離。所以數字顯得少:但都是半專業的士兵啊。

然後,是組織方式不同。

如上所述,戰國之時,到了田單趙奢的時代,軍事家已經意識到兵力過多,可能會影響後勤。三國時對此則有警覺。曹操注孫子兵法,如是說:「欲戰必先算其費,務因糧於敵也。」

曹操早期作戰,經歷過許多次兵糧問題,兗州戰呂布、官渡戰袁紹,都在為糧食頭疼。後來諸葛亮北伐,也不只一次糧盡退軍。所以三國時,許多戰役雙方是有意識地為了經濟,控制軍力。

費禕在時,姜維每每出兵不過萬人。姜維能帶萬人以上北伐時,人都五十多歲了。打仗打到後來,就是打糧食。

自然,也有經濟本身的原因。

大家都說,漢武帝時,漢朝有三千萬人口,漢末三國,全國只有七百萬左右,太可怕了,都殺完了——其實也沒那麼誇張。雖然漢末的確「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但是瘟疫和戰爭死去的之外,還有流散人口。

諸葛亮曾經跟劉備說過這事:「今荊州非少人也,而著籍者寡,平居發調,則人心不悅;可語鎮南,令國中凡有遊戶,皆使自實,因錄以益眾可也。」

結果是:「備從其計,故眾遂強。」

——荊州人其實不少,只是都不上戶口。

東漢末亂世,經濟生產和戶口普查都跟不上,所以出兵數字,相對也少了。

最後一點,兵力數字,有個吹牛問題。

《三國志.魏書.國淵傳》說:

國淵字子尼,太祖(曹操)征關中,以淵為居府長史,統留事。田銀,蘇伯反河間。銀等既破……破賊文書,舊以一為十。及淵上首級,如其實數。太祖問其故,淵曰:「夫征討外寇,多其斬獲之數者,欲以大武功,且示民聽也。河間在封域之內。銀等叛逆,雖克捷有功,淵竊恥之。」太祖大悅。

可見當時的破賊文書,都是以一當十地吹。國淵不吹牛,還被曹操問為什麼。所以三國兵力,有許多虛頭花帳,沒法太較真。

蜀漢滅亡時交帳簿,自稱全國兵力十萬二千,這算是官方數據,也許可靠一點。

所以,大致便是如此:

戰國時,全民皆兵,所動員的兵力數字,基本等於可徵發的壯丁,包括大批非戰鬥人員,所以顯得多,動不動幾十萬。

三國時期,至少還有部分是兵農分離的,所以史書上,兵力顯少。

戰國打仗,農民上陣,都影響農業生產了;三國時動員兵力,還計算著糧食來。

戰國縱橫家吹牛沒邊,三國也習慣以一算十。大家一起吹,但戰國估計吹得更大些。

最後,三國是亂世,人口流散,拉壯丁困難。

所以了,《三國志》沒有《史記》裡,劉邦所謂五十六萬人東征項羽這種浩大的對決——因為動員方式、計算方式、時代背景,都不一樣啦,而且還得排除史書吹牛的因素呢。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三國異研堂:從演義穿越到正史,評亂世、品英雄》,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張佳瑋

讀三國,不過時。現代人的陰謀權謀算計手段,古人早就教會我們了!

真香啊!誰是有口皆碑的三國第一美男子?諸葛亮為何反對魏延的子午谷奇謀?哪些人是被演義耽誤的三國人生勝利組?
愛演義也愛正史,評亂世亦品英雄。跟著知乎百萬粉絲超人氣作家,以獨到觀點,另眼讀三國!

三國正史人物,在《三國志》出場,到《三國演義》裡是一番模樣,再經由明清兩朝戲曲將許多人物臉譜化、偶像化、浪漫化而深入人心;及至當代的二次元文化,動漫、遊戲、卡牌、小說輪番創作,終於發展到了百花齊放的地步。然而三國歷史之所以能流傳千古,究其源頭,確實因為《三國演義》定本的人物們光輝萬丈;加上各色小說家和說書人鍾愛的改編,才得以在井水處皆聞其名。

中國知名文青作家張佳瑋在《三國異研堂:從演義穿越到正史,評亂世、品英雄》中,藉著絕倫妙筆以故事說人物,以人物說歷史;以歷史說文化,以文化說人性。從君王、丞相、謀臣、名將到亂世,張佳瑋以新穎的觀點爬梳演義與正史中的諸多細節,將三國「異事」探出趣味和道理來。

getImage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