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正向思考》推薦序:告訴你好棒棒的「激勵產業」,正在坑殺純潔青少年

《失控的正向思考》推薦序:告訴你好棒棒的「激勵產業」,正在坑殺純潔青少年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反思正向思考邪教書籍在台灣暢銷的脈絡,就會發現,父母長輩控管兒女情緒的政治,是極權文化的一部分。

文:盧郁佳

女兒:「媽,我跟你說,我老公真的很過分……」

媽媽:「也沒怎樣,幹嘛在那邊小題大作。老公在外面有女人這種事情多得是,人家老婆也沒像你整天哎來哎去。」

女兒:「可是對方是男的耶……」

媽媽:「……那你當初幹嘛要嫁他?現在後悔了吧。後悔有什麼用,還不是你自己不長眼,要怪誰?」


爸爸:「怎麼最近都這麼晚才回來,是跑去哪裡玩了。」

兒子:「加班啦。公司裁員裁很凶,剩下三個人要做所有的事,說要一直加班加到年底。」

爸爸:「當初叫你回來接自己店裡你就不要,去上班也是你自己選的,你要做就不要抱怨。」

兒子:「……我什麼都沒說好嗎!」


很多時候,低階者一開口抱怨,就會招來同儕和權威的包圍檢討。首先,聽者會否認有問題存在,如果這招失敗了,那麼就會轉而把問題歸咎於說者自己犯錯使然,而犯錯又被歸咎於心態錯誤。只要兒女遇到人際衝突,那麼父母通常指責兒女,是他/她自己的錯。只要員工質疑問題出在哪裡,那麼主管就斷定是說出來的人自己有問題。

以上對話是虛構的,因為人們從小被訓練了十幾年,已經把父母的價值觀內化,遇到挫折、痛苦,知道說了只是討罵,毫無幫助。他們根本不會說出來,而會自動切換到自責、自卑隱瞞,羞恥怕人知道,成為地雷,自己設法迴避,被人誤踩就會傷痛、暴怒,認為別人刻意要傷害他。

一直都不知道長輩這麼擅長切割是從哪學的,直到芭芭拉・艾倫瑞克《失控的正向思考》為之命名,它才登記了戶籍認祖歸宗。它叫失控的正向思考,是殺人不見血的水砲車,可以把抗議群眾沖到幾丈開外游不回來。

芭芭拉・艾倫瑞克,一個沖走水砲車的女人,她可不是省油的燈。此書從作者罹患乳癌的經驗切入,她發現激勵產業設法善待乳癌患者時的照顧想像,是極力把患者兒童化,送她們泰迪熊,但這些產業可不會送攝護腺癌患者火柴盒小汽車。還送化妝品,要她們打扮自己、讓心情變好。對讀者而言,這種想像暗示了陰森的真相:女性一脫離童年就成為疲憊的照顧者,再也沒人會理她們,除非是想從她們身上訛詐照顧;女性只有年輕漂亮才會得到關注,而被關注才會使她們心情變好。所以獎賞這些故障送廠的照顧者,就是催眠患者回到童年受照顧的狀態,給她玩具當禮物。催眠患者縱然已不年輕,但「漂亮」仍然是值得奉獻的人生目標,即使乳房切除手術和憔悴病容摧毀了它。

激勵產業心目中的好女人是遭遇打擊不吵不鬧的乖孩子,痛苦和恐懼都該藏好、自我調適為感恩成長。就讓男人去探討生命的意義、哀悼的過程、惡運、肉體凋敝、死亡、毀壞的力量,女人負責假裝沒這回事,繼續照顧老公、小孩,負責維持吸引人的外貌。

作者上乳癌患者的討論版發文,抱怨生病的麻煩,結果惹怒癌友群起叫她閉嘴。因為她喚起了眾人極力逃避的痛苦——在這種失能的焦慮下,放棄精神分析、心理諮商、人本心理學,獨尊行為學派,想靠制約改變行為,便造就了書中呈現的龐大激勵經濟。

