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不分國籍:「僥倖」回台的中港澳學生,怎麼看台灣的防疫?

病毒不分國籍:「僥倖」回台的中港澳學生,怎麼看台灣的防疫?
圖表設計:高嘉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真的要做好防疫,應該要按照每個人的接觸史、旅遊史、居住史來決定,但指揮中心卻是以「戶籍地」來決定誰可以入境和該怎麼防疫。

文:李修慧|圖表設計:高嘉宏

※香港、澳門來的學生,與中國其他地區來的學生措施不同,為了便於說明,將「除了香港、澳門外,其他來自中國的學生」簡稱「中國大陸學生」或「陸生」。

1月份,就讀世新大學碩二的陸生熊同學,趁著寒假,回老家山東過年,本來打算在開學前回台灣。但1月下旬,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急速升溫。1月26日,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宣布,「即日起」陸生全面「暫緩來台」,她就這麼被擋在台灣門外,無法入境。

但最令熊同學無法接受的,不是授課上的不便,而是台灣從入境管制和防疫措施,都充滿了差別待遇。就算同樣來自中國大陸地區,陸生與其他中國大陸人士也還有「身份」上的不平等。

超過8成中港澳學生,沒辦法回台讀書

不只像熊同學這樣的陸生會被限制入境,2月10日,指揮中心也宣布,自2月11日0時起,港澳居民、包含港澳生全面暫緩入境。世新大學一年級的港生Bruce(化名)就表示,當天的飛機只有一、兩班,他一看到新聞,行李都來不及收妥,就馬上訂機票,趕在管制生效前回台灣。

但像Bruce這樣能趕回來的是少數,多數中港澳學生至今無法入境。根據教育部2月12日提供的資料,108學年度上學期的陸生有8353人、港澳生有1萬677人,但能在管制前抵台的陸生只有892人,只佔全部陸生的11%,港澳生也只有2705人,只佔25%。

若把中港澳學生加起來看,總共有1萬9030人,其中,有1萬5433名(81%)的中港澳學生,無法返台繼續學業。

1
教育部提供哪些「安心就學措施」?

雖然教育部宣布各大學開學日從2月17日延後到2月25日,許多大學更進一步將開學日延到3月2日,但如今中港澳疫情越來越險峻,台灣也出現社區感染確診個案,這些滯留在外的中港澳生,在開學前恐怕都無法入境。

為此,教育部在2月7日要求各大學提報「安心就學措施」,指示各校,面對受武漢疫情影響的學生,放寬他們註冊、繳費、上課,甚至畢業的限制,還可以讓學生就近在中港澳的姐妹校修課。各校可以自由安排安心就學措施,再報教育部核定。

3_1
化學課需要實驗室、舞蹈課需要親自跳,遠距教學不是每堂課都適用

其中,對於不能入境、又想要完成學業得中港澳學生來說,最有用的莫過於「遠距教學」,教育部「安心就學措施」文件指出,可以透過「同步或非同步之遠距教學協助學生修讀課程」。

然而,經過訪談,至少有6類學生,遠距教學對他們來說根本沒用。

在社會科系就讀碩士的熊同學就說,研究所都是5、6個人,以討論的形式上課,「線上的話參與感非常低,老師上課會觀察同學反應,有眼神交流、情緒,老師會從中看怎麼引導。在那擺台電腦,怎麼都很難進入狀況。」為此,她決定休學,原本打算2年半完成學業,如今也可能得延到3年或3年半。

而全台陸生人數第4名、港澳生人數第2名的淡江大學秘書長劉艾華也表示,雖然校方擁有極好的線上授課軟體,但的確有一些科系很難透過線上課程搞定。包括需要實際製作模型的建築系、需要籌備畢業展的觀光系,「還有一些需要一對一指導的課,比如說coding。或是資管系、資工系也有畢業專題,需要學生小組合作,要做出一個成品,比如一台無人機。」中央大學主任秘書周立德也提到,有些課程需要特殊設備才能完成,「比如說化學系需要實驗室,目前就是個問題⋯⋯」

2_1
就算可以遠距教學,學校也不一定能直播

綜合而言,大班制、互動性低、不用實作的課程,「理論上」比較可能使用遠距授課。然而,在各校資源不同的狀況下,也不是所有這類的課程都能遠距教學。

就讀銘傳大學的陸生Debby(化名)就說,學校的遠距課程使用原有的學習平台Moodle,「但我們全校的學生都知道,它就是放PPT的。」她說:「這樣修課肯定沒質量⋯⋯銘傳給的方案比較像是,我就讓你很容易地過⋯⋯有幾門課,我估計就是讓我寫心得。」

