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常忽略的兒少權益:離婚協議書應增列未成年子女會面與扶養費

時常忽略的兒少權益:離婚協議書應增列未成年子女會面與扶養費
Photo Credit: StockSnap@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反新加坡與香港的離婚程序中,多詳細兒少於父母離異後之後續照顧的保障作法,反觀台灣的書表中並未有未成年子女會面、未成年子女扶養費的約定項目,故當事人也未必自行約定,直接傷害兒童的權益。

文:林秋芬(社團法人花蓮縣兒童暨家庭關懷協會秘書長/心理師)

台灣的離婚方式有三種,一是協議離婚,二是裁判離婚,三是經法院調解或和解離婚,依據2018年內政部戶政司統計資料顯示台灣有54402對夫妻辦理離婚登記,其中有46242對為兩願離婚,高達85%,在同一年,也有68619位兒少因父母離婚、未繼續共同生活等等因素而做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行使負擔登記。

多年來,台灣的離婚率居高不下,兩願離婚夫妻且有未成年子女之公版離婚協議書內容過於簡略,於「我的E政府 」網頁上或全國各戶政事務所網頁上所下載的「離婚協議書」及「未成年子女親權變更協議書」的內容中,攸關未成年子女權益事項的約定僅列親權(監護權)項目需填寫,書表中並未有未成年子女會面、未成年子女扶養費的約定項目,故當事人也未必自行約定,且未成年子女的會面、扶養費也非戶政須登記之事項。

反觀,新加坡與香港的離婚程序中,對兒少於父母離異後之後續照顧的保障作法。

新加坡的無爭議離婚(兩願離婚)亦需要向法院提交申請,文件中含子女照顧計畫、爭議離婚(訴訟離婚)的聲請人提交的文件除子女照顧計畫外,另需含有上完育兒輔導計畫課程的證書,在離婚程序中透過繳交文件與課程、輔導服務以促使父母需計畫離婚後之子女照顧安排,或兩願離婚時雙方也需要能協商出一份共同簽署的子女照顧計畫。

而香港,不管是單方或雙方提出離婚呈請,倘若家庭中有年齡未滿18歲之子女,則離婚呈請書必須一併提交「關於子女安排的陳述書」,內容含居住(述明該子女現在在何處居住和目前由何人負責照顧及教育)、教育(述明該子女現就讀學校或其他教育機構,如果該子女已就業,則述明期受雇地點、工作性質和現在接受的任何訓練的詳情)、經濟給養(述明該子女現由何人供養或分擔供養以及供養或分攤供養的程度)、探視(述明關於讓任何一方探視子女的議定安排,以及現在和過去給予的探視程度)。

RTS2F5A7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台灣現行的「公版」離婚協議,常常沒有顧慮到孩子

台灣的公版兩願離婚協議書內容簡略,再加上父母離異時於子女照顧事項的安排過於草率,有些父母只想趕快擺脫令人不悅的關係,而子女的親權、會面、扶養費可能成為父母談判的籌碼,或根本未協商,也可能約定損及子女權益而不自知。

例如,約定一方永不得與子女會面、或子女不得於另方父或母家過夜、不得攜子女外出或一方再嫁娶則需變更親權為他方行使等約定,致兒少面臨父母離異後也中斷了親子關係維繫,日後父母雙方可能衍生更多衝突,最終需至法院處理,使未成年子女持續暴露於父母的衝突中。

在台灣尚未修法之際,該如何在更前端就確保父母兩願離婚的未成年子女的權益——親子關係維繫權、不與父母分離原則,這些兒童權利公約所強調的兒童權益,於是本次花蓮兒家協會與花蓮民政處所轄13鄉鎮戶政共同協力,試行於花蓮民政處的「離婚協議書」及「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負擔行使」兩份例稿中增列未成年子女會面、未成年子女扶養費,提醒父母離婚後親子關係維繫的重要性,及會面與扶養費都是子女的權利。

