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的本質》(上):窮人總是把錢花在昂貴的治療,而非廉價的預防

《貧窮的本質》(上):窮人總是把錢花在昂貴的治療,而非廉價的預防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我讀完這本書,經過作者的說明之後,我確實能夠清楚的瞭解到「致窮」的因素了。我想如果一本書能讓一個非專業人士,瞭解諾貝爾經濟獎等級的概念,那確實是非常通俗易懂的了。

文:夏承樟(作者現為職業培訓師,專注於團隊管理&領導力、公眾演講、內訓師培訓等領域)

斯德哥爾摩10月14日電,瑞典皇家科學院宣佈,將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授予阿比吉特.巴納吉(Abhijit Banerjee)、埃絲特.迪弗洛(Esther Duflo)和邁克爾.克雷默(Michael Kremer),以表彰他們在緩解全球貧困研究領域作出的突出貢獻。

諾貝爾_經濟學
Photo Credit: The Nobel PrizeTwitter

《貧窮的本質:我們為什麼擺脫不了貧窮》這本書,就是埃絲特.迪弗洛和阿比吉特.巴納吉合著――兩位作者親自參與了多項援助計劃以深入多個國家的窮人世界,對貧困人群最集中的18個國家和地區調研;也大量使用了隨機對照試驗,以從窮人的生活、健康、教育、創業、援助等多個方面,探尋貧窮真正的根源。

而在整本書中圍繞的主題,其實就是從上述的五個角度、10個章節來分析「貧窮陷阱」。那什麼是貧窮陷阱呢?

書中給到我們一個案例:來自肯亞索里村的肯尼迪,是一位年輕農民,由於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得到了免費的化肥,因此當年的收成是前幾年的20倍,他因此有了自己的儲蓄,從此擺脫了貧困的處境。在書中,作者使用圖表模型來展現肯尼迪的遭遇:圖中的S型曲線即是「貧窮陷阱」的來源。當S型曲線低於對角線時,將來的收入將低於今天的收入,因此「貧窮陷阱」範圍內的目標最終會變得越來越窮(收入走勢為A1=>A2=>A3),而「貧窮陷阱」之外的人將會變得越來越富(收入走勢為B1=>B2=>B3)。

1
圖片來源:《貧窮的本質:我們為什麼擺脫不了貧窮》

肯尼迪最初所處的位置在A1,但由於凹函數的特性,今天的收入低於將來的收入,肯尼迪的當期收入會越來越低,並最終不可避免地滑落到更貧困的A3;而一次性大規模的補助,將使得肯尼迪擁有額外的盈餘來投入未來,並因此走出「貧窮陷阱」,最終走向越來越富的道路。因此,從這個模型的角度看,似乎大規模的補助就能解決問題。(但是很明顯,現實中各國政府的大規模補助並沒有取得很好的成效,我們將在最後一個主題「援助」詳細說明。)

必須強調一下,該書中所指的窮人,是指每日收入低於0.99美元的群體。

雖然這三位得獎者不意外地遭致了一些批評(不管怎麼樣的人事物,都會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好比說「經濟學家沒有真正使一個人脫貧」、「該三人所研究的不是理論而是現象」。但是在本書中,作者其實在每一項分析之後都給予了實際的做法;甚至他們參與的項目都比這些批評者還多。

另外,重要的是,在我讀完這本書,經過作者的說明之後,我確實能夠清楚的瞭解到「致窮」的因素了。所以我想,如果一本書能讓一個非專業人士瞭解諾貝爾經濟獎等級的概念,那確實是非常通俗易懂的了。為了更好的接觸該書中所得來的實際情況及概念,我們就用作者切入的五個角度來做一一的瞭解。

一、生活

來自印尼的帕克.索林,是書中出現的其中一個角色。他告知作者們,他的父母親曾經有一小塊地,但為了要提供13個孩子的供養和居住,他們已經沒有可以耕作的土地了。帕克.索林長期以身為臨時農工為生,一天的收入是1萬印尼盾(折合美金2元);但由於化肥、燃料等價格上漲的關係,農民決定不再雇用更多的人手,所以帕克其實大部分時間都在失業的狀態。

說到這裡有些人可能會想:「那他可以去找別的工作呀!」

是的,帕克在書中解釋了,其他技術含量太高的工作他沒有相關的經驗和能力、大部分的體力活他都做不了(後面會有詳細解釋);而他認為,對於年過40的他來說學習一門新的手藝又太晚了,沒有人願意雇用他。當然,以我們的角度來說,或許40歲不算是很大的年齡、或許上述原因聽起來像藉口,但是,我們確實也是沒有辦法100%瞭解他所處的環境與狀態。