Debby很羨慕其他學校有直播課程。淡江大學秘書長劉艾華就提到,淡江是「由微軟提供硬體,可以提供比較好的頻寬,結合學校原有的iClass系統,可以同時看到老師的PPT、聽到老師的聲音,進階一點的可以看到老師的鏡頭。」不過劉艾華也透露,之所以能快速與微軟談妥防疫期間的合作,是因為學校在疫情爆發前,就已經跟微軟公司在AI發展方面合作很久了。中央大學主秘周立德也說,為了提供線上課程,他們得在短時間訓練大量的TA(教學助理),壓力不小。

此外,Debby也對學校的繳費制度感到不滿,相較於其他學校,如果學生修課沒有達到應修最低學分,只要繳學分費即可,但她的學校必須繳全額學雜費,而且學校多次提醒學生必須準時交錢,甚至「特別發(信)給陸生,郵件上還用紅色(標註繳費事項)。」【註1】

上課品質不佳,又得繳交全額學費,讓Debby認真考慮休學,但她已經大四,只差半學期就畢業,想準時畢業的她陷入兩難。

Debby的例子,顯現出遠距課程能否完成、能提供多彈性的措施,端看學校有多少資源、多少人力能動用。因此Debby更期待,教育部可以統一管理:「你讓學校自己拿主意,國立的肯定資源多,沒有經費的學校那也就是做個表面。」

如此大的犧牲,防疫隔離合理嗎?

像熊同學、Debby這些陸生,都是因為指揮中心宣布「暫緩入境」才無法來台。的確,爬梳指揮中心每天的資料,限制港澳生、陸生來台前,都有跡可循。

陸生方面,1月25日,當時中國大陸只剩西藏自治區還沒有出現確診病例,指揮中心於是將中國大陸省市(除了湖北省以外)旅遊建議提升至第二級「警示」(Alert)。隔日,1月26日,指揮中心就公布陸生到2月9日前全面暫緩來台。1月28日,中國大陸旅遊建議提升到最嚴重的第3級「警告」(Warning)。2月3日,指揮中心又宣布,陸生2月9日後還是暫緩來台,何時解禁,沒有答案。

5
6

而港澳生方面,指揮中心2月6日宣布,香港及澳門在旅遊疫情建議提升到第二級「警示」(Alert), 從港澳入境的國人,必須「自主健康管理」14天,而港澳人士入境更必須「居家檢疫」14天。2月10日下午2點,指揮中心就宣布,自11日0時起,所有港澳居民暫緩來台,包括港澳生。這倉促的措施讓不少港澳生連行李都來不及收,就趕緊在10小時內訂機票、壓死線回台灣。【註2】

「自主健康管理」與「居家檢疫」有什麼差別?「自主健康管理」者只需要避免外出、外出時配戴口罩、每日早晚量體溫。但「居家檢疫」則不得外出、嚴禁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會由里長每日用電話追蹤,甚至與家人都要避免1公尺內的接觸,共用家具或設備也得每日消毒。

7
8
「戶籍地」決定能不能入境:我們有一樣的風險,但現在我可以回台,她不行

當然,指揮中心的措施都是為了防疫,但是,對陸生、港澳生來說,這些防疫措施未必那麼合邏輯。

目前就讀中央大學碩五的港生劉璧嘉就認為,如果真的要做好防疫,應該要按照每個人的接觸史、旅遊史、居住史來決定,但指揮中心卻是以「戶籍地」來決定誰可以入境和該怎麼防疫,「台灣的學生就算有中港澳旅遊史, 也是『自主健康管理』14天,但港澳生必須要『居家檢疫』14天,然後陸生甚至是不能入境的。」

她舉自己的例子:「我跟我的女朋友現在一起在北京,我們每天住在一起,接觸的都是她家人,我們的風險是一樣的,但現在我可以回台灣,但她回不了。」2月6日受訪的劉璧嘉大概不會料到,再過5天,就連港澳生也無法入境了。

