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新加坡房東的告白:房客從中國回來了,武漢肺炎的陰影考驗著我

一個新加坡房東的告白:房客從中國回來了,武漢肺炎的陰影考驗著我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新加坡的租屋市場,許多外地房客多是與當地房東同住的。因此近期許多新加坡房東就面臨是否該繼續與中國籍房客同住的難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郭躍男

「隔離病毒,不隔離愛」 聽起來真的很有愛——但,也僅限於與我同住的一個女生從中國過年回新加坡前。

編按:多數新加坡人住在政府興建的公共組屋,許多屋主和政府買到的只擁有99年的租賃權,而這些屋主會將其中的空房,出租給在新加坡工作的外地人,因此在新加坡租房相對容易與房東同住一屋。
以為房客沒回新加坡 原來她悄悄回了趟廣州

幾天沒看到這名女生在家,本以為她是趁新年小長假去新加坡周邊遊玩。但在她回來當天,也就是新加坡宣布推出缺席假當天(當時是1月30日),我們才知道她是回中國廣州過新年。

新加坡自1月31日傍晚6時起,所有在過去14天內曾到過中國大陸者,都必須申請14天缺席假(Leave Of Absence)。過去14天去過湖北的人士,也必須居家隔離(Home Quarantine Order)14天。

我和家人在接到這個「炸彈消息」時四目相對,心裡想的應該都一樣。

要怎麼處理?距離她回來還有大半天,馬上開始搜索有沒有人面對類似的情況,結果發現的確不少,有種終於找到了組織的感覺:

20200212-Comment01
Photo Credit:紅螞蟻
20200212-Comment02
Photo Credit:紅螞蟻

當時疫情正快速升級中,截至1月30日下午2點,全球確診總數已經突破6000例的門檻,新加坡也已出現了13起確診病例,全是中國大陸旅客。

又馬上看了看她所在的省份情況如何,結果廣東省確診病例排全國第三,屬於重災區,僅排在湖北和浙江後面。

老實說,有一瞬間,的確有發短信給她說明情況請她自行隔離的衝動,留言中也有被趕的房客:

20200212-Comment03
Photo Credit:紅螞蟻

一回來就沒了住所,實在是不厚道。家裡做好衛生工作,應該不會有問題。

於是又看了看她具體所在的城市情況如何,好在當時確診病例是0起,總算給自己找到了點安慰。

讀了這麼多年書,第一次理解了小學寫作文時的常用的套路:「我的心裡出現了一個魔鬼和天使;魔鬼說......天使說......」是怎樣的一種糾結。

RTS2ZU5X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過完春節從中國回返新加坡的大學生,直接拉著行李從機場直奔南洋理工大學的宿舍進行隔離或休缺席假。
開始在家「模擬演習」買好消毒液

目前已知病毒可以通過飛沫和接觸傳播,於是立即在腦海裡模擬了她在家裡可能有的動線。

她一個人住一間房間,與另一人共用廁所,其他公共區域如客廳、廚房不常接觸,比較需要注意的應該就是廁所和用廚房煮飯的時候了。

於是在她回來後,給她發了一條訊息,現學現賣,把蒐集到的「如何居家自我隔離」貼士委婉發給她,提醒她注意自我隔離,可以給房間適當通風。

也給家裡置辦了一個噴壺,把之前(好不容易買到的)消毒液稀釋了,回家後噴一噴大門、鎖頭和擦拭家裡家具表層,沒想到書桌都沒擦過幾次的我,也有這麼注意衛生的一天。

草木皆兵的日子開始了

剛開始的幾天大家心理活動極其豐富,開啟了自問自答模式。

上一秒:她為什麼傳出咳嗽聲,還一直有擤鼻涕聲音?
下一秒:她好像有鼻炎,一直都這樣。
上一秒:剛才打招呼說了個「嗨」不會就有飛沫了吧?
下一秒:這是短暫接觸,距離一米以上應該沒問題。

就這樣過了幾天草木皆兵的日子,每天忙著在心裡自問自答。

傳染其他租客或房東,誰來負責?

