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蒙古帝國的勇氣(四):滿者伯夷——印尼泗水的帝國崛起

抵抗蒙古帝國的勇氣(四):滿者伯夷——印尼泗水的帝國崛起
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今的泗水是生活機能優異的大都市,難以想像在其歷史長河中,卻親眼目睹蒙元軍隊遠在海外的興亡,大軍集結於此,卻又潰退出逃。也不由得感嘆當時爪哇局勢之凶險,但事在人為,抗蒙大戰終致成功,印尼確實百折不撓!

成吉思汗創建的蒙古帝國,歷經內戰,由忽必烈承繼大統,雖然蒙古帝國分裂態勢已成,但忽必烈創建的元朝仍君臨亞洲。

元滅南宋後,更承襲中國朝貢體系,招諭鄰近國家遣使入貢,卻未獲正面回應,便開始征伐鄰國,分別侵略安南(今越南北部)、占城(今越南南部)、日本、蒲甘(今緬甸)、爪哇(今印尼爪哇島)。

蒙元最遠的跨海南征

西元1292年,元朝使節出使爪哇信訶沙里國(Singhasari),被黥面而回,元世祖忽必烈大怒,由鄧州舊軍萬戶史弼並為福建行中書省平章政事,率福建行省右丞高興、泉州府太卿亦黑迷失,用海船大小500艘,統率2萬大軍遠征爪哇島(遠征軍實際約5000人)。

12月元軍自泉州出發,1293年2月抵達爪哇島,由今圖班(Tuban/廚閩)登陸,3月開始進軍,以史弼領水軍,高興、亦黑迷失領步軍,海陸並進,於爪哇島東北,今泗水(泗水印尼語發音為Surabaya,Sura意指鯊魚,Baya意指鱷魚,意為鯊鱷互鬥之地,指其為河流沼澤濕地,尚未形成如今的印尼第二大城兼港都)之地會師。

不過當時爪哇島情勢丕變,與蒙元有爭端的信訶沙里國過於著重防禦蒙古入侵,導致首都空虛,竟於1222年被其滅掉的諫義里國(Kediri)王室後裔偷襲首都,信訶沙里國國王被殺,諫義里國因此重建,爪哇島也陷入動亂。

此時信訶沙里國駙馬土罕必闍耶(Raden Wijaya)先假意投降,陰蓄其力,1293年於泗水東南方,後稱滿者伯夷之地招募遺民圖謀復國,後遭諫義里國追殺時,恰逢元軍征伐至此,土罕必闍耶納降並請元軍救援。

元軍與土罕必闍耶聯軍兵分三路,與諫義里國十餘萬大軍(軍力應有誇示)交鋒,於諫義里國都城答哈(今Kediri北)大戰,此時元軍已派約六百餘人四處招諭諸小國,因此僅以約四千三百多的軍力即大敗諫義里軍。

諫義里軍潰入河中溺死數萬人,戰死五千餘人,元軍包圍答哈,逼降復國的諫義里國國王,諫義里國二度滅亡!

兵不厭詐,這是戰爭

元將高興率軍入山搜捕諫義里國王子,土罕必闍耶表示要返回根據地滿者伯夷正式納降,史弼、亦黑迷失聽任他離去,高興回城時則直指此舉縱虎歸山,將成大患。

土罕必闍耶果然叛變,於先前戰役中保存實力的土罕必闍耶軍隊大舉襲擊尚在慶祝大勝的元軍,加上元軍大戰後元氣未復,難以抵擋突如其來的「背刺」,決定班師回國。高興先行,史弼斷後,且戰且走,戰死三千餘人方至港口,殺諫義里國國王後率殘軍千餘人抵泉州返國。

元世祖忽必烈懲處史弼、高興、亦黑迷失三人,高興未參議縱放土罕必闍耶,且多戰功,僅連坐薄懲。而土罕必闍耶(亦稱Nararya Sangramawijaya,尊號Kertarajasa Jayawardhana)擊敗元軍後,另建滿者伯夷(Majapahit),並仰賴自身合縱連橫的謀略,且可能憑藉元軍戰俘、火炮等習得先進科技,最終稱霸印尼群島,完成帝國崛起。

順帶一提,元軍由福建行省右丞高興領軍,元朝曾在台灣設澎湖巡檢司管轄,元軍中或許曾有台灣澎湖人遠征印尼,甚至留下成為華人移民先驅之一呢!

