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早上床便宜了男人」,其實是把自己的身體視為「交換的籌碼」

「太早上床便宜了男人」,其實是把自己的身體視為「交換的籌碼」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將對方的冷淡歸咎於自己對性「太隨便」,表面上是同意貞節的神聖性,實際上是默認將身體視為「交換的籌碼」,交換一段被愛的關係或良善的對待,反而成為愛情遊戲裡的傻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們已進入不以「貞節牌坊」為傲的世代,男女皆然,即便如此,幾歲進行初次性行為、交往後何時做愛……在熱賣的兩性書籍對「交往進度」的評價也有「勝利組」和「魯蛇」的分別,亦或是主打「追男/女攻略」意見領袖對「何時上床」都有一番見解,但無論追男還是追女,「他們」都說如果你想認真交往的話,前幾次約會最好不要上床。

究竟,第二次約會就上床,有何不可?

當上床成為約會的一部份,矜持反而淪為一種套路

現代還是有人相信「女生要矜持」,但對此的理解已脫離古人對身體的神聖宗教性,肉身不再是難以碰觸的神廟,也不是獻祭的獎賞;現代「聰明」女性談論交往關係時,部分有刻意延遲性行為發生的傾向,卻是基於贏得更多好處的功利主義,將性視為關係中的籌碼,例如,「太早上床是便宜男人」、「進度太快的話以後對方不會珍惜你」等說法。

然而,相較於刻意延遲的性行為,也有人主張第一次約會感覺不錯,第二次約會就要上床看看,性不只是親密關係中的里程碑,身體跟個性、生活習慣、價值觀一樣,也要講究「合不合」,約會不只是觀察對方的個性、興趣和人格特質,若把性留到交往關係確定後就太晚了。

Prostitution, sex work or human trafficking concept. Prostitute in brothel or female escort on bed in hotel. Wallet and money on table. Young woman or stripper with sexy legs and high heels shoes. - 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因此,第二次約會就上床,便逐漸成為了當代戀愛的進行式。

大家都用「傻女孩的故事」告誡女性,但有人檢討過爛男人嗎?

「他不跟我交往,是因為太快上床嗎?」、「他態度驟變,早知道不要第二次約會就上床」……聽慣了「傻女孩故事」嗎?與其指責她人太傻,或自責自己做了不夠聰明的決定,卻好像都忘了指責故事裡態度不佳的人——那些很「母湯」的「射後不理」的人——即使是約炮,也要懂人情世故好嗎?

其實真正「母湯」的不是那些渣男,而是將對方的冷淡歸咎於自己對性「太隨便」,或「不懂得交往關係的運籌帷幄」。這麼想,表面上是同意貞節的神聖性,實際上是默認將身體視為「交換的籌碼」,交換一段被愛的關係或良善的對待,在這種思維下,不帶一點點利用的心而上床的人,反而成為愛情遊戲裡的傻瓜。

約人上床又沒顧及禮貌的人才是隨便,幫忙叫Uber或傳訊息關心對方到家沒才是好人,萍水相逢也能在床上顧及對方有否高潮,才是這個時代的有教養。

被騙上床嗎?但至少確認「上床」的歡愉

就是因為兩人對關係的期待有落差,才會出現「騙上床」的故事。

騙上床敘事裡看「性愛分離」的古老議題能歷久不衰,正由於它在關係裡持續難解,想要愛的人必須成為狩獵的愛情冒險王,時刻準備好一段「carefree」的性,然後隔天在旅館醒來後感到空虛,只想要性的人花言巧語地胡亂說愛,或假裝自己墜入愛河。

qdkttb7k9c5awxi4am0hsn83fnm9yy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有愛很好,只追求性也很棒,不應該對二者在道德評價上大小眼,最麻煩的是還沒搞清楚要什麼時,很容易就走進套路中。

It’s time for the need for sex and the need for love to be granted equal standing, without an added moral gloss.(在這個時代,對「性」和對「愛」的需求應該被對等的看待,並退下道德的光環)

~Alain de Botton《HOW TO THINK MORE ABOUT SEX》

不要因為自己想要性就過度承諾關係,相識第一天就講幹話說自己墜入愛河,更不要為了(少數難以避免地)被「騙上床」就檢討自己是否正在承受放蕩主義者的後果。

最後,對於性和愛抱持「我全都要」的人,在你抱持一片真心卻還是被騙上床時,如果「被騙」的事實已無法挽回,不如將注意力拉回在「上床」,既然性與愛自古難兩全,能經營好「性」也是不容易,「第二次約會就上床」走不進誰的套路,如果性的過程中歡樂又有高潮,或許才是公平(fair game)。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