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種種亂象,讓人看清「習核心」一手抓的根本問題

「武漢肺炎」種種亂象,讓人看清「習核心」一手抓的根本問題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央集權的國家一向有這類問題,但有了上次的SARS經驗這次本來中國的防疫應該進步許多,但結果衝擊竟然更大,根本原因當在於政體越極權化,遮掩、失能與自私的問題越是嚴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吳展良(台大歷史系)

就一箇中央集權的大型社會主義國家而言,習近平最大的問題,在於太將一切權力、思想標準與決策集中於自己,讓一切要務都由他自己直接安排與決定,並要求一切事情都合於他的思想。

這個根本問題,加上他去除了任期限制,使其體制達到極權化的高峰。揆諸中國近現代的歷史,中國走上中央集權化的大型社會主義國家道路實有種種原因,亦有許多歷史性的重大成就,不能輕易否定(一般從自由民主主義立場出發的批判,多淪於意識形態化,並不能真正認識與解決中國問題)。但中國體系一旦「極權化」必然問題重重而且後患無窮。習近平當政前八年固然成就斐然,然而這次武漢肺炎卻暴露出其根本問題,自然會有許多重大後果。

習近平「一手抓」的問題,在本次疫情中暴露無遺

毛澤東時代的極權化造成了許多歷史性災難,之後的鄧小平時代(含江澤民與胡錦濤時期)力矯此弊,卻又造成許多新的問題。這八年來,習透過了「四個意識」、「兩個維護」與各種政治手段,創造了一箇將所有權力與思想集中於一人的新極權體制。

這個體制固然很有力量,使黨與政府體質大幅提昇,改善了許多鄧時代的積弊並辦了許多大事,卻也使官僚體系產生下列的根本性問題:進一步地報喜不報憂、愛說假話大話、層層掩飾欺瞞、只知仰承上意、不顧民情民意、缺乏主動解決問題的能力、不惜用殘酷手段達成上級指標。其結果是國進民退,國家重視的各種大項目固然高效,人民的生命品質、尊嚴、產業、基本權益乃至健康,以及各種弱勢者(含感染與疑似感染者、都市低端人口、關係不足人士)的人權都經常被犧牲。

這些問題,都在這一次武漢肺炎的疫情中充分暴露了,觀之令人痛心,也使得大量的人民覺醒!

胡溫時期,黨中央無力,令出多門,到處貪汙腐化固然不可。如今過度「看齊」與集中於「習核心」,弄得底下缺乏活力與自主性亦不可。這次處理武漢肺炎疫情過程中,地方官員前期的遮掩、失能與混亂,後期的自私、怠惰與冷酷,以及社會性救濟幾乎完全無法運作,皆種因於此。

雖說太中央集權的國家一向有這類問題,鄧時代的SARS問題也處理得很糟。但有了上次的SARS經驗,以及其後建立的許多防範機制,這次本來應該進步許多,但結果衝擊竟然更大,根本原因當在於政體越極權化則上述的問題越嚴重。習近平體制原本顯得威力與效率強大,武漢肺炎戳到了這個體制的痛處,這是人民對此體制信心的拐點,也會是中國底下體制變革的重大契機。

RTS31IZH2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充斥「虛假」和「壓抑」的文化,所有人其實都看在眼裡

習近平學的是毛澤東,但毛澤東還給國務院與周總理留了許多空間,習則是直接掌控一切。

透過了九千萬人的黨機器與各種現代技術,他直接管理的領域,可說是前無古人,即使未必很成功。毛是無可爭議的開國者,一切權力與思想集中於毛,固然也造成了許多極嚴重的問 題,還有相當的歷史性乃至理想性基礎。習完全以威權壓制所有異議與不同思想,對於人的自發自主性壓迫極大,也造成了各處壓抑被動、充滿違心之論與現實嘴臉的現象。

武漢肺炎事件,尤其是其中吹哨者李文亮醫師的遭遇,讓中國人覺醒到即使個人退至最基本的少許堅持,依然會受到國家機器的否定,並從而釀成大禍。正因自主性與「按照道理說話做事」的空間太少,所以各處都充斥著虛飾與沒道理的言行。在中共體制下無法奢談「言論自由」,但對於專業、學術、藝術、文化、誠信、道德、生命的尊重不能沒有,否則只能是無道之世。

這個時代最讓人難受的,就是普遍的虛假、現實與輕視道理。

中共高度集權的體制,本來就一直有著打高空與虛假遮掩的問題,這些年來,隨著極權化,這些問題更是變本加厲,使得整個文化充斥著虛假、壓抑、不自然的言行以及但求強權、金錢與事功的氣息。這使得中國大地表面上雖然是富麗堂皇,整齊蓬勃,骨子裡卻充斥著敗絮亂麻。每次看到台面上的各種講話與作為,都往往有一種說不出的不真實、缺乏道理感。這與中國傳統以及西方傳統暨現代文化中所展露的光輝,差之甚遠,讓人難過!

中國體制本來需要定於一,重點是這一與天下之多的關係。合理的一,是讓天下之多自然而合道理地運行,最高當局僅應透過政治、法律與黨(古代是士人,文化水平高得多)作聰慧明理地整合、調節與引導,而非全面以各種手段安排控制,更不可極權化。

當國家的一切都集中於習核心,要求「堅定自覺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時,試問學術、思想、藝術與文化的各方面,如何會有前途?又如何能讓每一箇人依照內心的道理行事?這樣的政治與社會,又如何能吸引有內涵的人?

xnaphotos8650562
Photo Credit: Newscom / 達志影像

中共比較明智的作法,是將集中性、規範性的要求限於黨內與政治領域,對實具危害性的思想文化做大體的控管,其他地方必須放生。中國體系傳統上確實不能不管「政教」,亦即政治與思想文化領域,但不能硬管與管死。

自古「太上因之」、「譬若北辰」、「源清流潔」才是聰明的作法。而今做死了,只能成為一箇專制極權國家,只有一時的權、錢與各種「社會主義措施」,卻沒有良好的人性與文化內涵,還有各種防不勝防的社會問題。相較之下,傳統中國的小政府大社會,及由之而生的美勝文化,即使有種種限制與問題,還真是讓人懷念。

現代中國的政府功能固然必須大幅擴大,卻同時更必須尊重與厚植社會文化的生機與其自我運行的道理,否則如何能有長遠的前途與讓人嚮往的內涵?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