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會領導亞洲嗎?

中國會領導亞洲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是在地區,還是在全球事務上,中國是否具備領導能力?目前的跡象並不令人鼓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文安立 Odd Arne Westad(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李成智美國-亞洲關係講座教授)

過去四十年裡,中國經歷了一場在其漫長而複雜的歷史上前所未有的變革。1970年代,這個國家非常貧窮,在工業、科技、教育和農業的產量方面遠遠落後於西方,甚至是亞洲的部分地區。今天,它卻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最大貿易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車、輪船、電腦和手機生產商。據報道,中國現在的億萬富翁比美國還要多。

這個孜孜不倦的、正在形成的超級大國,引起了鄰國和現有的全球超級大國美國對其崛起目的的擔憂,這是可以理解的。對美國來說,擔憂的是失去經濟優勢和國際主導地位。正如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在當選時所表明的,愈來愈多美國人擔心工作機會轉移到海外,令他們的國家在國際競爭中失去經濟優勢。中國經常被列為全球經濟正在進行的調整中的主要受益者,儘管許多其他國家的經濟增長也比美國更快,因此吸引到比美國更多的投資。

就影響力和實力而言,美國人也對世界在向多極化轉變感到不安。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國一直在世界上佔據主導地位。1990年代「冷戰」結束後,美國的優勢地位似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穩固。但是,在2000年代,經歷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和經濟大蕭條之後,美國突然變成了一個不那麼有效的超級大國。許多事件的發生,如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敍利亞內戰,再到新的恐怖組織的建立,美國似乎都沒有介入其中,以防止不可接受的後果。與此同時,中國對東亞鄰國的政策愈來愈強硬,在全球事務中與美國合作的意願也愈來愈少。到2010年代後期,美國似乎已不再像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Madeleine Albright)1998年時所說的那樣,是一個「不可或缺的國家」,而只是世界強國中的一個大國。

如果這種全球多極化的趨勢繼續下去,最直接受影響的將會是東亞地區。中國的崛起就是其中一個關鍵原因。但其他國家也變得更加專注於維護其領導人眼中的國家利益。日本決心對抗其更大的鄰國中國,並拒絕屈服於中國的海洋領土要求。愈來愈多南韓人認為中國是南北韓統一的主要障礙。在南亞和東南亞,民族主義領導人同樣專注於維護自己國家的國際地位。如果人們全都確立了一種美國在該地區實行緊縮政策的印象,這樣的態度對亞洲所有國家在設定未來道路方面將變得更具影響力。

因此,中國新獲得的重要性將顯現出來的世界,與美國霸權時代中國領導人所習慣的世界相比,可能要複雜得多。很有可能,他們將被要求比僅僅五年前更快地為世界問題提供解決方案。如果美國對地區事務的參與,或在制定國際貿易和投資方面的規範迅速下降,沒有哪個國家會比中國更快感受到領導的重擔。上個世紀前半葉,世界多極化的發展都是不愉快的經歷,導致了兩場世界大戰和一場經濟大蕭條。為了避免21世紀再出現同樣情況,中國的作用將會是至關重要的。

但是,無論是在地區,還是在全球事務上,中國是否具備領導能力?目前的跡象並不令人鼓舞。就像東亞其他國家乃至全世界一樣,中國變得更着重自己的利益和民族主義。從2010年至2015年期間,中國在地區外交政策方面吸取了教訓,主要就是如何樹敵和疏遠潛在的朋友。中國與日本在釣魚島的領土爭端,削弱了中日關係之間長達三十年的緩和進程,而這一進程原本對兩國都是有益的。調查顯示,今天只有9%的日本人對中國抱有好感。面對北韓的挑釁行為—包括其核武器和導彈計劃、對延坪島(Yeonpyeong Island)的攻擊、南韓軍艦「天安號」(Cheonan)的沉沒事件(均發生於2010年),以及跨越兩韓邊境非軍事區的多次襲擊行動—中國的軟弱反應使許多南韓人相信,中國的真正目的是讓他們的國家保持分裂和羸弱。也有人認為,長遠而言,北京的目的可能是將北韓合併為中國的一部分,永遠結束南韓人希望實現南北韓統一的夢想。