花蓮兒家協會與民政處的合作,從2019年9月的戶政人員在職教育開始,即協助兩份書表的增列,花蓮各戶所於2019年9至12月,試行四個月共使用73份新書表之後,由花蓮兒家協會就戶所人員實施情形進行問卷調查,就調查結果並再次修正書表與規畫後續提供給予戶政人員之相關支援服務。

其中,問卷調查了解民眾對於離婚協議書增加子女會面、扶養費項目需要書寫時的反應,有三成戶政人員表示當事人是正向反應,另外,五成表示當事人是不悅、抱怨、不解,如當事人覺得麻煩、覺得要填寫資料太多、覺得規定繁雜,覺得都離婚了,還規定內容細項增添麻煩。

許多的當事人情緒多,狀況極度不佳,不願意討論相關事物、當事人不想寫、覺得好煩、只想趕快辦完,情緒狀態不適合也不願意討論、會面部分不知如何約定、當事人覺得沒有必要書寫子女會面、扶養費,另有些當事人已經自行購買離婚協議書,已書寫完成到戶所辦理,不願意再更換使用新書表,當事人也抱怨為何要寫、有何法律效力。

諸如上述當事人的反應,可見當事人對於子女照顧約定的輕忽,也容易將情緒轉移到戶政人員身上,戶政業務繁多的一線人員,在遇見離婚時情緒不佳的當事人時,也擔心要其討論子女事物可能引發更多爭執。

雖然戶政人員於試行新書表時面臨許多挑戰,但此次接受問卷調查的戶政人員,仍有八成是贊同於離婚協議書等兩份書表增列子女會面與扶養費。

Kid parents shutterstock_115620868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新的「離婚協議書」應該如何設計,才能顧及孩子的權益?

經由使用兩份新書表之後的實施現況調查分析,對於政策與制度面、實務面的建議如下:

(一)政策與制度面

1. 離婚協議書與變更子女親權協議書,應該全面增列未成年子會面與扶養費項目為離異父母須約定之項目,以附件方式處理,並於戶役政系統上登錄

建議內政部戶政司的網頁,能置換為花蓮民政處經過試行與再修正的「離婚協議書」與「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行使變更協議書」。

2. 修正離婚證人的簽名方式,必須親到戶政事務所簽名,或是出具公證書,證人除簽名或蓋章外需加填寫身分證字號及地址。

本次使用新版離婚協議書的過程中,已書寫完畢並且有兩位證人簽名蓋章之後,不願再重新書寫新書表的理由之一,是證人無法再到場簽名,歷年來,在法院也有些案子是離婚證人的簽名效力問題,因為職業收費簽名,或是未「親聞親詢」兩方的離婚真意,而造成離婚無效,產生當事人再度結婚(重婚)無效,再婚子女成為非婚生子女的荒謬現象,或產生前婚姻配偶挾怨,而提確認離婚無效的案例。

故應修法為證人需親自到戶政機關當場簽名或是出具公證書。另新版離婚協議書中證人需增加身分證字號及地址,因若雙方就離婚協議書有爭執,證人可能被傳出庭。

3. 提供離異父母多元的支援措施——離異家庭支援中心的設置

面對離婚人口中85%的兩願離婚當事人,若有未成年子女的父母該如何協商子女照顧計畫、於子女會面進行有困難有何單位可以提供協助,目前全台僅花蓮兒家與兒盟,會針對非有案件係屬於法院的離異家庭提供相關協助,相較起來,新加坡於2013年由社會及家庭發展署設立四間離異家庭支援中心、香港於2019年由社會福利署於全港成立五間離異家庭支援中心。

台灣的離婚率高於這香港、新加坡甚多,但給予離異家庭的專業支援卻付之闕如,目前僅少數縣市有單位提供社區家事商談服務,離異家庭的支援服務需要專科化,不能歸屬於各的社福中心,建議設置專門化離異家庭支援中心,並與在地戶政機關合作,協助兩願離婚的家庭。

