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印度支那(十):武漢肺炎防衛戰裡的「台越同盟」與「中柬軸心」

重返印度支那(十):武漢肺炎防衛戰裡的「台越同盟」與「中柬軸心」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武漢肺炎加劇了此前因中美貿易戰造成的產業鏈外移速度,得利者必屬欲成為下一個世界工廠的越南。然而對武漢肺炎不設防的鄰國柬埔寨,卻成了越南的防疫缺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阮氏清金(高雄師範大學、高雄大學、長榮大學、成功大學越南文講師,專長為越南語、越南文化、越寮柬關係研究)

柬埔寨被認為是中國在東南亞的鐵桿盟友,柬埔寨目前也沒有禁止中國的旅客赴柬。

值得注意的是,武漢和柬埔寨是有直航機制的,換言之,當泰國和越南等國家相繼祭出禁令之後,柬埔寨已成為武漢或湖北人士出逃的主要周邊國家之一。(編按:近日也傳出有湖北人逃至緬甸

越南目前面臨一個結構性問題,自古就是中國面臨重大天災和疾病時外逃的第一大國,原因不外乎越南和中國邊境沒有天然阻隔、越南和中國文化比較接近、距離也比較接近等理由。因此,雖然泰國是最多武漢旅客前往的東南亞國家,但是越南的病例卻急起直追,泰國目前33個病例,越南已經追到15個案例了,而與越南相鄰的柬埔寨,可能會成為越南的防疫漏洞。

中南半島地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在中南半島上,越南與中國邊境綿延約1400公里。而越南與柬埔寨之間交流也相當頻繁。

柬埔寨會成為越南在防止疾病擴散的缺口,原因在於每年柬埔寨和越南之間因返鄉探親、經貿投資的人數眾多,在柬埔寨隨處可見越南人,越南南方也有許多柬埔寨人,越南芹苴市就是柬埔寨人民留學和移民的大城。2019年柬埔寨文化週就在芹苴舉行,柬埔寨文化部國務秘書還特地訪問芹苴,和人民委員會副主席楊晉顯會晤,可見柬越兩個交流甚密。因此,即便越南的防疫措施滴水不漏,也難以忽視鄰國柬埔寨這不定時炸彈。

中國南方省份,以及越南,是各國企業的重要製造基地,武漢肺炎疫情的擴散勢必影響未來國際產業鏈的佈局。對中國而言,已經封城的深圳和廣州,必然會將產業鏈和資金移轉到越南,因此破壞越南的疫情,是中國的合理之政策。

而站在越南的立場,雖然柬埔寨沒有阻絕與武漢等疫情嚴重的城市往來,對越南的疫情防衛勢必構成缺陷,這對企圖將自身打造為下一個世界工廠的越南而已,心中必然感到不快,但從另一個角度來反面解釋,越南當局之所以沒有完全關閉越南和廣西、雲南的邊境,是因為越南原本就希望藉由貿易戰去吸收深圳的高科技技術、整個珠三角的資金,越南總理阮春福就表示,不全面斷絕,但是用最高標準嚴格檢疫。

對越南而言,相比海、空等地域,陸地進入越南方便又省成本,現在武漢肺炎,北、上、廣、深全部封城,對越南、泰國等國而言就是一個機會,國際供應鏈的移轉只會比貿易戰更加明顯,因為武漢肺炎是不南向就等死的非黑即白。

越南工業
Photo Credit:Asian Development Bank@Flickr CC BY 2.0
越南工業區一景。

中國當然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同屬疫區的江西省,有大量的居民和旅客在柬埔寨,中國自然樂見柬埔寨不設防,拖整個東協一起陪葬。

這也是為什麼,越南接連打「台灣牌」的主要原因。越南先後宣布全國航班往來斷絕後面又復航,緊接著先是海防市不准台灣人入境,後面又解禁,由於台越間在勞務、教育和投資往來密切,台灣目前的防疫水準在亞洲排名前頭,自然是可以合作又當作籌碼的盟友。

這樣的互惠共生,是平時累積的,去看平時越南通訊社的報導,每到過年台灣和越南一定加開航班,報導台灣一定都和增開航班有關,這完全歸功於越南裔在台灣的密度和數量可觀,以及台灣是越南移工對外輸出對象第一大國,所以台越之間的關係等同親家關係。

越南可以透過各種名義去打台灣這張牌,外加現在中國疫情嚴重,自顧不暇,既然中國在柬埔寨插旗,那我也在台灣插旗。換言之,這次越南將台灣與中國區別對待,也有越南本身的外交考量。

最重要的原因在於,台灣是不是中國的一這件事情,取決於越南本身的需求。2014年反中暴動後,越南對台政策趨向彈性,尤其當中國在柬埔寨勢力越來越大,越南也希望透過各種方式和台灣維持半官方和民間關係,畢竟台商是越南重要外資,對越南現階段發展世界工廠定位有正面作用。

但是這也要台灣和越南有共同利益才可以,也就順便解釋了菲律賓為何堅守「一中政策」,菲律賓和中國之間隔海遙望,而且菲律賓又有美國軍事的保護,無時不刻透過一中政策期望平衡美國的力量,順便賺中國的紅利,但是越南則剛好相反,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身為社會主義的越南反而比議會民主義的菲律賓更想積極與美國合作的主因。

相比越南和台灣人次往來對越南航空公司的利潤,菲律賓和台灣則沒有這樣的互惠,也就造成不一樣的結果了。

本文為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