本書導覽了美國龐大的激勵產業,它的百萬種產品殊途同歸,就是否認現實。業界相信,罹癌者支持團體、心理治療可令患者心情變好,導致免疫力提升,進而治好癌症。減肥、求偶、失業白領求職的激勵營也都叫學員「保持樂觀、就會實現」,除非你相信吃下去的東西會令你發胖,你才會胖,不相信就不會胖。卡內基訓練要讀者假裝正向,強迫自己吹口哨、哼歌。公司訓練總機、空服員隨時都要假裝熱情亢奮來接待顧客,耗盡她們的真實情緒。這些文化,源於喀爾文教派的嚴厲自我監視傾向,藉工作逃避自我檢查壓力。基督科學教派繼而興起,相信世間沒有貧窮、疾病、邪惡,疾病源於當事人失職,惡運是負面想法所招致,所以抱怨或產生不好的念頭時就該懲罰自己,滌淨昇華、預防壞事。

讀者發現,這種歸因很符合人類的直覺。許多原始部落相信,人若沒受巫術所害就不會死亡、生病、受傷,厄運是因為被人作法下降,或干犯自然神靈所致。一萬七千年前克羅馬儂人在法國、西班牙等洞窟留下大量史前岩畫,描述人群獵捕野牛,考古學者解釋畫壁畫是狩獵前的儀式,許願滿載而歸,並且清晰具體地把期待畫出來。《秘密》同樣鼓吹「吸引力法則」,宣稱人可以心想事成,只要想像得越清晰具體,連自己也信以為真,活得像是心願已經實現,就能哄騙心願實現。

本書帶領台灣讀者一窺翻譯暢銷勵志書在美國的原生脈絡。知識階級了解全球化的變遷:製造業外移中國等地導致美國工人失業,非典型僱用壓榨勞工。他們尋找經濟轉型解方,譴責政府缺乏金融監管、導致次貸風暴。但大眾被隔絕於學院研究之外,被現代的巫術所籠罩:《積極思考的力量》、《秘密》、《不抱怨的世界》、《有錢人想的和你不一樣》、《追求卓越》、《誰搬走了我的乳酪?》和無數正向心理學書籍,多數基於錯誤援引量子力學理論和其他研究,或被媒體扭曲的錯誤報導。福音派教會的電視牧師,宛如直銷天王天后,炫富吸引想要變有錢的窮信徒捐獻,生涯教練要企業學員沒完沒了地改善自我,這都是吃勞工的人血饅頭進補。教會、企業、學術、教育、醫療用正向思考洗腦,合理化企業壓榨,防止群眾覺醒、抗爭。

反思正向思考邪教書籍在台灣暢銷的脈絡,就會發現,父母長輩控管兒女情緒的政治,是極權文化的一部分。近年中國紀錄片《大同》中,偏鄉地方政府機關的老少公務員們,利用午休在庭院排好隊形練唱紅歌(愛國歌曲),準備九十週年黨慶表演的景象,使我沉睡的戒嚴回憶一驚而醒:國、高中時,動員學生午休練習國慶大會的觀眾席排字表演;二、三年級的軍歌比賽,愛國演講、作文、朗誦比賽,走分列式和操槍表演;排演民族舞蹈,從「山地舞」到哈薩克舞,表示九族共和、四海歸心,都跟《大同》是同一回事。

《大同》中黨慶電視節目,男女主持人的身姿、語調、手勢之歡欣高亢,好像要是沒那麼嗨就會被拖出去吊死。就好像極權國家派去參加奧運的選手,要是比賽沒拿到金牌,臉色都跟死人一樣,因為回去後自己連同家人下場都很可怕。中國現代繪畫回顧文革傷痕,不是畫紅衛兵互相攻擊、勞改三反五反的動盪無奈悲傷,而是畫露齒大笑。一個只能笑、不能哭的社會。

情緒就是宣示、就是行為。負面、錯誤的情緒,被歸為叛亂。而政府動員展示歡笑、熱情等正確的情緒,就是維穩。

安伯托・艾可的小說《玫瑰的名字》回顧中世紀的傳統思想,認為笑扭曲人臉,違背神性,墮落為獸欲、瘋狂、顛覆秩序,不宜見人。台灣軍教片的笑料,魔鬼教官大罵新兵:「笑什麼笑,你牙齒白啊!再笑就讓你倒大楣。」暗示同樣的肅清氛圍。確實,體制權威都經不起嘲笑,暴露其可笑的一面。要腐蝕獨裁者的權力,輕蔑、好笑漫畫像或取滑稽綽號的殺傷力,遠超過聲嘶力竭的攻擊。笑對極權是危險的威脅。