於是,他的家庭為了達到財富保底(Financial Security),妻子前往首都雅加達擔任傭人、他12歲的長子,縱使學習成績不錯,也只能輟學擔任建築工、較小的兩個孩子則是由爺爺奶奶照顧。目前帕克在一周中有四天時間,每天只能吃兩頓飯;另外三天每天只吃一頓。對於他自己來說,他認為造成這個情況的最大問題是因為「缺糧」。他很希望可以有工作的機會,但是由於長期飢餓,他整個人都虛弱不堪、意志消沈,漸漸的陷入一個惡性循環,這使得他不願意再去想該如何解決自己的問題了。

從上述原因來看,帕克.索林似乎陷入了貧窮陷阱。如果他稍微富有一些,那就能有錢買更多的食物來滿足自己的生理需求、那他的生產效率就會提高、進而能夠有更多的產能。這樣的情況也就跟馬太效應所論述的「強者越強,弱者越弱」有著一樣的道理:窮人吃不飽所以沒有力氣工作;但是富人有錢吃飯,於是可以持續佔據重要的工作。漸漸的富人會越來越富有,也能吃得越來越好;而窮人越來越窮,越來越難以突破現狀。最後的結果則是貧富差距不斷擴大。

到這裡,我們似乎會覺得,如果能夠試著提供給窮人足夠熱量的食物,讓他們不再挨餓,是否就有機會幫助他們走出貧窮陷阱了呢?

答案並非如此。作者們依據菲律賓貧窮地區的物價,每日僅需要0.21美元就可以滿足體力勞動者每日應攝取卡路里量的最低標準,也就是至少應該達到2400卡。但是這樣的問題在於:他們就只能日復一日的吃香蕉和雞蛋。所以在此討論之中的真正重點是,窮人並非沒有錢去吃飽,而是希望選擇口味更好的食物。哪怕價格高昂、沒有營養價值。

說到這裡,其實就開始要引出這所有調查之下的底層邏輯了。

(1)根據作者在18個不同國家中,針對窮人的調查,食品消費僅佔農村極度貧困人口總消費的36%-79%,佔城市貧困人口消費的53%-74%。而如果窮人有機會有更多的收入,他們則傾向購買更棒、口感更好的食物。人是一種有著強烈慾望的生物,是這樣的慾望讓我們打敗了眾多競爭者。

但是慾望有利有弊,作者說:只要人們可以在食物選擇上多帶上一點理智,好比說一位農民,每年花費7美元購買加鐵的魚子醬以幫助避免貧血,那他補鐵後的每年收入將會增加46美元,聽起來確實是很划算的投資。又或者在食物方面,只要試著減少甜食、加工食品的購買,轉而增加葉類蔬菜及粗糧,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卡路里與營養。

(2)另外,窮人對於消費的首要選擇是:讓自己在生活中少一點乏味。所以會用一些外顯的方式:好比說寧願餓肚子也要買電視機、DVD播放機來消磨時光、脫離現實生活;又或者是一杯加糖的茶(糖和茶在這樣的狀況之下都算是奢侈品),只要能夠讓生活在表面上,看起來稍微不那麼難,他們都會試著去做。

就好像作者的另外一個發現:「在發展中國家的窮人會花費非常多的錢來籌辦婚禮、喪禮。好比說在南非,一場葬禮需要花費約825美元(這約等於該家庭40%的年收入),而在舉行之後,這個家庭變得沒有積蓄、更多的人因此吃不飽飯、人們變得越為沮喪。而他們的孩子就可能被迫輟學,開始工作。」

他們這麼做的原因也就是因為覺得生活中太過乏味了,所以必須要試著創造出一些不同平常的事件或慶典來「Make it memorable」的原因。

而這樣做的原因歸根於他們的大腦,又或者我們說是「皮質醇」。由於大多數窮人生活於一個朝不保夕的狀態,有著巨大的壓力,這些壓力就會促使大腦開始分泌皮質醇,使得他們需要做出想盡辦法做出一些「當下」能夠比較舒服的事情,好比說吃甜食、看電視。

所以說哪怕我們認為會懷疑,為什麼他們不把錢存起來?以讓他們自己可以脫離目前的生活處境;但是對於窮人而言,他們更加懷疑在生活之中產生改變的可能性。所以在其行為之中常常會表現出:既然做出改變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和精力,那不如乾脆就好好的關注眼前,把日子盡可能過的愉快就好。

在我看來,我們其實和書裡那些看似在另一個世界的人們,沒有這麼大的差別──我們一樣喜歡吃甜食、喜歡享受、喜歡鋪張;我們一樣會沈浸在電視劇或者網絡的世界裡,讓生活隨著時間流逝。只是可能我們在上一代的支持下、在社會福利的完善下可以如此無憂無慮,但是如果把我們換到如書中人們一樣的狀況,那背後的底層邏輯,我覺得並不會有太大的差別。