再往南邊的地方看,情況也好不了多少。儘管中國與東南亞的關係近三十年來一直在穩步改善,但最近圍繞南海主權的爭執卻破壞了兩方之間的關係。結果導致中國的南方鄰國愈來愈懷疑北京想要主導和控制它們,同時通過經濟影響力和軍事實力強制解決地區問題。中國仍在爭議海域建設的七座新人工島,就是在向鄰國發出信號,即北京不願接受多邊談判或國際法院的裁決。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中國現在如此強大,能夠成功迫使鄰國接受它對領土問題和其他衝突的首選解決方案。任何國家都無法反對,特別是如果美國減少參與該地區的事項。此外,幾乎所有該地區的國家都非常有興趣與中國有經濟合作。毫無疑問,東亞地區的領導人都希望通過拉近與中國的距離,來測試這個大鄰國真正的合作能力。但是,他們必須非常小心地應對自己的人民。不僅是絕大多數日本人害怕中國所帶來的影響,就連越南和菲律賓的民眾幾乎都與日本人一樣害怕中國。但是,礙於經濟原因,這兩個國家的領導人均希望與北京當局進行更密切的合作。今天的情況與18世紀時已相去甚遠,那時候中國對該地區的控制開始減削弱。當時中國廣受欽慕,大部分其他國家還沒有強烈的自我身份認同意識。現在的中國已令人生畏,而大眾民族主義在其他地方,也像在中國一樣,都成為強大的因素。

還有人認為,隨着實力增長,中國將改變其國際行為。畢竟,美國在19世紀影響力大增之時,也開始到處耀武揚威,無論對鄰國還是對更遠的國家來說,都是件令人頭痛之事。然而,當美國在20世紀後期成為一個超級大國,影響力達到巔峰時,其行事方式變得更為合作(或至少是更融合)了。為什麼我們不能指望中國也會依照這一模式呢?

儘管中國有可能走上與美國類似的道路,但可能性不大,至少在短期內不會。這不僅僅是因為大國需要時間才能融入國際社會,也是因為中國目前的政權統治強調挑釁性、利己主義和狹隘民族主義。中國缺乏像美國和許多亞洲國家那樣的政治自我調整機制。除非中國改善國內治理,建立更符合合作原則的領導層,否則不太可能改善其在國際間擔當的角色。實際上,它可能會像美國一樣,看到自己為地區和世界問題提供解決方案的能力在下降。儘管中國現任領導人無疑有能力為自己的利益討價還價和達成協議,但他們能否同時照顧到地區內其他國家的利益,從而達成更長期的妥協,還是值得懷疑的。

因此,整體而言,中國目前的政策更有可能導致地區衝突,而不是實現其霸權。今天的日本和越南與美國的鄰國墨西哥和加拿大非常不同,後兩者在19世紀是弱國,抵抗美國侵略的能力有限。而在21世紀,中國的鄰國在面臨壓力和威脅的情況下,仍然有着相當明確的自身利益和追求利益的能力,有時甚至能聯合起來追求利益。如果美國的影響力維持在今天我們看到的水平,其他亞洲國家無疑會擁有更強勢的地位。但是,即使美國的影響力減弱,中國也不可能通過目前其採用的政治或經濟手段取得地區主導地位。

因此,中國在亞洲取得領導地位的進展將較為緩慢。除非中國因為未解決的緊張局勢造成嚴重的國內動亂,從而阻礙其發展,否則中國將成為一個日益重要的國家。但是,要獲得地區優勢,就必須以一種比中國今天更具合作性和融洽的方式與鄰國打交道。這種政策上的改變在將來肯定是可行的。中國的學者和官員現在正在討論這些問題,至少在高層領導人聽不見的時候。另一個堅守着共同價值觀而非自身核心利益的中國,可能正在形成。這樣一個中國,對該地區和世界來說的確是不可或缺的。不過,大家千萬不要指望這件事會很快發生。

相關書摘: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中國36問:對一個崛起大國的洞察》,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

作者:陸德芙(Jennifer Rudolph)、宋怡明(Michael Szonyi) 編;余江、鄭言 譯

踏入2020年,中美關係仍然是全球的焦點。中國在短短數十年間,走上世界舞台中心,在世界經濟和全球問題中均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引起了各界的關注,也帶動了研究中國的熱潮。然而,市面上眾多有關中國研究的書籍中,卻甚少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當下所面對的問題。

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最新出版《中國36問:對一個崛起大國的洞察》,透過了解中國過去歷史,現今發展和未來展望,就當今中國提出了的36個重點問題,涵蓋政治、國際關係、經濟、環境、社會以及歷史文化六個方面。

此書由主要來自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的專家學者撰文,詳細研究內部問題如有關共產黨的合法性、一孩政策的終結,以及宗教、歷史議題等等,亦有探討外交議題如中國與其他國家的關係,特別是與美國的關係。

3D_China_Questions_36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Lou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