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國一廂情願的「非洲秀才」,成為被中國利用的棋子

對中國一廂情願的「非洲秀才」,成為被中國利用的棋子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譚德塞抗疫的宗旨是「別讓中國不開心」,但病毒卻很開心,防線不知道何時會被突破的各國,也愈來愈不開心,只是根據譚德塞的標準,只要中國之外沒什麼病患,疫情在世界上都只是火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寒波

武漢的疫情向世界各地蔓延,WHO(世界衛生組織)的領導人,秘書長譚德塞受到許多批評,要他下台的網路連署已經超過36萬人。科學媒體Science刊出《不可能的任務?WHO領導人要在避免冒犯中國下阻止疫情(Mission impossible? WHO director fights to prevent a pandemic without offending China)》這部長篇文章,介紹譚德塞面臨的困局。

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2017年7月1日上任,國籍為衣索比亞,也成為第一位領導WHO的非洲人。我想先提醒各位,批判譚德塞應當基於他的作為,而非他的國籍與膚色,不該有「黑人給我閉嘴」或「黑人就是滾回去種棉花」、「奴隸爬到主人頭上難怪天下大亂」之類的歧視性言論。(插嘴一句,非洲非常大,當年種棉花的奴隸絕大部分來自西非,譚德塞是東非人)

由文章看來,譚德塞希望大力變革WHO組織,但是受到反彈。他也任命更多女性出任高級職位,增加WHO組織的多元性;這種作法一方面符合當代潮流,容易受到讚許,另一方面必然的結果是,他拉拔一批原本沒有掌權,在他手上才獲得權力的領導班子新貴。這是領導者鞏固組織內地位的一手高招。

WHO是世界最大的公衛組織,譚德塞身為領導者,卻非常注重公衛以外的事。他極為關心公衛決策會對經濟、政治等方面帶來哪些衝擊,這些考量又會影響到他公衛方面的決策。

例如疫情爆發後,他遲遲不支持進入「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不是他個人決定,而是由委員會決定,但是他從未表態支持);而即使各界普遍認為晚了一週宣佈,譚德塞仍然強調不希望各國因此禁止中國的航班、海運等交流。

許多台灣人無法理解譚德塞的作法,不過他的認知多半和我們不一樣。譚德塞表示:世界有一半的人無法獲得基本的醫療服務。假如他真心認為「莫忘世上苦人多」,那麼可以推論他對中國的評價不會多差;他眼中的中國各方面應該不算落後,至少在世界平均之上。

大概可以肯定,譚德賽當下優先的目標和台灣與不少國家不一致。台灣與大部分國家現在關心的是:如何避免病毒進入國境,哪些防疫手段可以阻擋病毒傳播。

然而,總是強調「莫忘世上苦人多」的譚德塞,卻把注意力大半擺在疫情的中心—中國,只要其他國家的疫情不變得嚴重,他就不太關心其他國家;問題是,這整套思維導致的結果,讓病毒不斷有機會由中國蔓延到世界各地,WHO至今每個反應都落後於病毒。

RTX379PC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譚德塞認為要關注事件的中心,若是同時有好幾個重心將造成混亂。他將焦點集中在疫情的中心中國,卻也造成最大的困局,各界看得愈來愈清楚,譚德塞一廂情願不斷稱讚中國的同時,中國並不將他視為對等的人物。

譚德塞面臨的局面非常艱難,他最值得批判的或許是,以WHO的公器替中國背書,使得不少相信WHO的人受到傷害。如今仍對WHO保有信心的人愈來愈少,例如WHO建議各國不要撤僑,各國卻非常不給面子的爭先恐後撤僑。

譚德塞抗疫的宗旨是「別讓中國不開心」,明擺著的事實卻是病毒很開心,防線不知道何時會被突破的各國,也愈來愈不開心。

最有資格對譚德塞不開心的,大概是最直接受害的中國人民。中國人,可憐哪~根據譚德塞的標準,再多中國人病死,只要中國之外沒什麼病患,疫情在世界上都只是火花。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