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廊業的生機與未來:從藝術市場的「交易三段論」談起

畫廊業的生機與未來:從藝術市場的「交易三段論」談起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從雲端革命發生以來,OTT業者衝亂了電信業者商機、自媒體經營者撞擊了傳統媒體出版業的板塊。這時,藝術圈不時傳出畫廊生機空洞化、實體交易量式微等等聳動言論。緣此我希望藉由一篇文章,專注跟藏家先進們一起關懷這個議題。首先我們得先認識藝術市場的交易三段論。

文:無國界姊姊

自從雲端革命發生以來,OTT業者衝亂了電信業者商機、自媒體經營者撞擊了傳統媒體出版業的板塊、互聯網戰局也因軟硬體業者整合策略而戰線模糊。這時,藝術圈不時傳出畫廊生機空洞化、實體交易量式微等等聳動言論。緣此我很希望藉由一篇文章,專注跟藏家先進們一起關懷這個議題。首先我們得先認識藝術市場的交易三段論。認識這個三段論,大抵能相對降低判斷藝術品行情走勢的迷霧。

一件藝術品的交易週期,應該要歷經三段完整的活動階段:第一段是從原創者、藝術家手上進入第一手藏家手中,這是第一段交易。第二段是從首購藏家流通出來,換手進入到第三方收藏家手上的二級市場(secondary market)。第三段則是進入到集中市場,即拍賣會上的公開競標,此為第三段。其中第二段交易並不是狹隘指第二次交易,有時熱門物件的二次市場是頻繁地在藏家手中轉來轉去,次數不只一次兩次。

shutterstock_60796298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因此就三段論的基礎看來,畫廊業的生機並不會萎縮,而是經營環境所對應出來的經營策略需做調整。畫廊發掘新銳藝術家,推薦給客群藏家,一方面實體通路的行銷成本節節升高,運輸保險印製費用,再加上給藝術家的約定成數,當然形成不小的經營壓力,但藝術絕非無本生意,這本生意經,其實畫廊業者最有心得。

2009年以後,拍賣業者為了盡快脫離金融海嘯的影響,也紛紛將經營觸角伸入二次交易市場,剛開始市場一片撻伐譴責,但我想最奧妙的是,經濟活動是人類文明史的一環,拍賣公司求生存的策略很快地為世人所接受,大家願意用中性的角度看待環境變遷、客觀地看見我們所處的藝術市場生態。

因此雲端市場到底有沒有拿走實體市場的份額,答案其實還是要檢視「信賴度」(reliability)這個指標。藝術市場最好玩的地方,就是它是渾沌詭譎的,永遠有新的藝術家竄紅、永遠有新的收藏家進場、永遠有新的拍賣女神、經理男神挑戰成功、站上國際舞台。因此不管就全球市場、區域市場、個別市場,永遠是人人平等、威脅與機會並存的有趣環境。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全球性拍賣公司扮演領頭羊的角色,不斷在藝術史的整理脈絡中精益求精,但領頭羊的成本亦非一般人所能承受,有時一兩場的選件失策,成交率和股價下滑的雙重折損,是直接要斷氣的,尤其氣勢弱的時候信評機構、金融報告還要加碼踹一腳。所以我認為他們享受炒作題材的成果是合理的。

畫廊業也沒什麼好檢討的,業者兢兢業業求生存,尋求更多的曝光機會、以親民價格來擴大藏家基礎,在各式藝博會與飯店博覽會上,低價新銳已成市場寵兒,金融業看待「價跌量縮」一般是診斷為標準的空頭市場,我對華人大師作品是不是屬於空頭症狀,並不認同。億元以上大件,流通率低是事實,那是因為進貨早的人又不缺錢,進貨晚的人不甘心獲利不夠龐大。但台灣藏家的執著與猶豫,也確實把很多市場機會拱手讓給中國藏家。

最需深入探討的,反而是藝術家的「自營現象」。這個現象瀰漫的範圍之廣,成因與後果的盤根錯節,恐怕我們得另闢專文來詳審。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