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家藥局賣口罩的時間、流程都不同,於是我陷入不斷排隊的輪迴

每家藥局賣口罩的時間、流程都不同,於是我陷入不斷排隊的輪迴
排在作者前面買口罩的長長人龍|Photo Credit: 亞瑟蘭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門町從事服務業的我,更是神經緊繃、當晚沒睡好覺,畢竟,門市人來人往的,實在不知道大家是從哪邊來的?眼見世事瞬息萬變,既然活在當下,就認真對待每一個當下吧!於是,我立馬決定加入「公民參與」行列,好好跟著大家去排隊買口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請不要笑我們這些到處搶著排隊「領」口罩的人顢頇哦!

政府說大家都有口罩、不用驚,可在2月6日實名制口罩上路第一天,晚上7-8點下班後,我連跑六家藥局都沒買到口罩,這才知道,只有早起的鳥兒才有蟲吃,沒有乖乖去排隊,要買到口罩有點難。我鴕鳥心態地想著:「算了,朝令夕改的,再看看吧!」

接著又看到臉書將近三千名的臉友裡,很多人都上傳民眾排隊買口罩的照片,大多語帶嘲弄、不以為然。

沒想,2月7日晚上,政府用國家級簡訊、發布鑽石公主號遊輪旅客1月31日當天在北北基的足跡,消息傳開,整個台北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人,都五條線地想著「別鬧了」吧?而在西門町從事服務業的我,更是神經緊繃、當晚沒睡好覺,畢竟,門市人來人往的,實在不知道大家是從哪邊來的?

眼見世事瞬息萬變,既然活在當下,就認真對待每一個當下吧!於是,我立馬決定加入「公民參與」行列,好好跟著大家去排隊買口罩。

隔天,2月8日,身分證尾數雙號、星期四沒買到口罩的我,再接再厲,算好其中一家藥局的發放時間,便準時出門。(幸好老公和我都是雙號,可以一起領)

到了藥局,眼看排隊人數頂多只有三十個,我信心滿滿,心下安然。可排了一會兒,卻聽到有人說,沒有拿到號碼牌的就沒有口罩。

排在我前面的那位小姐是有號碼牌的,而在我抵達的時候,負責發號碼牌那位我經常遇到的藥師,才剛從隊伍後面走回店裡;也就是說,他的號碼牌發到排在最後一個的時候,手上應該還有,但因為後面已經沒有人排隊了,所以他沒有繼續發,如果我早到一步的話,應該是可以拿得到號碼牌的。

但因為口罩販售時間已經有點延誤了,所以也就沒有人再出來發號碼牌,藥局直接開始販售口罩。此時,隊伍陸續往前,速度還挺快的,看來藥局作業是挺順暢的。輪到我的時候,櫃台小姐收下我的兩張健保卡、開始盯著電腦、看系統,我正慶幸馬上可以拿到口罩時,沒想,櫃台小姐卻抬頭問我「號碼牌呢?」我說:「我排在前面那位小姐的後面,所以沒拿到。」「沒有號碼牌不能買。」就這樣,我被退回健保卡。

在星期四那天連跑六間藥局後,我已經知道,每家藥局發放的方式不同,在我比較熟悉的這一區,有幾家是不發號碼牌的,大家各自排隊領口罩,發到200個限額結束為止;有的藥局是發完號碼牌接著發口罩;有的則是發完號碼牌,還要一個半小時之後才能去領口罩。有的甚至是白天發100個,晚上發100個.要分兩次發。

我搞不清楚,為什麼我排的這第一家藥局,明明公告下午一點開始販售口罩,並沒有公告要發號碼牌,而且發到我的時候,既然還收我的健保卡,可見系統裡是還有存貨的,可櫃檯就是不發給我,只說沒有號碼牌就是沒有了。

我無法理解原因、也不想探究爭論,只好趕緊再往下一家藥局努力看看。

20200208_132241
排在作者前面買口罩的長長人龍|Photo Credit: 亞瑟蘭提供

很快就看到對街的大馬路邊也排了一條長龍,是一家比較大的藥局,我趕緊加入。

排進隊伍之後,前面的人都說著沒有發號碼牌,而且,大家都不知道這家藥局是怎麼販售的?只是盲目地排著、等著。有了稍早的經驗,我不想再空排一次,於是,自告奮勇說:「我去問一下」,分別排在我前後方的阿伯也說:「好,妳趕快去看,回來告訴我們,妳的位置會幫妳留著。」

