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的自營現象(下):市場與創作的矛盾,到底誰受了委屈?

藝術家的自營現象(下):市場與創作的矛盾,到底誰受了委屈?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自營時期藝術家釋出的畫作太多,墊高簽約畫廊的護盤壓力,護盤壓力大,屆時更會反映到藝術家實拿成數。市場未飽和之前,是畫廊求藝術家;等到畫作賣不動了,就是藝術家要求市場了。

文:無國界姊姊

盛大的委屈

上回提到藝術家自營現象的起因,接著我們仍要繼續深入理解目前優質藝術家很不容易和畫廊業達成合作的相關因果。

營造業不景氣、全球產能過剩及公共建設虛擴,整體買氣是羸弱的。所以現在買畫時很多內行藏家都直接從定價八折開始談起,最終成交落在定價的六折是很常有的事情。如果藝術家再主張三成以上的實拿,原則上畫廊就是越賣越賠、生意越好關店越快。因為成交量迅速吃空週轉金。

shutterstock_130328117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但畫廊主娓娓道來這些,自營藝術家是聽不進去、也聽不下去的。「我媽媽栽培我唸藝術、也出國去巴黎、柏林、馬德里深造了,現在我靠我自己的奮鬥賣到一號八千,你憑什麼要我拿兩成?然後你又不能付我生活費或保障號數!簡直欺人太甚、惡劣至極!生意人就是死愛錢!」藝術家心裡「哼哼」兩聲,覺得受氣了、覺得委屈了。

開始總是妙不可言

「開始總是妙不可言」其實是一首歌詞,也是自營藝術家一開始決定繼續自營的心情寫照,得獎光環仍在、媒體熱潮未退、個展檔期排到後年,除了給展覽場地的分成之外,藝術家仍是主要的受益者。一切如此美好、慶幸當初選擇做自己。

然而!請注意!自營藝術家的市場流通會出現一個明確的攔截線:自營藝術家很難有機會跨入第三段市場—很難進入拍場,而拍場才是整個藝術交易的big capital pool。除非,有一個但書,除非自營藝術家的財力雄厚到可以四處護盤,但這幾乎是很難的,護盤護不完,連一般大畫廊也不太堪受不斷護盤。更何況自營藝術家拿到了錢還是得買房、吃飯、過日子。

shutterstock_130328105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為什麼自營藝術家行情再好、價碼再成熟,都很難進入拍場,因為藝術市場其實是一整個「價值交換」的切進序列:第一段獲利,畫廊替藝術家創造收入價值;第二段獲利,收藏家替畫廊創造未來價值;第三段獲利,拍賣公司幫收藏家、畫廊、藝術家創造籌碼價值。試想,今天在一整個切進序列中,自營藝術家完全沒讓畫廊、收藏家參與任何價值轉換方程式,藝術市場憑什麼讓自營藝術家參與最後一段的籌碼落實?這無異是緣木求魚。

這麼說絕不是要苛責自營藝術家,畢竟自營藝術家的數量比起畫廊代理藝術家,老實說仍是多數。這麼說只是想釐清各個交易部門的遐想與幻象。換言之,自營與否是一個選擇權,與藝術造詣、畫作高下完全無關。只是藝術家有權利知道她或他到底選擇了什麼交易序列和生涯前景:選擇畫廊代理(包括各種各式的合作方案),選擇的是一整個互利共榮的市場機制;選擇繼續自營,選擇的是一份自負盈虧的承擔:榮枯悲欣都是一番漫長的造化。

至於可不可以中途改志,本來自營,後來改由畫廊代理。是可以的,但是難度更高、機率更小。過去自營時期藝術家釋出的畫作太多,墊高簽約畫廊的護盤壓力,護盤壓力大,屆時更會反映到藝術家實拿成數:越晚改志,畫廊越需躊躇評估。市場未飽和之前,是畫廊求藝術家;等到畫作賣不動了,就是藝術家要求市場了。

shutterstock_136078163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