4. 公眾宣導

於此次於花蓮縣各戶政單位的書表增列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當事人並未看中與認同於父母離異後需要約定未成年子女會面與扶養費,兩願離婚父母對於後續親子關係維繫、子女照顧過於草率,故需運用各式媒體宣導「離婚家庭不等於單親家庭」、「離異家庭的親子關係維繫的重要性」、「離異父母共親職」,鼓勵有未成年子女的離婚父母必須協商子女照顧計畫,並成為離婚協議書的附件。

shutterstock_28488472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二)實務面

1. 辦理戶政人員相關在職教育及提供資源單張擺放於戶所

兩份書表增列之後,戶政人員雖認同此作為,但對於為何需要增列、如何初步回覆離異父母於當場提出的各式的疑問,需定期辦理戶政人員此方面的實務課程。另需將相關資訊與資源單張擺放於戶所,讓戶政人員可以將單張提供給予民眾填寫指引、新書表QA單張、諮詢單位、子女照顧計畫的單張等,減少民眾諮詢時間、減輕戶政人員面對群眾詢問的壓力。

2. 再次修正「離婚協議書」及「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行使負擔變更協議書」

離婚協議書表增列未成年子女會面及扶養費項目,及相關文字之修正,不管是自行購買、戶政網頁下載或採取循司法途徑處理婚姻的起訴狀都應增列未成年子女會面與扶養費項目。

(三)戶政系統的書表

於內政部戶政司全球資訊網「戶政各項業務申請書下載區」的兩願離婚協議書為例,除以附件增加未成年子女會面與未成年子女扶養費項目外,部分文字須刪除與修正。例如:子女未必在婚姻關係中所生,因此刪除,將男方、女方更改為甲、乙兩方(此部分於花蓮縣戶政之新版離婚協議書第一版已修正)。

針對目前花蓮戶政已增列及修正文字的書表,經此次試行調查之後,可再調整的部分,為在「未成年子女會面部分」增加空白欄位,給予不同於原定格式的會面方案,可有書寫之空間,或可參考香港的子女照顧計畫的表格,改為只有大標題探視(現行與未來的探視方案),加上提供一份如花蓮兒家協會設計的子女照顧計畫四折頁單張給予當事人於協商時的參考。

(四)法院訴訟輔導科的離婚起訴狀書表

目前於法院訴訟輔導科提供給與當事人的家事起訴狀的內容,亦未含未成年子女會面、扶養費、夫妻剩餘財產分配的項目,於司法院的系統上有家事聲請狀、家事起訴狀、會面交往方式(附表1)及會面交往方式(附表2),建議可於網頁上,說明訴請離婚者需要提交的表單為「家事起訴狀」、「會面交往方式附表」或「子女照顧計畫安排」等。

訴訟輔導科人員面對諮詢離婚的父母,應提供的書表及說明,也宜同時提供子女會面交往附表與子女照顧計畫參考範例。

baby-cute-kids-1134923
Photo Credit: StockSnap@Pixabay CC0

(五)戶政機關與在地支援服務的合作

目前各地的離異家庭支援服務,除了進到法院的當事人可以尋求縣市政府駐法院的家事服務中心協助外,兩願離婚的父母,可使用的社政資源為各地提供「家事商談服務」的機構,但這些大多以法院當事人為主,各縣市政府宜推動與宣導社區家事商談服務給予兩願離婚父母,各地民政局處也可與當地社會局處合作,由社會局處提供在地資源與諮詢窗口給與戶政機關。

(六)辦理親職協調員訓練

香港、新加坡於2013年開始辦理親職協調員(Parenting Coordinator簡稱PC)培訓,這是一門專業,以孩子為核心、基於父母的需求,協助父母協商親職計畫、執行親職計畫、降低衝突,在台灣家事領域專業人員的訓練可增加親職協調員的訓練課程,以增加協助父母協商之專業知能。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