走進藥局問完後,知道他們不發號碼牌,公告的時間到了才會開始販售,而且,下午只賣100片,另外100片晚上才要賣。也就是,就算每個人只買兩片,那也只有50個人額度。

走出藥局後,我開始沿路數起人頭,心裡隱約已經知道自己無望,而人龍們也都好奇地看著我數,大家都想知道自己排在第幾個,開始問我數到哪兒了?

「到你已經是第58個了!」我對其中一位男子說。

那就確定買不到了!

排在那名男子附近的人開始議論紛紛。

我終於走到自己原本排隊的位置,告訴那兩位阿伯,「我剛剛數到58,到你們這裡應該已經七十幾了,所以不用排了,買不到了!」

說完,我毫不猶豫離開,趕緊繼續去找下一間藥局。而原本的那個隊伍,在我之後,至少又排上了20個人,沒人甘願散去。

我很快來到第三間藥局,玻璃櫥窗上寫著「1:30pm發放號碼牌, 3:00pm販售口罩」,當時大約1點40分,但藥局門口都沒有人,我樂觀地跑進藥局問號碼牌,只見,櫃台的人淡淡地說:號碼牌已經發完了。

也太快了!

到了這個時候,我其實已經不抱希望了,只當自己是出來散步的,但這條馬路上藥局還真不少,很快地,我又看到前面有人在排隊,於是,我又充滿希望、快步向前,先排進去看看怎樣再說。

但見,在我加入隊伍的位置,放著一張椅子,上面掛著「今日口罩已經售完」的牌子,我不知這是什麼情況,只聽見排在我前面第二位的阿嬤對著排在我前面第一位的阿嬤說,那椅子是店員拿過來的,店員說,到她那裡就沒有了。

然後,排在我前面的這位阿嬤便說,之前她也是排到人家說沒有了,就不排了,結果看到後來還是有人排,而且也買到了。所以,這次她不管,一定要排下去,因為她已經排了兩、三次都沒買到,這次再沒排到,回去會被家人罵,說怎麼那麼沒用。

既然阿嬤已經那麼有經驗了,那麼,排在她後面的我,當然也要跟著賭一把。

這間藥局不發號碼牌、直接販售,200片限額賣完為止,排在前面的人其實不少,能不能買到,還真是賭很大。

接著,我後面又來了一位小姐,她說自己就住在藥局隔壁的社區大樓,她說手機App顯示這家藥局還有188個存貨,而當時排隊的人大約有50個,所以,她說無論如何、一定可以買到,如果買不到,就是藥局有問題。

聽她這麼一說,我心安不少。

大家就這麼等著等著,眼看販售時間慢慢接近,而藥局也特地兩次派人來看我們這些排在轉角後面的人,在他們心裡大概有底之後,便提早開始販售。

隊伍很快開始慢慢移動,我終於排到轉彎處、眼就就要排到門口的位置了,終於,也輪到我遞出健保卡了。當負責在門口掌控人數的藥師收走我的健保卡和20元,拿到櫃檯裡面去登記後,我心裡還有點不踏實呢。

待輪到我進去領口罩時,便聽到負責管理系統的男藥師大聲對外喊著:「沒有了!到000就沒有了!」

然後,在門口負責的人,便把已經收在手上的健保卡退給還在門口的人,阻止他們繼續進來。

恭喜排在我後面的那位小姐,她是最後一個買到口罩的!

呼!好驚險!

總之,好開心買到「洛陽紙貴」的「配額」口罩了!

20200208_142721
Photo Credit: 亞瑟蘭提供

然後,因為吹了不少冷風,自知抵抗力不是很強,就算不怕肺炎也怕流感跟流言(都是鑽石公主號啦),回到家便趕快先泡熱水澡,洗個一身淨。接著便開始宅在家裡看書、寫字的日子。

比起那些提早四小時去排隊,或者排了兩小時的隊還是沒買到口罩的人,我總共只花一個半小時就買到,算是小市民的周末小確幸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