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的本質》(下):這些父母已經知道資源會越來越受限,為何還生這麼多孩子?

《貧窮的本質》(下):這些父母已經知道資源會越來越受限,為何還生這麼多孩子?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1969年至今,已經頒出了49個諾貝爾經濟學獎。常有人質疑,如果說這些獎項都是具有建地且高度專業的,那為什麼就算到了今天全球還是有幾十億人口正在面臨貧窮?

文:夏承樟(作者現為職業培訓師,專注於團隊管理&領導力、公眾演講、內訓師培訓等領域)

三、教育

作者曾經在烏代布爾農村的學校組織過一場拼貼活動,他們提供給參與的家長們各式各樣的雜誌,並請他們剪出那些覺得跟教育有關的、以及教育將會為他們的孩子帶來的東西。沒想到,這些家長們的作品大多不離「黃金」、「珠寶首飾」、「名車」等,而非其他的圖片。

這和大多數的情況一致,那就是家長們似乎總認為「教育」是一種能讓孩子獲得大量財富的方式,所以對大多數的家長來說,他們心中最佳的致富途徑就是成為公職,其次則是白領工作。

像這樣對於孩子的「期望」,意外的不分貧窮與否,在許多其他國家,也會有同樣的期望存在。

在馬達加斯加,一共640所學校的家長參與了一項調查:即孩子們中學畢業後如何謀生?在此有70%的家長認為孩子將可以得到一份政府的工作;但是令這些家長們失望的是,能夠上到六年級的孩子並沒有他們想象的多,更別提中學畢業了。

其實除了上述在生活及健康中所提到的孩子所遭遇的問題以外,家長的心態也使孩子可否順利完成學業有著很大的關係。因為在這些家長眼中,他們將教育看作是彩票(也就是賭博),而非一種安全的投資。

在摩洛哥,家長們認為,多讓孩子上一年小學,可以使他們的收入增加5%;而多一年的中學則可增加15%,所以的確,在這種狀態之下家長們更關注的是自己的投資回報率,而不是孩子真的能否學到東西。但也因為他們將重點鎖定在「回報」,所以那些擁有數個孩子的家庭,就會變成「派代表制」的,選出孩子來上學。

在一個有著7個孩子的農戶家庭里,除了他們家最小的孩子以外,其他孩子都早早被迫或自願輟學,第一個原因肯定是因為學費支出,孩子一年的學費將超過家庭農作物總收入的10%。但是另外一個原因由作者從這位孩子的母親口中問出:因為最小的那個孩子是家裡「最聰明」的孩子。作者認為,這就像是在一個家庭中選出一個世界冠軍似的,並且還需要其他孩子也同意這個選擇。

那會不會有人想著:如果這些父母不生這麼多孩子的話,是否就可以有效的提高受教育程度了呢?

確實,一旦有了更多的孩子,那每個孩子所被分配到的資源和照顧的質量就會降低,所以這些父母就會轉而選擇相信為那些他們認為最有天賦的孩子加碼投資。但是這樣一來,就很有可能造成對其他孩子的天賦的一種浪費。

這些父母既然已經知道資源確實會有分配不均的情況,為什麼還要生這麼多的孩子呢?這裡的答案居然是一句我們非常熟悉的話:養兒防老。

正如我們一開始說的,很多父母直接將孩子視為他們的經濟未來,不管是一種保障政策、一款儲蓄產品還是一種福利彩票。由於在富裕國家中,很多的父母有著社會保險、養老年金或者其他大眾措施,所以他們確實不需要從這樣的角度去切入。但是就像一位在印尼西卡達斯貧民窟專門收廢品的人,帕克.蘇丹諾,他就有著9個孩子和一大堆孫子孫女。

他認為自己有這麼多的孩子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因為只要其中幾個混的不錯,可以給他養老送終,那這筆「投資」就是值得的。所以在這些家庭當中,就會不斷地陷入一個生很多孩子所以資源不均;只有少數幾個孩子能夠有機會接受教育和享受資源;再次生下眾多孩子,然後持續貧窮的狀況發生。

回到帕克.蘇丹諾,他其實相信,正是因為需要撫養9個孩子使得他很難脫離貧窮,但是他又無法清楚知道,到底哪一個孩子在未來有能力給他養老。所以在此作者給到我們的解答就是,這確實需要政府去完善福利制度,並且試著讓他們的國民相信,就算是不生下這麼多的孩子,也可以在年老之際有著良好的照護措施。

四、創業

各位看到這個標題是否好奇:「難道窮困階級也有辦法創業嗎?」來自《貧窮的本質:我們為什麼擺脫不了貧窮》兩位作者在18個國家的調研數據中,有50%的城鎮窮人們從事非農業工作;而從事農場生意的則在25%-98%之間。

一樣先用一段書中的案例來說明:2008年,在印尼萬隆省的伊布.蒂娜,曾經與她的丈夫經營服裝生意,手下還有著4名員工,生意特別不錯。但是他們遭遇到了一個狀況:他們生意上的合作夥伴開了張2000萬印尼盾(約3750美元)的空頭支票,從此他們陷入了麻煩。

首先,在報警之後,警察索要了250萬印尼盾的好處費才承諾處理;其次這個合作夥伴在歸還了400萬印尼盾之後消失無蹤,其中的200萬又被警察索賄。也就是說他們一共花了450萬的好處費,僅追回了400萬的欠款。他們沒有放棄,在接下來的4年內憑借著政府的一項貸款計劃,一共獲取了1500萬印尼盾(約2800美元)的貸款;卻在墊付了上千條短褲之後,由於訂購商臨時取消了訂單,他們再次陷入深淵。

不久後,蒂娜和他的丈夫離婚,自己帶著4個孩子回到娘家,並且對於創業有著深深的恐懼及傷痕。最糟糕的是,蒂娜的大女兒因為曾被綁架,留下了心裡陰影,因此她還必須要在自己狀況不佳的情況下分心照顧她的女兒。

在這段故事中我們看到的是對於風險的承擔力,因為兩次的事件導致原本要脫離貧窮陷阱的他們,又被一路逼回。

RTS1GM24

窮人的生活中缺少充滿著風險,他們必須要籌集所有的資金,要麼來自家裡的儲蓄、要麼是貸借款等。在目前為止聽起來都跟我們所面臨的處境差不多,至多的區別是金額大小的不同,但是窮人們一旦失敗或者遭遇風險,他們確實缺少了一些機制和機會來幫助他們翻身。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