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蟲大軍再度入侵,非洲新一波「蝗災」規模是前一波的20倍

蝗蟲大軍再度入侵,非洲新一波「蝗災」規模是前一波的20倍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蝗蟲是冷血生物,在白天變暖前幾無活動力,因此清晨是最佳噴藥時機;可不幸的是頻繁的晨雨多次阻礙空中噴藥,等飛機升空時蝗蟲大軍早已在空中。

(2020年020年4月11日18:35 朱家儀更新)

比武漢肺炎可怕,非洲新一波蝗災較先前大20倍

(中央社)非洲正面臨新一波蝗災,規模約是前一波的20倍,部分東非地區已經淪陷,恐陷數百萬人於飢荒。有農民聲稱,蝗災比「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疫情更具毀滅性。

美聯社報導,在武漢肺炎疫情傳播至世界多數地區的數週前,部分非洲國家早已面臨70年來最大的蝗災,堪稱是另一災情威脅。

如今,非洲地區正面臨第二波蝗災,規模約比前一波大上20倍。數十億隻年幼蝗蟲正從繁殖溫床的索馬利亞湧出,尋找雨季中滋長的新鮮植被,結果就是讓非洲原本就已貧弱的數百萬人民再陷危難,因為當他們聚集試圖對抗蝗災時,恐有散播武漢肺炎病毒的風險。

烏干達農民阿波凱特(Yoweri Aboket)說:「大家都在談論蝗災,一旦牠們落在園子裡,牠們會摧毀一切。有些人甚至說,蝗蟲比武漢肺炎疾病更具毀滅性。」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指稱,這波一部分是由氣候變遷所引起的蝗災,對食物安全及生計帶來「前所未見的威脅」 。

聯合國糧農組織發表聲明說:「東非當前情勢依然極度令人擔憂,新的蝗蟲群落正在肯亞、衣索比亞南部及索馬利亞等地形成,數量日漸增多。」

位於肯亞首都奈洛比的「氣候預測與應用中心」(Climate Prediction and Application Center)表示,蝗蟲正「侵襲東非地區,群落數量龐大前所未見。」

「氣候預測與應用中心」衛星資訊分析師姆瓦吉(Kenneth Mwangi)提及,這些新的蝗蟲群落裡包含剛發育成熟的年輕成蟲,「食量比一般成蟲還大」。姆瓦吉及其他肯亞官員指出,疫情衍生的旅行限制導致跨境行程變慢,延誤殺蟲劑運送,使得對抗蝗災增添難度。

除了非洲地區,聯合國糧農組織也列出其他面臨蝗災的地區,包括阿拉伯半島的葉門、沙烏地阿拉伯及阿曼,以及西南亞的伊朗及巴基斯坦。

他們觀察到葉門大城亞丁北部以及阿曼邊界的海岸出現正在發育的蟲群,成蟲群則在東部高原,葉門的情況嚴峻;有一群剛脫皮正發育的蟲群出現在沙烏地阿拉伯積極防控的波斯灣附近。阿曼持續在北部壓制成蟲,只有一小撮幼蟲群在南部出現。

伊朗目前正進行春季播種,前一波蝗蟲聚集的南部海岸,新蟲群正在增加;巴基斯坦仍持續在俾路支省(Baluchistan)、旁遮普省(Punjab)、西北邊境省(Khyber Pakhtunkhwa)等地防控蟲群。

原標題:2020為蝗害之年?蝗蟲大軍入侵東非甚至飛到印度,近2000萬人恐面臨缺糧

(中央社)位於東非的衣索比亞(埃塞俄比亞)南部、肯亞部分地區正遭受蝗災入侵,蝗蟲數量龐大數十年僅見,眼見數十億蝗蟲大軍進逼當地糧倉,卻只有零星8架飛機可噴藥,讓專家急得像熱鍋上螞蟻。

《華盛頓郵報》報導,這批蝗蟲遠看像是滾滾濃煙,接近後這數十億蝗蟲大軍又像難以數計的雨點,這種聖經裡惡名昭彰的生物瀰漫天空,猶如惡運蔽日。

聖經蝗害景象成真 近2,000萬人恐缺糧

在飽經戰亂的葉門(也門)與索馬利亞(索馬里),政府控制區外的地帶成了蝗蟲大軍的溫床,與氣候變遷導致的印度洋聖嬰現象(厄爾尼諾現象)帶來季節異常的降雨,讓這個區域更利蝗蟲滋長。蝗蟲吞噬農田、市場無物可賣、牲口無物可吃,非洲東部已有約1,900萬人面臨高度食物短缺危機。

《國家地理頻道》報導,專家說,長時間的異常潮濕天氣是主要罪魁禍首,其中包括在過去18個月中襲擊了東非和阿拉伯半島的數個罕見的熱帶氣旋。在暴雨過後,在非洲和中東通常乾旱的環境中找到生機。