「身份」決定能否入境、如何管制,陸生批評:「病毒不管你是哪種人」

台灣的防疫不只以戶籍地作為分別,就算同樣來自中國大陸地區,陸生與其他人也還有「身份」上的差別待遇。

1月26日,指揮中心公布陸生全面暫緩來台,同時也宣布,陸配就算來自湖北省也可以入境,而部分中國大陸人士經審查獲准後,也可以入境【註3】。熊同學對此非常不能諒解:「陸生難道就比台商、陸配帶更多病毒嗎?按照身份來分,不符合我們防疫的常識,病毒也不管你是哪種人。」而這樣的差異,直到2月6日,指揮中心宣布「中國大陸人士全面暫緩入境」,才終於彌平。

而陸配、部分中國大陸人士不只可以回台,連防疫措施,都與陸生不同。

宣布陸生暫緩入境那天,指揮中心也發函給教育部,提供一份〈陸生管理計畫工作指引〉,這份指引把陸生分成3類。其中的第3類陸生,不管有沒有去過湖北省,都需要住在學校的宿舍「集中監測」【註4】。但同時,陸配、獲准入境的大陸人士,只要「自主健康管理」就好。這讓許多陸生感到忿忿不平,熊同學就批評:「我不會拒絕集中監測,我不能接受的是,明明是同樣的風險程度,偏偏只有陸生要集中監測。」這樣的政策,當時也引起爭論,境外生權益小組就曾為此在1月29日發起連署,要求教育部及疾管署糾正差別待遇的集中監測。

對此,教育部高教司副司長梁學政表示,「防疫基本上是從嚴看待,那時候看來,大陸疫情並不樂觀,所以當時候做這個決定(讓比較晚入境的陸生集中監測)。從後續來看,當初指揮中心考量沒有錯。」他也說,發生爭議後,曾考慮改變第3類陸生的防疫措施,但「後續還是要依指揮中心看他們適合採取什麼方式。」

至於陸配、商務人士核准後可以入境,梁學政説,「主要是指揮中心的考量:陸配因為是跟台灣的人士結婚,可能有家庭的考量;經商的,那時候有經濟的考量。」

對於武漢疫情爆發以來的種種經過,港生劉璧嘉感傷的說,處在北京、身為香港人的她,很請楚的觀察到一個「歧視鏈」:「大陸人歧視武漢人,香港人歧視大陸人,而台灣歧視香港人跟大陸人。」

訪談時她低盪的說自己「很創傷」:「能回去我已經非常感恩,我們(指劉璧嘉和她的伴侶)在台灣已經住了5年到8年,我們的生活重心、我們的房租、我們的寵物、我們都在家當都在台灣、毛巾都在台灣、牙刷都在台灣。她沒有辦法回台灣,對她打擊很大,我有點僥倖(自己可以回台)。但是當我們看到台灣的學生,跟我們一樣有風險,卻可以自由進出,心裡覺得有點歧視。⋯⋯禁止一個人只是因為他的戶籍,而不是旅遊史,是一件很傷人的事。」

延伸閱讀:

【註1】實際查詢銘傳大學公告的安心就學措施,有關學費的規定只有休學、退學可以專案申請退回全額學雜費,而記者實際向銘傳大學秘書處求證:「如果學生沒有達到最低應修學分,是否還是得繳交全額學雜費?也不能延期繳費?」秘書處僅回應:「依疫情狀況,如果專案提出申請,可以延後註冊。繳了學費才算註冊成功。」但並未正面回應是否需一律繳交全額學雜費。相較於此,比如台灣藝術大學等學校,就直接在安心就學措施中公布「如未達每學期最低應修學分者,依所修學分數繳交學分費。」

【註2】雖然世新大學曾要求港澳生「等有宿舍再回台」,初期防疫措施的資訊也有些混亂,但目前在校內宿舍居家監測的Bruce也說,宿舍內的老師很努力滿足學生的需求,「我們當天來得很急,可能有東西忘了帶,老師會幫我們解決。有天晚上元宵,老師還給湯圓。」

【註3】根據指揮中心新聞稿中的第2點及第4點,當時經審查獲准來台者,包括防疫交流、人道就醫、社會交流之團聚或隨行團聚、專業交流之駐點服務、投資經營管理(含陪同人員);另外商務活動交流也有人能獲准來台。

【註4】當時的〈陸生管理計畫工作指引〉把陸生分成3類,並建議相應的防疫措施:

  1. 1月26前已入境+過去14天去過湖北省:集中檢疫
  2. 1月26前已入境+過去14天沒去過湖北省:自主健康管理
  3. 重新開放入境後才入境(目前不確定何時重新開放入境)+不管有沒有去過湖北省:集中監測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