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錢,所以邊畫畫邊旅行》:我想好好謝謝那位蒙族大哥,但他始終未再出現

《我沒錢,所以邊畫畫邊旅行》:我想好好謝謝那位蒙族大哥,但他始終未再出現
Photo Credit: 四塊玉文創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好多人問我:「邊畫畫邊旅行真的行得通嗎?」我想說的是,如果沒有在旅途中遇到這些心好美的人,那還真的行不通。因為有他們,我才能夠安安穩穩地走到現在。

文:陳柔安

蒙族大哥的祝福

到內蒙古時身上已經沒有人民幣了,

所幸遇上蒙族大哥願意載我一程,

想好好畫一幅圖感謝他,

他卻始終未再出現……

那天晚上,所有景色都透過淚水的濾鏡模糊得不成樣子,眼中有無限的淚水,像傾盆大雨不斷落下,我止不住,真的止不住。

七月末,太陽正豔,搭上長途火車從蒙古國回到了中國的內蒙古,我看著窗外的景色從都市、草原、轉換成沙漠,十幾個小時後我終於到了邊境城市——二連浩特。在去蒙古之前已經到過內蒙古,但是身上沒有留下半點人民幣,於是我舉起右手大拇指,想要搭便車到內蒙古省會——呼和浩特,大約要六小時的車程。

我背上將近十公斤的大背包,在豔陽下顯得更沉了,一台台車從我身旁呼嘯而過,還有些車子甚至一看見我就變換到離我更遠的車道,搞得我心慌。日正當中的酷刑維持了半小時左右,接著有一台白色車子停在我面前,車身被泥土濺得滿是泥濘,我猜想他是剛從草原回來的。

窗戶搖下,裡頭有個平頭的大哥正在講電話,我耐心地等他,心想他該不會是為了講電話而停車吧?心裡有點不安,十幾秒過去,他把電話放下,我問:「大哥你好,我想要到呼和浩特市,請問你順路載我一程嗎?」他沒多看我就揮著手說:「上來吧!」

六小時裡產生濃厚友情

一開始想著看似粗獷的大哥是不是不好相處呢?沒想到他對陌生人有點害羞。他是蒙族人,在內蒙古遇上蒙古人不算容易,七成還是漢人為主,因此我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在剛離開蒙古後遇到蒙族人,我和他說說我學會的幾句蒙語,還能聊上許多蒙古的人文風情,就像是離開那片草原國度之後的總複習,我特別投入也很珍惜。

六個小時的車程,我們有聊不完的話題,我說我在蒙古草原找到了三具羊頭骨,辛苦扛著重達近五公斤的頭骨一整路,就希望能帶回家掛上牆壁,卻被中國海關全部沒收,我欲哭無淚。他笑著和我說,頭骨他家有一堆,下次寄到台灣給我;他還說他有個六歲的小公主,驕傲拿起手機遞給我,桌面是個可愛的小女孩,

穿著傳統的蒙服,對著鏡頭靦腆地笑著,的確是個小美人兒,他甚至要我下次到蒙古要找他,他認識好多蒙古朋友可以帶我出去玩。

我和這位大哥的感情就像疊疊樂,在六個小時的車程中愈疊愈高,也愈來愈堅固,到了呼和浩特時我有些捨不得,下車前我告訴他,我晚上會在百貨公司前的步行街擺攤,請他一定要來,我給他免費畫一張像。

「那可不行,錢是一定要給你的!」他著急地說,邊說邊搖著手。

「不行!你載我這麼大一程,這是我一定要給你的答謝,就別推託了!」我說完後依依不捨地闔上車門,看著這台滿是泥濘的白車離我越來越遠。

帶來驚喜的含羞草女孩

晚上我走到百貨公司步行街前開始擺設攤位,發了微信給他並拍下擺攤位置,請他務必來一趟,那天晚上特別漫長,不是沒有客人,而是因為一直在等他來,最後卻沒等到,我有些失望。

第二天晚上是我待在內蒙的最後一天,我又發了微信告訴他,希望他能出現,讓我好好謝謝他。「拜託,希望能在離開前,再好好見一面。」我在微信裡和他說。

漫漫長夜,長夜漫漫,結果,他還是沒來。

這次背上大背包覺得步伐更沉重了,裡頭裝了更多的遺憾。在離開內蒙前往北京的夜車上,我又發了微信給他:「我離開內蒙要去北京了,雖然你最後還是沒有出現,但真的很感謝你載我一程,遇到你真的很幸運,希望之後還有機會見面,一切保重!」當我按下送出鍵時,心裡感到沮喪也有點氣憤,為什麼不來呢?不想再見嗎?我是這麼地珍惜且寶貴這段緣分啊!

他回覆地很快,我一看到訊息說不出話,所有景色都透過淚水的濾鏡模糊得不成樣子,像傾盆大雨不斷落下,我止不住,真的止不住。

「加油加油,希望你也一切順利,還有就是謝謝你給我孩子畫的畫,她非常喜歡!」他接著傳來他孩子拿著肖像畫的照片,是「我畫的肖像畫」。

是她!我剛剛畫到的小女孩!

蒙族大哥的祝福_(2)
Photo Credit: 四塊玉文創

以最美好的方式道別

她是我第二天晚上的第一位客人,是一個長得非常標緻的小女孩。她穿著一件鵝黃色小洋裝,上面點綴著綠色點點,有一點害羞。我溫柔地與她說話:「你叫什麼名字?」她依舊頭低低,微微笑著:「我是阿依達,是蒙語裡星星的意思。」多美的名字啊!就像眼前這位小女孩給我的感覺,靜靜地閃耀著小小的光,又像一朵含羞草,微微地散發獨特的氣質。

畫好之後,她遞給我一百元人民幣,當我要找給她八十元時,她卻搖搖頭說不用找了,我不明白地問:「為什麼不用呢?你的爸爸媽媽呢?」她手上緊緊捏著這幅肖像,臉上笑容滿溢地說:「我爸爸媽媽去吃飯了,這是他們要我給你的。」我又驚又喜地收下了她的心意,摸摸她紮起的小辮子頭,笑著謝謝她。

原來阿依達就是大哥的女兒!我氣自己竟然沒有想起這之間的關聯性,都是蒙族人,還有手機桌面的照片,我的眼淚一直流一直流,模糊視線,卻清楚感受了他傳達的心意。

最後他又再次地,以不露面的方式默默地幫助了我,他知道如果親自給錢,我一定不會收,他用他覺得最好也最美的方式向我道別,我還一個人傻傻地生氣他沒出現,但其實他一直都在,一直看著我,默默地看著我、幫助我。

好多人問我:「邊畫畫邊旅行真的行得通嗎?」我想說的是,如果沒有在旅途中遇到這些心好美的人,那還真的行不通。因為有他們,我才能夠安安穩穩地走到現在。

我的眼淚止不住,感謝也止不住。謝謝,謝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