這波沙漠蝗蟲危機可以追溯到2018年5月,當時熱帶氣旋梅庫努(Mekunu)越過了阿拉伯半島南部一個空曠無人的沙漠,因為暴雨而有不少湖泊短暫出現在沙丘間,蝗蟲就在該地區自由繁殖,這是第一波熱潮,2018年10月又有魯班颶風(LUBAN)在阿拉伯海中部登陸。而第二代的蝗蟲繁殖能力比第一代強20倍,最終,這2個2018年的颶風僅用了9個月就使三代蝗蟲繁殖成功,使在阿拉伯沙漠上嗡嗡作響的昆蟲數量增加了約8,000倍。

這些蝗蟲並在2019年開始越過紅海往西移動,而東非去年底因極端氣候帶來的異常高溫與雨水,成為滋養蝗蟲的「沃土」,肯亞、厄利垂亞(厄立特里亞)、吉布地(吉布提)、烏干達、坦尚尼亞(坦桑尼亞)都深受其害。

DL496pg1mapE_(1)
Photo Credit:聯合國農糧署

在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亞的斯亞貝巴)的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害蟲防控專家巴耶(Bayeh Mulatu)說:「我們唯一的選項就是把牠們全殺光。」衣索比亞北部1954年也遇過程度類似的蝗災,當時蝗蟲摧毀近乎當地百分之百的綠葉植被,加上又遇乾旱,發生長達一年飢荒。

儘管科技已有進步,但控制蝗害仍不樂觀,因為大量的蝗蟲在葉門與索馬利亞沿岸平原的沙地孵化,衣索比亞卻只有3架可用的飛機能噴藥,肯亞也只有5架。蝗蟲大軍正逐日進逼位於東非大裂谷(Great Rift Valley)的衣索比亞糧倉。

《BBC》報導,索馬里已宣布全國緊急狀態以應對危機。衣索比亞政府呼籲採取「立即行動」。肯亞已在幾個地區部署了飛機噴灑農藥,而烏干達則計劃派遣士兵到北部地區噴灑受災地區。人們認為蝗蟲是在3個月前從葉門蔓延而來的。

非洲蝗蟲蟲害災害天災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肯亞的農民在蝗蟲來襲時,在農田中試圖抵禦。

《ETtoday》報導,現在蝗災已經越過阿拉伯海,入侵亞洲的第一站印度,已經有16.8萬公頃的農田受害,拉賈斯坦邦(Rajasthan)和古吉拉特邦(Gujarat)受創最嚴重。根據英國農業雜誌《農民周刊》(farmers weekly)報導,蝗蟲入侵印度損失印度33%的農作物,農業部長托馬爾(Narendra Singh Tomar)指出,旁遮普邦(Punjab)和哈里亞納邦(Haryana)也發現蝗蟲。

賈沙梅爾(Jaisalmer)蝗蟲預警組織的植物保護官員指出,成年的蝗蟲群2019年12月中旬,經由巴基斯坦進入拉賈斯坦邦,最初希望在一周內驅除,但是直到1月的最後一周,昆蟲還是繼續吞食農作物,這些蝗蟲利用風向移動,很難制定出徹底消滅的計畫,芥菜、蓖麻籽、小茴香、油料籽和小麥作物受害最嚴重。

幾無空中噴藥能量 助長超完美蝗害

空中噴藥的最佳時機是蝗蟲大軍還停在地面,由於蝗蟲是冷血生物,在白天變暖前幾無活動力,因此清晨是最佳噴藥時機;可不幸的是,頻繁的晨雨多次阻礙空中噴藥,等飛機升空時,蝗蟲大軍早已在空中。

蝗蟲飛機噴藥蝗災蟲害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衣索比亞政府雇請私人公司的噴藥飛行員說:「牠們靠上升氣流飛達3,000英尺高,數量多到能阻塞飛機進氣口,其實這樣很危險。」近期某日,當這名飛行員結束噴藥任務後,飛機全身已滿是蟲擊的黏液,多到連擋風玻璃都已看不清楚。

聯合國表示,應立即投入7,600萬美元增強當地空中噴藥能力。

害蟲防控專家巴耶說:

「蝗蟲大軍猶如遇到天時、地利、人和,2020可謂蝗害之年;我們不能坐以待斃,若然整個區域都會被蝗災吞沒,就會變成一個很大、很大的危機。」

聯合國呼籲國際協助

管人道事務的聯合國副秘書長洛科克(Mark Lowcock)今天呼籲國際社會,協助受大批蝗蟲入侵的東非國家,並對此嚴重情況深表關切。

洛科克在記者會中表示:「受影響國家的1,300萬人口現在面臨糧食嚴重不安全的窘境。其中1,000萬人身在蝗蟲肆虐的地方。」洛科克警告:「除非能迅速因應,否則今年稍後將發生大問題。」為了解決蝗蟲危機,洛科克近期已撥款1,000萬美元。

目前蝗蟲已經危害肯亞、衣索比亞和索馬利亞的糧食供給,昨天烏干達也傳出災情。

根據洛科克說法,聯合國糧農組織(FAO)估計,1月底防治蝗蟲計畫將耗資7,600萬美元。他說:「目前我們只有2,000萬美元。」「除非未來2、3或4週能掌控這一切情況,否則我們擔心將會出現非常嚴重的問題。」

洛科克表示,蝗蟲災情是「肯亞70年來最嚴重,衣索比亞、索馬利亞則是25年來最慘」。他說,蝗蟲大舉入侵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氣候變遷。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