二、健康

同樣是在印尼,一位叫做伊布.艾姆塔特的女子為了處理其丈夫(職業為竹籃編織工)的眼疾問題,借了40萬印尼盾(約74.75美元),其中10萬印尼盾用於買藥;30萬用於購買食品,而他們需要為此貸款支付每月10%的利息。

在這樣的狀況之下,他們很快就欠下了100萬印尼盾的利息(約187美元);雪上加霜的是,她的兒子也罹患了嚴重的哮喘,因而無法按時上學、也沒有錢再治療。於是這個家庭走入了健康陷阱。

Ebola West Africa Malaria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如果說上述的眼疾問題是一種特殊個案,那還持續困擾著許多發展中國家的瘧疾問題,可以更好的為我們解答。

著名經濟學家傑弗里.薩克斯(Jeffrey Sachs)認為,在那些受瘧疾影響人口超過50%的國家,人均收入僅為無瘧疾病例國家的三分之一。並且他進一步的指出,正因為貧窮,導致這些國家沒有辦法有效的採取適當的預防措施,又再導致了持續的貧窮。另一項研究表示,與罹患過瘧疾的兒童相比,未罹患的兒童在長大後每年的收入可以多50%。

在肯亞,瘧疾一直還是嚴重的傳染性疾病,但是危機也可以是轉機:一個經過殺蟲劑特殊處理的蚊帳大約是14美元,而藥效可以長達5年時間,如果一個孩童從出生到2歲一直睡在這種蚊帳之中,他感染瘧疾的幾率將會降低30%。如果按照上述的數據來計算,只需要用14美元的投資,就可以讓30%的人口增加295元的收入(肯亞成年人的平均年收入為590美元)。更棒的是當這些長大了的孩子,再為其兒女購買一輩子的蚊帳,就將徹底改變他們的生活。

問題來了:一個在肯亞的非政府組織TAMTAM,曾經組織在產前診所前發放蚊帳。但是他們發現,當蚊帳需要收費時(約0.75美元),人們對於價格將十分的敏感。根據我們在前面的計算,這應該是一個非常合理的投資才對,那為什麼人們不願意花費金錢在此之上呢?難道是因為他們不在乎自己的健康嗎?

結果恰恰相反。在作者針對18個國家的研究中,很多國家的窮人都會將自己的錢花在健康上。在印度農村,他們平均花費5%的預算在這個領域;而更多人就像一開頭提到的伊布.艾姆塔特一般,不管是縮衣節食、賣掉資產還是借高利貸(平均月息3%),都是為瞭解決嚴重的健康問題。

因此,重點並非在於窮人不在乎健康,而是因為:他們總是把錢花在昂貴的治療,而非廉價的預防。在印度地域偏遠的烏布代爾地區,人們傾向選擇治療而不是預防;傾向選擇沒有專業資質的私人醫生以及驅邪式的傳統療法,而不是政府設置的公共醫療機構。

為什麼窮人會拒絕可以幫助他們的人事物,反而反其道而行呢?

(1)其實有很多富有成效的預防,都是由政府所主導的,所以一部分原因就是政府服務者的高缺席率。作者發現,一些政府的保健中心在工作時間也常常關閉、而不同國家的保健人員,其缺席率約為35%-43%。而就算醫生及護士在職,他們也僅僅以一個「3-3-3原則」:平均互動3分鐘;醫生只問3個問題;病人拿到3種藥的方式來結束整個療程。

且在大部分的情況下,醫療工作者只是詢問病人哪裡不舒服,然後根據病人自己的判斷來治療,所以或許這也就是為什麼造成人們盡量避免到公立醫院就醫的原因了。

(2)對於沒有什麼信息來源的窮人來說,他們很難做出合理的選擇,尤其在大多數人連基礎的生物知識都不具備時。而由基於古老傳統的影響,他們在更多時候反而會相信「信念」,也就是自己從小到大所被鞏固的思維模式,來強化自己對事物的理解。舉例來說,很多沒有學習過相關知識的家長就很難理解,為什麼他們的孩子在接種之後,還是會得病。因此這些家長就會有一種「受騙了」的想法,進而決定以後都不要讓自己的孩子接種、甚至相信其他政府、機構所推出的預防措施。

所以對於窮人來說,之所以堅持那些感覺起來很多瑕疵的信念,還有一個底層的原因,那就是在人們無能為力之際,「希望」就變得尤為重要。一些私人醫生曾和作者說明:窮人根本沒有辦法承擔類似化療、住院這樣的開銷,於是只好找他開點藥品,讓他們心裡感覺好一點。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