印尼泗水紀實

泗水貴為印尼第二大城,與現今首都雅加達同為爪哇島的兩大支柱,但2019年印尼政府正式宣布將遷都至婆羅洲上的東加里曼丹省,意圖平衡地方差距,只是爪哇島作為印尼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由來已久,且印尼的基礎建設、公共工程實力都有待加強,遷都成敗猶未可知,爪哇島未來仍是舉足輕重。

而我自雅加達飛抵泗水後,除先至我國海外華語文教育的重鎮:印尼泗水臺灣學校參觀外,隨後驅車直奔同屬東爪哇省的泗水西南一小時餘車程之小城Trowulan。專程赴此不為其他,因該城雖小,卻是當年滿者伯夷的帝國首都!

泗水台校華語文教室
印尼泗水臺灣學校|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Trowulan對台灣人來說,全無名氣,一方面印尼歷史台灣人罕有興趣,一方面滿者伯夷衰落後,遭到敵國入侵,破壞劫掠下,使古蹟文物留存有限,還有賴考古挖掘與修復。

我們首先參訪Trowulan博物館,想是印尼氣候使然,博物館完全無空調,室內展廳其實也不多,文物卻能反映出滿者伯夷興旺的國際交流,甚至還能見到元代瓷器,以及或許曾與元軍爭雄的爪哇長矛。

室外展區較有意思,滿者伯夷因信奉印度教,此地便能見到伊斯蘭世界罕見的眾神「偶像」石雕,與碩大的首都地形還原示意圖,其外更有考古挖掘現場供參觀。

Trowulan_Museum
Trowulan博物館|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博物館規模設備不算豪華,但仍受印尼政府重視,除是國民教育日舉辦地點,也真能見到許多印尼學生戶外教學與民眾闔家拜訪。不過最值得一看的則是附近的古蹟Bajang Ratu Gate,標準的滿者伯夷全盛時期建築,典雅端莊,展現滿者伯夷的威嚴氣勢。

返抵泗水後,這塊元朝大軍會師的空曠之地,已不可同日而語。就台灣對照,約莫是高雄等級的大城市,但觀光景點卻不算多,除印尼第二大清真寺「泗水偉大清真寺」,我另推薦「泗水鄭和清真寺」,此地相較於偉大清真寺自然規模偏小,類似社區型清真寺,但竟是融合印尼元素的中式建築外觀造型清真寺,極為獨特。

印尼泗水鄭和清真寺
泗水鄭和清真寺|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適逢禮拜時間,我們雇用的印尼司機在送我們入寺參觀後,竟還將手機請我保管,直接進入大殿加入禮拜人群,就放客人在外遊蕩。有趣的經驗,也讓我們見證印尼人的純樸與虔誠。

隔天我們走訪Monumen Kapal Selam,是座以退役印尼潛艦為主體的紀念碑,既紀念英勇的印尼海軍,又展示罕見的潛艦內裝。行走其間,也不由得佩服海軍弟兄的辛勞,須在如此狹小的艙室間操作魚雷,潛望作戰。鄰近更有泗水地名由來的「鯊鱷互鬥」地標。

Monumen_Kapal_Selam
Monumen Kapal Selam|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最後來到泗水港港務大樓,泗水港地理位置適中,加上外有馬都拉島屏障,港灣內風平浪靜,足堪為印尼東西航運的樞紐。航班眾多下,港務大樓外印尼旅客坐滿地板,甚至能見到西方背包客影蹤。

港務大樓頂上則設有觀景台與小吃部,海風輕拂,遠眺港灣,貨輪如織,口嚐冰沙,夕陽西下,好不愜意。美景佐美食,成為泗水居民的私房景點。

如今的泗水僅有富庶之感,是座適宜居住,生活機能優異的大都市,難以想像在其歷史長河中,卻親眼目睹蒙元軍隊遠在海外的興亡,大軍集結於此,卻又潰退出逃。也不由得感嘆當時爪哇局勢之凶險,但事在人為,抗蒙大戰終致成功,印尼確實百折不撓!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