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韓國迎頭趕上,為什麼日本電影拿不到奧斯卡?

被韓國迎頭趕上,為什麼日本電影拿不到奧斯卡?
Photo Credit: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別再把《寄生上流》拿來和《小偷家族》比,說韓國可以為什麼我們或日本不行。能拿到奧斯卡不代表一切,理當檢討的是為什麼曾經的亞洲電影大國,會被韓國迎頭趕上。光是看是枝裕和在坎城得獎之際日本的反應,就能看出日本對於「電影」的態度,是「你!醜化日本人,日本人才不是小偷!」

導演深田晃司就曾批判過日本電影資金制度,曾在Twitter上點出對於日本電影資金運作的不滿:

1_7vig098DEq7OzBBwWbSZ4Q
PhotoCredit:CharMing提供

去年,日本演員瀧皮爾因吸毒被捕,日本開始大動作地「獵巫」「自肅」,包括演員過去演出的作品全面下架,以及未來即將上映的電影面臨換角重拍、延期上映。其中最具爭議的,莫過於《男人真命苦真人版電影》原訂於三月由日本藝術文化振興會補助一千萬,最後因瀧皮爾的不祥事件,於七月臨時通知對方「不交付」。此舉可說是對於電影藝術自由的侵犯,也引起電影人的大力踏伐,而白石和彌也曾表示「那是個人犯下的罪,但是作品本身是無罪的。」

要拿到補助金沒有想像中容易,加上日本多數電影「補助金」,其實近似於補貼貸款,最終仍必須繳還,此外日本拿到錢後還必須在規定的期限內拍完、上映,可說是刁難再刁難。

柏林影展史上最年輕參展導演(21歲)山中瑤子的《あみこ》,也因其拍攝過程皆未曾申請攝影許可,因此難以通過日本的「映畫倫理委員會」審批,而無法在一般電影院上映,且光是送審的金額就比整部電影28萬日圓的製作費還高。

日本沒有危機感。好像以為「製作者都討厭國家強出頭。所以只要在一旁加油就好」,當然被主導固然很困擾,但照這樣子下去日本的獨立電影根本就無法跟其他國家抗衡,甚至連出場的機會都沒有。-是枝裕和《我在拍電影時思考的事》

「拍漫改,發大財。低成本,低風險。」

近年傑尼斯的肖像權解禁,只是凸顯他們的島國政策之失敗與傲慢,靠著龐大內需市場的自給自足,最終只是讓韓國電影迎頭趕上,最後再怨天尤人。

為什麼日本近年來漫改電影的數量遽增,一切只因「資金少、宣傳容易、回收高」。漫畫的高知名度、買斷的低權利金(大賣60億日圓的《羅馬浴場》,漫畫家山崎麻里僅拿到100萬電影使用費)、新生代演員的高人氣低片酬。片商只在意能否賺大錢,當年《空中急診英雄劇場版》的大賣也讓電視台食髓知味,這一兩年開始大量冒出「電視劇劇場版」,其質量依舊參差不齊,甚至是「有必要拍成電影版嗎?」

比起一部從0開始的原創電影,多數製作方更偏向投資漫畫或小說改編成電影,觀眾會衝著原著而看電影、製作方又能省時省力、原著又能再賺一筆。這也使得日本原創電影市場逐漸萎縮。

1_AXENGH7hMTzf52nuxTbL4A
PhotoCredit:CharMing提供
有村架純由東寶製作的《福爾圖娜之瞳》片酬為110萬日圓;《駅までの道をおしえて》獨立小片30萬日圓。

根據《EX大衆》2020年1月號,媒體所推估的演員電影片酬與年收,可以發現北川景子、松岡茉優、有村架純、高畑充希(由高至低)等電影常客,一部電影片酬約座落在180~90萬之間;男演員香川照之、西島俊秀、木村拓哉、福山雅治、菅田將暉則為300至200萬日圓。先不論「男女不同酬」的大問題,光是日本演員的低薪片酬(經紀公司還要抽成),卻又要靠著明星的光環賺錢,電影圈的惡性循環,永遠比不過直接進帳千萬的廣告。更不用說,新進演員的片酬低得可怕。

知道為什麼鬼才導演園子溫,寧可跑去NETFLIX拍他想拍的電影嗎?不外乎就是為了電影預算。日本沒有一套完整的扶植制度,例如以稅制徵收票房收入,作為振興電影的資金,因此電影票房有一半歸電影院所有,讓電影製作陷入低成本、低預算,只好採取低風險投資的惡性循環。

MV5BZTkxMDE4YTQtNWQ2Zi00YTg2LWE3YmMtOWQ2
Photo Credit: IMDb
園子溫與NETFLIX合作的《在無愛之森放聲吶喊》

現任東寶電影社長市川男,針對日本電影製作費便點出:「如果以30億票房收入為目標,基本上製作預算大多會降低成10億。」然而,近十年日本電影製作費超過十億的作品,寥寥無幾。近六年年度票房突破30億日圓的真人電影也僅有20部,僅有《一屍到底》、《小偷家族》、《失憶的總理大臣》為原創電影。

如果隨便拍一部簡單的純愛漫改,就能輕鬆回本,誰還願意投資可能會賠錢的藝術電影?如果日本連藝術都做不起來,又該如何達到商業與藝術兼具的《寄生上流》呢?

當日本還在讚揚,終於有一部《新聞記者》異軍突起、勇於批判當局政治,多數人卻也忽略其「歷史意義」高於電影質量本身。而韓國早已不知道拍了多少部《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等控訴政府、改編真實事件的電影。

正因為愛著日本電影,才更看不慣日本的故步自封,與「反正300萬都能拍出一部《一屍到底》了啊」的政府與大片商心態。

日本缺少的永遠不是人才,好的作品依然比比皆是,然而,要能拍出兼顧日本電影金像獎、電影旬報口味的電影,新銳導演能有資金創作,背後依然有層層關卡要破。更不用提以物價薪資水平來看,日本電影「票價」居世界之貴、約台幣500元,韓國則為台幣220元上下。電影院與電影的五五拆帳,以及製作方、出資者各種分利,在沒有政府扶持的情況下,日本電影依舊會陷入「拍漫改,發大財」的循環。

松坂桃李新片詮釋年輕官員 不顧一切追求真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最後,套用內田英治導演的話:討論韓國電影《寄生上流》與日本電影的「質量差距」,我認為一點意義都沒有。如果電影要改變,國家的文化結構勢必要有所作為與改革。韓國做到了。電影公司改變了文化政治與法律、創作者改變了觀眾。李滄東導演也曾擔任過文化大臣。日本的「文化」只在政治形態的底端。還能怎麼辦呢?只能自我磨練啊。加油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