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攻餘波帶來的道德兩難,印尼拒絕讓ISIS前戰士和家人返回故土

恐攻餘波帶來的道德兩難,印尼拒絕讓ISIS前戰士和家人返回故土
現任印尼政治,法律和安全事務協調部長Mahfud MD。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ISIS前戰士及其家人,是否能回到家鄉,引起了印尼國內討論聲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西爪哇茂物(Bogor)的總統府,佐科威和內閣討論聚首研討一周後,印尼政府11日決定,拒絕讓超過600位公民——據信是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n Iraq and Syria,ISIS)的前戰士及其家人返回家鄉。

南華早報》報導,自從美國2019年10月宣布ISIS的領導人阿布·貝克爾·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身亡,印尼國內就開始了是否讓ISIS前戰士們回來的討論,至今已經持續超過4個月。「政府必須保障2.67億的印尼人的安全。」政治、法律和安全事務協調部長Mahfud MD表示,「一但有外國的恐怖分子戰士一起回來,他們可能成為新的病毒,讓2.67億的印尼人感到不安全。」

與蓋達組織(al-Qaeda)曾經有所聯繫的伊斯蘭祈禱團 (Jemaah Islamiyah)前領導人Nasir Abas,表示「我不同意(前ISIS成員)的歸國,一旦允許他們進入印尼,他們的意識形態病毒就會很危險。」

海峽時報》報導,自2019年3月以美國為首的聯軍擊潰ISIS之後,這群印尼人目前都被留在敘利亞的難民營中。印尼反恐領導最高機構——國家打擊恐怖主義機構(BNPT)督察長Suhardi Alius表示,2019年7月,Mahfud MD之下就已成立專案小組針對此議題調查並呈報給總統。

不過,11日Mahfud MD對印尼總統佐科威( Joko Widodo)會報時則對於當中的未成年者採取保留態度,「沒有計畫讓恐怖分子回來。我們不會帶外來的恐怖分子回印尼……對於10歲以下的小孩,我們可能會考慮逐案處理。我們會看這些未成年人是不是孤兒。」

印尼當局擔心的是這群人當中是否有恐怖分子,Mahfud MD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指出有689名印尼人被滯留在敘利亞,不過當中只有288人的身分已經確定,他補充,「政府正在著手收集更多關於人數的有效資訊,以及他們的身分,還有他們是否涉及恐怖主義。」

2016年1月,印尼首都雅加達市中心傳出爆炸巨響。《紐約時報》報導,ISIS的官方帳號透過加密手機應用Telegram上,宣稱他們是這起自殺式襲擊恐攻的謀劃者。據稱至少有7人喪生,23人受傷。槍聲和爆炸聲種下了印尼與其東南亞各國對ISIS及恐怖主義的恐懼。

雅加達郵報》一篇評論指出,印尼作為全世界最大、以遜尼派穆斯林為主的國家,ISIS宣稱自己代表遜尼派,也讓印尼無法專心面對這些前戰士們及其家人的命運。對有些人來說,這是關乎人性、正義和人權的道德困境,比如說,並非所有戰士的配偶,都可以自主決定是否一起前往敘利亞和伊拉克,也有些是被騙去的。

南華早報》報導,華盛頓國家戰爭學院的教授Zachary Abuza表示,政府的決定是短期的方法,「無益於解決問題。」他指出,「這個決定可能創造出一群游離的聖戰份子(jihadis),他們也可能會嘗試逃回國內。雖然沒有最佳解,不過以我的觀點來說,比較合理的作法是將他們帶回國內由國家管理。」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