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沒錯,你必須忍受各種的「不喜歡」

為了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沒錯,你必須忍受各種的「不喜歡」
Photo Credit: Yvonne L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楊力州老師曾說,紀錄片就是一個「孤獨」,事實這是一個極其痛苦而折磨的工作,過程煎熬不堪,但卻能壓榨出最甜美的精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Yvonne是移民澳洲的華人,剛剛去非洲旅行歸來,又和先前我曾經接待的沙發客Karrie相約到北印度的拉達克,在零下二十度的山區展開數日的冰川徒步之旅。背著青綠色的登山包和一台專業單眼相機,Yvonne來到我家借宿時,已經一個星期沒有洗澡。爬了好多座世界高峰又剛剛結束冰川之旅的她,臉頰紅撲撲的就像藏人一般。

「你爬過多少座世界高山阿?」我好奇的問著Yvonne,但她卻也數不清楚,肯亞的肯亞山、坦尚尼亞的吉利馬札羅山、尼泊爾的EBC聖母峰基地營,還有馬來西亞的神山等等。這些都早已經是Yvonne的囊中之物,她還邀約我2016年冬天和她再去走一趟冰川。

「我超討厭爬山的!」Yvonne在我問她為什麼這麼喜歡爬山時,給我了這樣一個出乎意料之外的答案。能夠挺過爬山期間的身體挑戰和惡劣的氣候環境,必定是要非常熱愛爬山的人才做得到吧?

就在我滿臉疑惑時,Yvonne告訴我,她所熱愛的是攝影,但只有親自走過,她才能夠拍攝沿途風光;也唯有登上山頂,她才能夠按下快門,拍下一張又一張大自然震懾人心的鬼斧神工。「如果可以不用爬山就看到這些風景,我才不要爬!」Yvonne邊整理著她那些保暖衣褲和登山用品,邊打趣著說。

Photo Credit: Yvonne Lin

我喜歡Yvonne的旅行態度,她明白自己的喜好和目標,也清楚的知道她必須付出與經歷,才能達到自己的目標。我們的生活也和Yvonne的旅行一樣,我們總有著許多夢想和目標,但中間必須要經歷的那些煩瑣、討人厭,又或我們並不擅長的事情,那些真實阻礙我們接近目標的障礙。

我想起大學時期影響我最深的楊力州老師,以《水蜜桃阿嬤》、《青春啦啦隊》、《拔一條河》等紀錄片聞名的他,儼然成為最具個人品牌效應的台灣知名導演。我記得他曾經分享,雖然紀錄片是他的最愛,但為了籌措拍攝資金並維持生活,他還是得要接拍許多商業案子,例如洗髮精廣告。

把攝影機架好後,就請模特兒不斷重複撥弄頭髮,直到有一顆鏡頭,模特兒的頭髮沒有裂開,工作就完成了。然而這樣枯燥、甚至沒有太多創意發揮空間的商業案,卻成就了他一部又一部賺人熱淚的紀錄片。

楊力州老師曾說,紀錄片就是一個「孤獨」,事實這是一個極其痛苦而折磨的工作,過程煎熬不堪,但卻能壓榨出最甜美的精華。這讓我想起了Yvonne。

Photo Credit: Yvonne Lin

這次回台過年,是我從2012年離開台灣到新德里工作後,第一次回家過年。有人問起了我為什麼要到印度工作,這個問題總有著千百種理由,但如果說到華人最重視也最熱鬧的新年大團圓,我想沒有人會喜歡自己在外地孤零零的過年。

但這是我為了自己喜歡的事情,為了自己的喜歡的目標打拚,所必須要承受的「不喜歡」,而這也包括了大家覺得難以忍受的各種印度的骯髒、落後、孤獨,甚至是各種風險等等。這是我各種喜歡背後的不喜歡,他們並存共生。

Yvonne背起行囊離開我家前,告訴我她正準備之後要去巴基斯坦的計畫,但她得先回澳洲一趟,賺下一次的旅費。她的專業是驗光師,一天八小時看幾十個病人,總讓她感到無聊而疲憊,但這份工作的收入卻能帶著她,登上更多山,看更多的人生風景。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