在日治時代,人物紀念照並不作興微笑、大笑,而是人人面無表情。而今天走到了另一極端,笑的專政。如同書中所述,制式化的親切,已成為商場往來和服務業的基準。不笑才是突兀、異常的,「裝酷」近乎挑釁。臉書大頭照、自拍、合照,笑容已經通貨膨脹。負責拍合照的人習慣口令指揮:「西瓜甜不甜?」其實並不存在什麼西瓜,而是利用眾人齊答「甜」的嘴形,在畫面上造成一種大笑的錯覺,集體表演正確的情緒。在風景名勝留影,也常聽見拍照者要求被拍者「怎麼沒笑」、「再笑大一點」。我們笑得越多,笑就越顯匱乏,需要笑得更多,才能達到以前的滿足水準。照片笑容的鎮定效果在貶值,而面無表情則淪落到等於擺臭臉。

我們使用臉書的方式與此相去不遠,主要是向陌生人展示生活中快樂、顯赫的時刻,越不快樂的時候越私密。我們以快樂衡量人生資本。過去祖母輩常誇讚嬰兒「好笑面」——嬰兒看著陌生人然後露出微笑,周圍成年人跟著笑,說明流露正面情緒足以充當社交潤滑劑,心情好是美德,嬰兒就以超齡才藝服務大人的情緒、顯然值得稱揚。

現在一位朋友告訴我,她家小寶寶進的托兒所,保母每天拍攝幼兒們飲食、玩耍,上傳部落格和家長群組。有些父母就抱怨,自己的小孩在照片裡看起來不夠開心。這些家長希望托兒所幫助他們的孩子處於正確的情緒,或表達正確的情緒。這種形象檢查的恐慌正在塑造下一代。

本書揭露正向思考的神話,讓讀者省思,到底需要多少正能量才能夠暫時抵消環境的負能量,飲鴆止渴的困境究竟源於何處,真正面對失能需要的是什麼。

激勵產業和所有獨裁工具一樣,無非是分化群眾、蒙蔽誤導、解除他們團結處理問題的能力。而《失控的正向思考》能將受苦的人從迷霧招聚起來,溝通合作,建立解決問題的資源。芭芭拉・艾倫瑞克執著於面對面去注視那些被蠱惑之人的困境,光是從中感受她的熱情光耀,就能療癒靈魂中那些被長輩襲擊的舊創。美國那些被蠱惑之人的面孔,就是長輩疲憊、憂患的容顏。

相關書摘 ▶《失控的正向思考》:連誠意都要用「裝」的,正向思考到底有多違反人性?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失控的正向思考:我們是否失去了悲觀的權利?(新版)》,左岸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芭芭拉・艾倫瑞克(Barbara Ehrenreich)
譯者:高紫文

正向思考不好嗎?沒人這麼說。問題是它失控了!

米蘭・昆德拉的小說《玩笑》(The Joke)中,有個角色寄了張明信片,上頭寫著這麼一行字:「樂觀是民族的鴉片。」這個角色因此遭指責為民族公敵,被判處到煤礦場勞改。昆德拉自己也因為寫《玩笑》受到處罰,遭共產黨開除黨籍,他的作品不僅不能收藏在圖書館,也不能在書店販售。此外,政府還禁止他到西方旅行。

美國的正向思考宣揚者若發現自己竟然在一本書裡被人拿來與史達林主義的審查員與宣傳者相提並論,無疑會驚駭萬分。畢竟,他們可沒有想把不聽正向思考教誨的人拖去勞改營。

一般人通常不會認為共產主義是個令人歡欣的制度,但它卻是用正向思考來控制社會的範例。資本主義的民主政體則是把這個工作丟給市場,各類勵志書、演講、企業文化將正向思考擁護成新興宗教,熱切的信徒都在自我審查,強迫自己排除負面的念頭。

本書從作者芭芭拉自己罹患乳癌的經驗談起,上溯美國喀爾文教派傳統,同時導覽了美國龐大的激勵產業,百萬種產品殊途同歸,就是否認現實:你相信吃下去的東西會令你發胖,你才會胖;卡內基訓練要讀者假裝正向,強迫自己吹口哨、哼歌;公司訓練總機、空服員隨時都要假裝熱情亢奮來接待顧客,耗盡她們的真實情緒。

(左岸)0GGK0304_失控的正向思考(新版)_立體書封_300dpi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