幾天后,我曾瘋狂搜索的關於如何處理同住需居家隔離的房客和室友問題有了答案。

2月5日,新加坡內政部長兼律政部長尚穆根說:

「他們之所以必須休缺席假或居家隔離,是為了我們所有人的安全。如果把他們趕到街上,他們又要去哪裡落腳?」

他還表示不負責任地將申請缺席假或接受居家隔離令租戶趕出門的租戶將在未來面臨制裁。

哦哦,原來答案就是繼續和他們同住,這......不用看都知道會有人說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有人說,如果房東允許休缺席假居家隔離是為了所有人的安全,那麼誰又要負責房東和其他租客的安全?

20200212-Comment04
Photo Credit:紅螞蟻

在家隔離的風險不容小覷?

20200212-Comment05
Photo Credit:紅螞蟻
20200212-Comment06
Photo Credit:紅螞蟻

而且的確存在一種情況,就是這會不會導致房東或其他租客也要跟著一起申請缺席假?

20200212-Comment07
Photo Credit:紅螞蟻

答案是:不是的,政府沒有規定。

因為接獲隔離令(Quarantine Order)和缺席假(Leave of Absence)是不同的概念。

同居者不僅害怕感染病毒 還會影響獎金和假期

人力部網站顯示:

如果員工和確診案例有密切接觸、是確診案例的家屬或室友,就需隔離。

如果員工的家庭成員或室友並不是確診案例,雇主並不需要為他們做特殊的隔離安排。

如果員工家屬或室友正在家自我隔離申請缺席假,員工並不需要申請缺席假。

雖然政府表示缺席假可不適用於那些接觸過或家裡有到過中國大陸旅行史的居民,但是很明顯,本地不少公司為安全起見,甚至在政府正式推出缺席假前,就明文規定那些接觸過或與剛從中國大陸抵達新加坡的同居者也要申請缺席假。

人力部網站顯示,1月31日傍晚6時起,所有過去14天曾到過中國大陸者,申請的14天缺席假相當於住院病假。

但如果不是人力部要求的缺席假期,不同公司就有不同操作,有些公司會把這個缺席假當年假扣除,有的則是相當於無薪假期。這也就是好些屋主和同居房客的顧慮所在。

不想耽誤工作、損失假期,也不想有被感染的風險,又不能「不負責任地」把他們趕出家門,到最後總不能「反向隔離」,自己出去吧。

面對疫情,每個國家和地區都有自己一本難唸的經。

缺席假其實沒那麼可怕

衛生部為和相關人士同居的房東或室友提供了「指南」,除了減少接觸互動、飯前便後洗手、錯開用餐時間避免共餐等常識外,指南最大的作用應該是讓這些同居的人心理壓力和恐懼少了不少。

指南里強調,比起和確診病例密切接觸過的和有過湖北旅行史的旅客,申請缺席假的人士感染病毒的風險相對來說比較低。

20200212-MOH_quarantine
Photo Credit:新加坡衛生部
新加坡衛生部表示隔離令和缺席假並不一樣,在面對兩者時採取的行動也不一樣。

看來正休缺席假的人們沒那麼「可怕」,他們有需要走動或出去買飯還是可以的。室友發簡訊告訴我們,自己出了房門就不會說話(防止飛沫),觸摸任何表面前後也會擦拭,而且也會每天通風兩次,不必太擔心。

的確,自從她回來後的好幾天,都沒在家裡跟她打過照面。隨著14天倒數,已經受不了外賣了,這兩天看到她在廚房戴著口罩煮飯,然後擦拭接觸過的表面。

我們對咳嗽等聲音也不再像雷達一樣敏感。看來不止政府不停投餵的「安心丸」,自覺、為他人負責才是真正的強心劑。

掰著手指算,終於迎來了第14天。

家裡迎來了大裝修,衛生間和門統統被拆除,比消毒有效多了(請勿效仿,因為太昂貴。我們只是碰巧趕上了建屋局的家居改進計劃,Home Improvement Programme)。

大家現在都要去樓下的臨時廁所沖涼上廁所。看著包著浴帽出來的她,不知道這棟組屋裡還會不會有其他在隔離中的人,和大家一起共用這個廁所呢?

看現在病毒的發展,度過14天潛伏期說不定根本不代表什麼,但還是可以鬆了口氣。病毒日漸狡猾,朋友開玩笑說,在口罩斷貨的日子裡,自覺和理解就是我們最好的「口罩」。

本文獲新加坡紅螞蟻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