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韓劇《愛的迫降》到電影《白頭山》,看到有別以往的「兩韓一家親」

從韓劇《愛的迫降》到電影《白頭山》,看到有別以往的「兩韓一家親」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兩部片子除了劇作家各自以南北韓人民日常生活,與南北韓國際現況為主軸,溫馨地呈現出南北韓一家親,甚至統一的期待外,也一轉過往北韓政府主動想要統一韓半島的形象,然而現今受到主流民意、強勢收視率支持的韓半島統一議題,真的可以讓人期待嗎?

最近韓國當地興起兩片相關南北韓關的戲劇,一齣為現正熱播的《愛的迫降》(사랑의 불시착)韓劇,另一齣則是電影《白頭山:半島浩劫》(백두산),此兩部片子皆受到韓國與海內外觀眾的喜愛,如《愛的迫降》第十集(2020.1.19)還有「小彩蛋」,請到金秀賢(김수현)友情出演,想必熟悉韓劇的觀眾,一看就知道這是2013年上映《偉大的隱藏者》造型,也因此讓收視率再破新高,平均收視率來到14.6%,連五週穩坐同時段有限電視台的收視冠軍,甚至因為春節關係,延遲播出的《愛的迫降》第十一集的數分鐘預告篇,也吸引觀眾群上網點閱,點閱數將近超過300萬人次,可見迴響極深;而2019年年底於韓國上映的《白頭山》,當地突破830萬人觀看,12月底於臺灣上映後,首日全台票房衝破380萬元,超越《雞不可失》、《寄生上流》等知名韓片首日票房成績,廣受許多好評。(至2020.1.31為止)

話說回來,這兩部影集皆與北韓相關,諸如前者的男女主角,則是以名氣響透全韓國化妝品經營者,身兼財團千金小姐尹世理(孫藝真飾),因一次滑翔傘「意外」,迫降於北韓境內,進而與北韓部隊內的連長、同時也是「隱藏版」朝鮮人民軍總政治局局長的兒子利正赫(炫彬飾),展開一段愛情故事;而後者則是以韓半島「聖山」白頭山火山爆發危機為始,導致韓國派出即將退伍的軍人趙仁昌(河正宇飾),率領特種部隊潛入北韓境內,展開一場拯救韓半島任務。

然而先不論這兩齣戲開場方式,真實發生在我們現實生活的機率高低,主動方皆為韓國,而非不再是數十年盼著「祖國統一」的北朝鮮軍方採得先機,揭開劇情,同時這兩齣戲也讓韓國人「再度發現北韓」,再度重思「南北韓一家親」的樣貌。

透過上述兩片影集的再發現北韓議題,在韓國社會引起討論,因為就現今法律規定,一般韓國民眾要前去北韓旅行,可說是困難重重,但透過《愛的迫降》,讓韓國人可以一睹北韓現景外(編按:劇組布景,非北韓實地拍攝),也人們也對於劇內出現的北韓飲食、日常生活、黑市等風景,倍感神奇。然而,人紅是非多,此片朴智恩劇作家的「想像」,也遭人檢舉,指出《愛的迫降》過於美化北韓現況,憤而向韓國當局提出檢舉信,引來社會輿論,但卻無礙於此劇屢創新高的收視率。

然而,若真仔細一看戲內的南北韓交流,正可謂之「南北韓一家親」,韓國財團千金遇上北韓高級將領的兒子,有錢有權的人生勝利組組合,想必是許多人在收看韓劇,習以為常的「潛規則」之一,無疑也是最適合大多韓國觀眾的胃口,正如同劇內北韓士兵「分析」韓國戲劇「定式規則」一般,認為韓國戲劇內,也多會出現「車禍」、「失憶症」一般,反諷地逗人莞爾一笑。

相較之下,《白頭山》乃是奠基於「國際現況」,甚至也不隱晦「北韓無核化」議題,同時也讓我們看到韓國現處於各國軍事外交角力漩渦內,如片內韓國派出的特種部隊,在進行任務階段時,陸續遭逢北韓、美國,抑或中國的阻撓,甚至也發生許多武裝交戰場面,不論是韓國特種部隊潛入核武器置放處(影片約於46分處),遇到守衛北韓軍槍彈伺候,抑或韓國軍隊順利得手核武器引爆器後,於北韓境內大街上,也遭配有精良武器熱儀器「攔胡」的美軍(影片約於59分處)突襲,韓國皆與「各國」爆發一定衝突與死傷,甚至片內操著全羅道口音的雙面間諜李俊平(李炳憲飾),於任務失敗時也遭中方開槍打傷,片內的韓國形象,可說是在眾列強之下,夾縫中「求生存」。而檯面下的角力,則是發生於韓國境內,美軍強力介入,阻止韓國高層試圖在中朝邊境引爆炸彈,好削弱火山爆發強度,一度強制接管韓國境內軍事行動(影片約於1小時2分處)等,想必這樣的劇情安排並非偶然,也讓韓國觀眾看得心有戚戚焉。

反倒是《愛的迫降》刻意削弱了國際「列強」的現況,著重在南北韓之間的交流,諸如尹世理與利正赫等人日常相處場景,「人間樂園」村里人士交往,最具政治敏感議題,也僅在於那條北緯38度線跨越之難度,核武器的議題在《愛的迫降》內,反倒被掩蓋,至今尚未正式出現。

但吸引我注意的是,這兩部片子劇作家流露出的南北韓一家親訊息,甚至帶出渴望「統一」的傾向,如同《白頭山》內,雖然韓國特種部隊於途中遭遇到中美列強介入,但劇終順利削弱白頭山火山爆發強度時,鏡頭唯獨帶到民眾仰望天空,享受平靜微笑面孔的「平壤」與「首爾」兩大城(影片約於1小時59分處),其他國家的心境、人民觀感,反倒不是那麼重要了,而「南北韓重建工作」也作為結束此片的焦點。

除此之外,之所以我會說劇作家傾向「統一」觀點,最明顯處莫過於生還韓國軍人趙仁昌家庭內,除了多了一位韓國新生小嬰兒外,也收養了雙面間諜李俊平,死前「信任」託付給他的女兒順玉(影片於1小時54分),且韓國家庭和樂融融接受了一位北韓遺屬,耐人尋味的是,順玉於片內總沒有「開口」跟生父言談過一次,卻在劇終因「信任」,與韓國人交談起來。

另一方面,儘管《愛的迫降》仍在持續熱播中,但看到片內男主角,為了「愛」橫跨了北緯38度線,若用現今年輕人的話語來說,可謂是劇情的神展開,北韓高官子弟從一開始的隱匿疑似(韓國)間諜、甚至冒著可能讓家族引來殺身、勞改之險,為了「愛」送出間諜,到親身「輕易地」橫跨軍事界線來到愛人身邊,非屬常人之情,但又如何呢?也許正因為「愛」,讓分隔近75年的韓半島,透過影集透露出統一渴望。

就我看來,這兩部片子除了劇作家各自以南北韓人民日常生活,與南北韓國際現況為主軸,溫馨地呈現出南北韓一家親,甚至統一的期待外,也一轉過往北韓政府主動想要統一韓半島的形象,然而現今受到主流民意、強勢收視率支持的韓半島統一議題,真的可以讓人期待嗎?還是得再等上數年、數十年呢?仍是個未知數,但就目前為止,韓國民眾對於出現在劇內的南北韓發展,似乎沒有太大的反感呢。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